潦浒,一个人要来多少次,才能真正读懂?或许祖祖辈辈,一代一代地传承。也或许,一个人与潦浒的缘分,是上天早已经安排好的,从相遇到相见,到相见到相恋,再到相守,需要用一生的力气去读完。
  我说不清楚从何时起,开始喜欢潦浒。每次来潦浒,村里有威望年长的老人说起潦浒的陶瓷史,就来劲。潦浒,古称老虎石,又名猫猫石,先民们择水而居,在南盘江江畔的老虎石沟边生活下来,渐渐地形成村落,长此以往,老虎石就习惯被当地叫为潦浒村,我查阅了《古越州志》和《南宁县志》也有此说法。
  每次来潦浒必去之地,潦浒小广场、许家大院、古龙窑、陶瓷一条街、王家窑遗址。这些地方的名字,如此平淡、真诚、走心,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目睹曾经先辈们在这里落脚、安家、制陶、交易的繁荣场景,我想,此生值也。村庄的房前房后尽是陶的身影,被陶包裹着,像是列队迎接远方到来的客人。踏上这片土地,笨重的老腿,像一个淘气的孩子,有了灵气,变得乖巧听话。这座因陶而兴的千年陶瓷古镇,或许在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使命,每家每户,每条街都会有不同的名字,至于在这里,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曲折,故事是美还是丑,都无关紧要了,在时间的洗刷中,他们的制陶史,经住了考验,已融入大地,融入生活,融入爨文化,正在阳光普照。
  环绕着潦浒村走,遗址上长出的杂草感动我,村里一抹毒辣的阳光感动我。心非常的净,一些模糊的记忆,就会清晰出现。小时候,生活苦,家里就会去街上淘一些坛坛罐罐,用来腌制酸菜。我发现,每次去街上淘,母亲就是喜欢去那几家,我就不理解母亲,难道主人把母亲的魂勾走了。有一次,实在看不下去了,憋着一肚子火的我,就当着主人的面,说母亲。母亲要强的眼泪,还是没有控制住,散落下来,滴在坛坛罐罐上,连坛坛罐罐也生气了,主人看不下去,说话了:伙子,你懂个锤子,我的这些坛坛罐罐,你知道从哪里来的吗?从潦浒,是从潦浒,好的酸菜是个坛坛罐罐就能腌制的吗?你真的不懂你母亲。这句话,直到今天,我来到潦浒,才了解其中的奥秘,只怪当时自以为太聪明。
  有时,在路上,会偶遇扛着锄头的老人,他从你的步伐、步调,以及你的眼神,他就会懂你,就会热情和你打招呼,脸上就会涌起喜。我们被他的热情感召,就会问一些关于潦浒的事。他就会熟练地放下锄头,和你聊上一段关于潦浒的故事。在老人闪烁着智慧的讲述里,你会想到生活中的花、鸟、虫、鱼、叶的各种形态,都会在这些壶上、杯子上、花瓶、瓷碗等上呈现,就会想起鲁迅《朝花夕拾》中的一篇文章的经典段落:“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角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怎能不觉得有趣,老人讲得妙。听老人这么讲,我们总能在潦浒寻到一些蛛丝马迹,比如许家大院、广济桥、古龙窑,或者一个旧窑遗址,在来访的某一天,忽然完美仙灵,让你对于潦浒的脉络,越来越清晰,并自然念出那句“以陶为魂,以爨为基”的诗意桃园。
  至于潦浒的泥为什么能制陶,一直很好奇。这次采访上了年纪的张保志老人,说:早期制陶的泥来源于河里的‘贝丘’,这河里的贝堆积成山,也为制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材料,更成了制陶的特色。老人清晰地讲述中,让我不开窍的脑袋有了仙气。
  张保志,1944年生,当地人称他老人(注:意思在当地有威望,对于潦浒的制陶史,比较了解,也是潦浒制陶瓷兴衰的见证者,受当地人的尊重),这次在潦浒的青砖瓦房,能听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讲述,也是天境此缘。
