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常以养花草,喻人明心。侍弄花草,诗意风雅,闲情有寄,陶冶情操,逐渐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而且不可或缺。自从遇见三角梅,我一下子被她激情似火的花容感染了,从养三角梅开始,我学会了养花怡情,最重要的是,三角梅点燃了我的生活,燃烧了我的心情。
  
  一
  去年五月,去县城东的鹅井采风,车在山里穿行,连绵起伏的山边,出现一排错落有致的民房。黛瓦粉壁马头墙,古朴有韵。家家有庭院,户户设花坛。庭院护栏是整齐划一的铁翻砂装置,涂上白漆,听说是新农村建设的统一配制。远观,房前、院内,各种花儿竞相开放,其中最惹眼的,是一种红花,家家门前都有,高矮不一,像一团燃烧的火焰,见不到绿叶,开得恣意狂野。五月的山里,原野、山峦绿得汪洋恣肆,若把这无边的绿作为背景,火红的花色显得格外的壮观、妖娆、美丽。难道这般也是美丽新村统一配置的?只有绿叶陪衬红花,难得见红花装点偌大的绿屏,这旷世的美,是大自然与人工联手创作出来的美妙图案。见一家院里有人,我们情不自禁地将小车开到院门口,户主立即前来开门,我们说明来意后,户主热情地招呼、引进。
  走进院子,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幽香直抵心肺,令人舒坦。花开浓烈,恣意妄为,均是浓浓的喜庆情怀。渲染热情奔放,象征着旺盛的生命力。我问户主这是什么花?户主告诉我,这叫“三角梅”。三角梅?我只见过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梅,没见过五月开出这般热情奔放,火一般的梅。眼光立即被红色拉近、吸引。三角梅的枝头开满了一朵朵红红火火的花朵,有的像小叉子,有的像一顶倒过来的小雨伞,有的则像一簇珊瑚礁。它那手指一般粗的枝条上长满了尖尖的硬刺,每一个硬刺的腋下,长着三片扇形的红叶,那片片红叶像小姑娘穿上红艳的裙子在摆动着柔美的腰肢,卖弄春情。同来的小刘被情景感染,脱口吟诗:“远望株株火,旁观满树花,枝枝皆艳丽,朵朵赛红霞。”我也来了兴致:“三角梅正艳,鹅村赏景来。山乡春色醉,诗意伴花栽。”
  在美的风景面前,无法自持,不顾那点古韵水平,不怕人家笑话,我们开了一场赛诗会。情感这东西很奇妙,有时候无需别人鼓励,就想一吐为快。
  
  二
  我忽然看见,墙根还有一棵紫色三角梅。三角梅还有紫色的?我有点惊讶。那紫色看了舒心、养颜。墨紫色,紫得鲜明,紫得透亮,紫得深沉。我赶忙走过去,蹲下来,轻轻地吻,淡淡幽香,令我陶醉。户主走过来,笑着对我说:“三角梅颜色多着呢,前院主色为红色,主要与眼前绿色形成反差,凸显春之热烈与生命之蓬勃。”我看了一眼户主,说:“老人家,你挺有学问的,能站在季节的角度来审视美,不简单啊!”户主说:“哪里,我年轻的时候,到广州做过花工,懂得一点点。”接着,户主说:“走,带你们到后院看看。”后院,其实就是屋后的院子,经过堂屋,走到后院,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见到五颜六色的花。所不同的是,这里全是三角梅。鹅黄的、乳白的、橙粉的、瓦蓝的、深紫的、殷红的,还有复色的。五彩斑斓,绚丽多姿,阳光融融,赏心悦目。户主告诉我,三角梅变化丰富,花的基本色调为橙、白、粉、黄、红等几种颜色。花苞初为橙黄色,往后变成橙红色,接着颜色变粉,最后变成殷红色。有时候,还出现一树三色花,漂亮极了。
  一个老者,绝非是觉得闲适才养这么多的三角梅,他如此爽朗,如此健谈,让我一下子和前后院燃烧着的三角梅联系起来了。他生活在燃烧的色彩里,心情怎么能不好呢?
  三角梅,又称叶子梅、三叶梅。户主告诉我们一个传说。据说,三角梅最初的时候,只有绿叶配百花,并无美丽的苞叶。因为花儿特别小,无香味,招不来蜂蝶,传不了粉,频临绝种,消息传到上方花神,花神施魔法,把临近花朵的三片叶子变成红色,即花似叶,叶是花,撒上香粉,招来蜂蝶,采花传粉,使得三角梅得以繁衍至今,芬芳艳丽。
  我第一次认识三角梅,并近距离的赏识三角梅,一次邂逅就喜欢上了三角梅。
  不久,便到花店端回一盆,摆在门前,红红火火,增添喜庆。院子里,三角梅与白玉兰、石榴、米兰相映成趣。五月入院,和煦的春,开得张扬;炎热的夏,开得热烈;温婉的秋,开得烂漫。“独傲红颜长不逝,春风来去总怀情”。
  三角梅生命力异常顽强,只要有土有水有阳光就能活。繁植也简单,用剪刀剪下一枝,插在泥土中,便可生根成长,独立成树,红花绿叶,随处成景。
  那个老者,始终成为我养三角梅的榜样,尽管我对三角梅的认知和解读还是肤浅的,我希望的是,走进三角梅的世界,让燃烧的花点燃我的心情,给日子增加色彩和温度。
  
