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五年多了,他走得匆忙,每每回想起他的样子,我都觉得这好像不是真的,感觉他还是触手可及,笑容可掬的离你很近。可是,当你仔细看时,他已经杳无踪迹。心中的痛总会在某个想起他的时光,袭击着内心的脆弱,常常让人彻夜难眠、慌燥不安。
  父亲一米七三左右身高,脸型略方,有点国字型,皮肤黝黄,单眼皮、薄嘴唇,笑起来阳光清朗。鼻梁高挺显得眼睛很有神,常年小平头,眉目开阔,嘴角微微上扬,总是一副淡淡笑着的样子。
  父亲待人和善,为人比较仗义,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后面搬到城里,父亲都挺受尊重,谁家有困难,能帮的忙他一定帮。遇到什么琐事,大家想到的第一个人也常常是他。
  父亲当了二十年的村长,从我懂事起,父亲就一直是村里的村长,为了村里大小事儿东奔西走,忙前忙后。我记得我还小的时候,我家还在山脚边上,村里的孩子要上学,必须经过村前的小溪,绕过村中田,再经过一条小溪,然后才能到学校。每年雨季的时候,两条小溪上就会发大水,猛烈的洪水就像是奔腾而来的野兽,成为了孩子们上学的阻碍。在我记忆里的那些年,常常会有孩子被困在两条小溪之间的村中田上,吓得不知所措。那时,他们只能窝在田边的小土地庙里,吃着村民用尽力气扔过去的饼充饥。父亲和村干部们一直想要造两座桥,方便大家进出。但是我们村偏僻又穷,村民们拿不出钱,上面拨款也不容易。这件事,一直是父亲口中常常念叨着的大事。为此,父亲多次跑到乡里、镇里,乃至县里,求过不少领导,让他们帮忙想想办法。直至后来,县里有一个扶植农村建设的方案,父亲和村里的一个干部骑着自行车到处走访,多次和领导请求,上面终于拨了一部分款,加上很多村民愿意一起分担工作,省去了很多工费,又得到了乡里一位台胞的捐助,两座桥终于顺利建成了。有了这两座桥,孩子们上学也容易了,大家进出也方便了。夏天的夜晚,村民们还常常搬着草席子,躺在桥上乘凉,看月亮数星星,其乐融融。想起这些时,回忆也特别温馨。
  有一年,村里发大水,村中田上的小水坝被冲毁了。我记得那晚雨特别大,父亲穿着蓑衣就出门了,任凭我们怎么喊,他都好像没听到似地带着村民去看水坝了。村中田是村里很重要的一块地,种植的都是关系着大家身家性命一样重要的粮食作物。如果围着村中田上面的坝被冲毁,那么,村中田里面的农作物也会一起被毁掉,那大家这年的辛苦就白忙活了。村里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跟在父亲身后,大家想把两条小溪上的石块搬开,尽量让水流往两条小溪上走。可是水流湍急,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冲走。大家用绳子绕住自己的腰,再在坝上的一块大石上绕一圈,一部分人站在岸边拽着绳子,一部分人往溪流上走,用力地把溪流上的石块搬开。还有一部分人,拿着石块填在坝上的漏洞。父亲说:“粮食很重要,大家的生命也很重要,一定要注意安全!”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成功地把水流引到两边的溪里去了。父亲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湿透了,手上也被磨破了一层皮,衣服黏在了身子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当他告诉我们坝上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我们都替大家拭了把汗。山洪是无情的,每一年都会有人被冲走,幸好父亲他们什么事儿都没有。
  我们渐渐长大,城里的姑妈提议说为了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不如把家搬到城里吧。在姑妈的帮助下,我们家搬到了城里,我们也顺利地在城里的学校上了学。父亲准备辞去村长一职,好好在城里努力一把。可是村民们怎么也不同意,说:“孩子们的户口可以迁走,你们俩的就不要了。这些年村里的大小事务都是你管,你也熟练,何况现在交通也方便了,来回只要一个小时路程,这村长,你就继续当吧,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里。”在大家的鼓励下,父亲也就继续当了村长,只要一有时间,他就往村里跑,大大小小的事情尽量不落下。乡村虽穷,但是大家内心淳朴,目标一致,都想要这个村变得更好更美丽。为了这个共同目标,父亲和村干部们常常聚在一起,想着能否引进一些技术,让一些老人和孩子趁着业余有事情做。后来,村里有了节日灯手工,有了枇杷收购地等等。