  我第一次去潦浒是八年前,那时交了个女朋友在潦浒教书,我去那里是为了看她。在那里待了一晚,就走了。那时,交通没有现在便利,路不好走,来了就会后悔,要是遇上下雨天,那就更糟了。潦浒这个名字,就是在小时候听过几次,后来就没有听过,至于他是制陶小镇,宋代开始烧制砖瓦,明清时期发展为曲靖范围内最大的古老陶瓷集镇,更是孤陋寡闻,留下了抹不去的遗憾。
  此后,一晃七年过去,没有想到,我会随采风组再次来到潦浒,就像村里的人们,也没有意料到,潦浒会成为千年陶瓷古镇,让人来了就想留下。村里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每天都在上演。从潦浒小广场向南盘江两岸看,你会想起当年从水路沿南盘江到达曲靖、沾益,下到陆良一带的船只。岸边的垂柳,抽着绿丝,张开怀抱,风吹来,一会在水边,一会在岸边,这是在告诉我们,当年陶瓷业非常发达,工商业兴盛,潦浒在当时成了商贾云集之地,省内省外客商,一到赶集,就喜欢来这里,有的甚至驻守在潦浒置办陶瓷,就有了“小云南”之称。当我正陶醉在刚才的情景中时,这次采风一直陪着我们的另一位老人张小春,我们都尊称他老师,喊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这是我第三次随采风组来潦浒。之前两次来潦浒,我都放不开,总觉得对于潦浒的历史,讲故事,我没有王启国老师会讲,考古我没有杨平原老师有耐心。这次接到敖成林老师的电话,心里有些犹豫,原因是前两次参加采风,都没有交出满意的作品,有愧于脚下的土地,有愧于这里的乡亲,当我这样忐忑,脑子里蹦出了一句话:年轻人,就要多锻炼,不要怕,就答应了说:好。
  前两次采风没有去过的珠街心巷、车路沟巷、卖鸡巷、卖柴巷、金家滩码头,这些很有特色的地方,如果没有看一眼,走一走,何谈我来过潦浒呢?这次来,我们是来上自修课,张小春老师带着知识欠缺的我们走进了这些地方。每到一处,他都能很好地与当时的历史结合,给我们讲解这些地名的来源,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请教,他又耐心地解答,正当我们听着来劲时,毒辣的太阳瞅了我一眼,我赶紧向太阳打了个招呼,向他问好,赶紧把手机装在裤兜里,他才把目光收了一些,对我温和了一点,我突然明白,这是在提醒我,走神了,得注意。
  到这些地方给我们的感觉就是“震惊”,作为千年陶瓷古镇,他辉煌过,也淹没过,还好,大多数有特色的建筑,龙窑保留下来了。潦浒古镇也被曲靖列为2023年曲靖“310”工程之10个重大产业项目,总投资15.4亿元进行设计打造和包装。当张小春老师讲到潦浒的制陶至今还保留着传统的手工拉坯,从选泥、踩泥、揉泥都层层把关,在传承的过程中又与现在机器结合,来源自然,融入自然,融入当地的文化生活传统,涌现出了一批像崔常宝、刘靖等技师非遗传承人,脸上有陶醉,有满足,有期待。我注视着他讲话的脸和一举一动,想这该是潦浒的希望。
  看累了,逛累了,听累了,我们就坐在陶瓷广场休息。张小春老师说:你可以不懂潦浒,但一定要来潦浒,每一次都会有惊喜。我觉得有道理,在云南,你要是没有来过潦浒,没有看过一次制陶的全过程,真的就该思考了。我觉得,无论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你在哪里,你的心情好与坏,还是生活一地鸡毛,潦浒一直在那里。它已经融入绿水青山,融入土地,融入爨文化,融入我们的生活,无论时间怎么走,它都会一直存在。当几次采访后,我用笨重的笔写下几篇丑文时,潦浒正在那儿,在我脑海里,已融入我心。而当城市化的推进,有时它会黯淡,会隐藏。可当漂泊在外的孩子,在外累了,又回到潦浒,用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胸襟,拾起传统的手工艺,用工匠精神去点亮时,它又露出了光。于是无论何时你都在那里,从爨文化福地把我和我们紧紧连在一起,薪火相传。我们每个人都在变,而它永远是中心,因为它叫潦浒,有了魂。
  我知道,时代在变化,可,潦浒还是那么质朴,那么原生,能用心满含真诚守望,必然有明天。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