  三
  大雁南飞,秋风萧瑟,待花期过后,便剪枝插了几盆。摆在家里,待来年春天,必是红花满园。
  江湖高手,武功盖世,强不可破,但任何顶尖高手也有软肋,找到软肋,一招毙命。江湖如此,花也一样。三角梅易长易活,却经不住严寒,熬不过冬天。
  正为三角梅骄傲之时,冷风袭来,寒冷的冬,三角梅却开得颓败。此梅非彼梅。漫天飞雪,院子里,腊梅仰天笑,纸花低头哭。两米高的花枝,弯腰驼背,寒风卷叶,红花飘零,枝枝憔悴,弄得我束手无策。妻子在花盆中间插根竹杆,找来旧羽绒长袄,将其包裹起来。我向妻子点赞,看来,花儿御寒不成问题。
  冬去春来,解开长袄,三角梅如同开水里煮过一般,枝叶化烂,主干无水分,已无生命气息。我只好拿来手锯齐土面截除。偌大的花盆闲着可惜,便直截在上面栽起太阳花。布谷催春,春雨一场接一场。雨过天晴,三角梅被截的地方冒出了嫩豆豆,长出小芽黄,我看后,除了惊奇更是激动,凤凰涅槃,起死回生,三角梅还有这样的生命力,佩服。我赶忙将太阳花移栽。松土、施肥,这也是对生命的尊重。与三角梅相遇是缘,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有因果。佛说:“前世千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相识相知。”三角梅劫后重生说明缘未尽,相遇是缘,相处续缘。懂得挽留,懂得珍惜。从此。我倍加呵护。土干了浇水,叶瘦了施肥。几经春雨后,花桩出嫩芽、长成叶、抽成枝。一场春雨一场喜,花不语,雨却懂。沐阳光、经风雨,长势一天一个样,整枝、造型不到一个月,如一柄雨伞。独立花盆,婷婷玉立,枝枝摇曳,楚楚动人,煞是好看。雷雨之后。枝条疯长,有的长到一米多高,这时候,不能剪枝,不能坏了三角梅的兴致,酝酿花汁,只等东风来,鲜花时盛开。
  不经意间,花开了,一朵、两朵、三朵,几天过后全开了。像小媳妇生出了个胖娃娃,一家人乐开了花。一个个顶着鼻子嗅,闭着眼,一幅陶醉的样子。花色胭脂红,红的水灵、红的的灿烂、红的煽情。引来蜂飞蝶舞,过路的驻足品赏,一时间,门前徒生热闹。
  爱花之人爱生活也改变了生活,花儿怎么养?我除了看书问人,就在实践中学习。浇水,春、冬季少浇;夏天夜间待盆土冷却后再浇,最好用雨水浇。换盆,苗大盆小要换,土壤酸碱不适要换。花苗得病要换。施肥,化肥提苗,农家肥壯体。菜籽饼和猪牛羊鸡鸭鹅粪要发酵才能用。
  
  四
  一向睡懒觉的妻子,早上起来喷喷水,松松土、施施肥。自从三角梅搬回家,妻子更是精心照料。三角梅生生死死,坎坎坷坷,妻子的情绪也随之涨落。现在,起死回生的三角梅,绽放火一般的浓颜。妻子下班回来都要与之亲近一番,还有拍成抖音,网上炫耀。她的心情也被三角梅点燃了。
  去年插的几盆三角梅呢,就像是嗜睡的婴儿,春天要走还是唤不醒。根根立在盆里,像香坛上柱柱生香,一点动静也没有。剪根试试,感觉里面泛青色,有生命气息,就像吃过妊娠期的婴儿,只有等待。等了又等,始终不发芽,我急了,花盆负了春光,可惜。于是,留下一盆一根,其余栽上月季。
  今年五一放假,天不作美,接连两天下大雨,不敢出门远游。我和妻子从外面回来,感觉门前的花儿,叶更绿,花儿更亮了。忽然,妻子尖叫起来:“看,三角梅发芽了!”我也惊奇地发现,唯独保留的那一根,发出九个芽,长出九根嫩枝,真的是奇迹,我激动地说:“三角梅杆子,你总算抓住了春天的尾巴,活过来了。”
  我两眼注视着嫩枝,对于生命仿佛有了新的认识。对人、对物、对于所有的生命而言,接纳是良知,尊重是境界,呵护是道德。我对毁了那几盆插枝,有了莫名遗憾与惆怅。如果有耐心,就会多几盆生命,就会多一点色彩,就会多一份快乐。接纳、尊重、呵护都需要耐心。耐心是幸运的伏笔。对于我,昨天的耐心,或许是明日的花开。怀揣希望努力,静待美好出现,是善待生命的结果。
  我喜欢养花,但不视养花为了养花,关乎养心,关乎格调与品味。养花不易,总有生生死死,为死去的花送上最后一程,为活着的花呵护绽放光彩。
  做一个浪漫的人,用养花点燃心情。盆盆三角梅,就像一盆盆火焰,点亮了我的生活。尽管我的“激情岁月”早已过去,但我可以用三角梅的激情继续点燃我的岁月。
  
  2023年5月9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