  母亲在家里底层开了一家小卖铺,凭着热情周到的服务和过硬的物品质量,生意一天比一条好。父亲也和朋友、亲戚一起办了一家防盗门厂,生意也不错。那段时光,应该是父亲生命里最耀眼的时光。父亲推销产品,检验产品,申请专利等等,卖出了货物,也赢得了名声。父亲年轻气盛,希望把厂越开越大,他到北京,到上海,开展销会,走访房地产公司,业务一度做得挺大。那几年,父亲意气风发,精神抖擞,仿佛整个人也都会发光了一样,显得特别得有神气。尽管如此,父亲一有时间还是往村子里跑,和村民们一起收割稻谷,种植庄稼。父亲还在城里的家里边上种植了一块地,除了青菜、豆苗,他还研究茭白。他说:“一个行业都有一个行业的瓶颈,将来如果这个不行了,那就换个项目做做。”年轻的他对未来的自己充满了信心,总觉得什么都能做好一样,目光里都是淡定。
  父亲对自己的形象也开始重视,除了穿西服打领带,头发也要梳得整整齐齐的。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开始高起来,偶尔还会向我们借英语书,想要好好读一读英语,让自己更加有学问。他还给自己订了几份报纸,每天一大早起来,就在那里读报看书。他的时间开始变得充实而忙碌,关心我们的时间反而变少了。他对我们的要求不是考多少分成绩,而是,今天你读懂了多少。他说:“能力比成绩更重要!”偶尔,他还会带上我们,去和朋友一起喝下午茶。父亲的变化一度让我们很不适应,尽管他还是那个热心的父亲,村里一有事还是往村里跑的父亲,但是他那种对于高质量生活的追求,以及努力往上游走的样子,让我们有点不安,怕父亲会上当走错路。我们都知道,上游生活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父亲虽然结交了不少朋友,也常常会有不少应酬,但是还好,他的时间更多的是待在家里看书、听音乐,并常常写点什么。父亲虽然向往好生活,但是没有去寻找捷径,只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学习、去摸索。
  老天爷对一个人,总不是太好。父亲意气风发几年之后,就在我大学即将毕业那年,他在一次和朋友应酬喝酒之后昏倒了,送到医院之后说是脑血栓,差点起不来。出院之后,父亲就商量着辞去了厂里的事物,安心在家。操劳了半辈子的他还是经常闲不下来,经常往老家的村里走。多次说想要辞去村长的职务,告诉他们即使没事也会经常走动的。大家乡里乡亲的,都有点舍不得。父亲没有当村长了之后,他一有时间就窝在母亲的小卖铺里,帮母亲卖点东西,偶尔,会去外面的菜地里走走,看看菜,赏赏野花。父亲渐渐的有些消瘦了,但是精神还算不错,没事的时候到公园去看看别人下棋,在那里吹吹口琴,日子也是恬淡美好的。
  那时,小侄子出生了。父亲常常抱着他,乐呵呵得像个孩子。小侄子可爱又淘气,常常让父亲追着跑,父亲总是跑着跑着就跑不动了。他常常说自己老了,没力气了。我们也没有很在意,因为父亲毕竟也是六十多岁了。直到有一次父亲流了鼻血,怎么止都止不住,我们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送到医院,已经是鼻咽癌晚期。等化验出来,再送去检测,到确定病因,用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然后再在南京、北京等地辗转医治,经历保守治疗、化疗,三四个月,我们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父亲就匆匆走了。那段日子,我们都知道父亲很痛苦,可是父亲常常说:“我没事儿,身子骨硬朗着呢!”
  临终前,父亲对母亲说:“这些年,最快乐的时光反而不是自己办厂的日子,因为办厂虽然看着风光,但是琐事极多,每天还要陪着一张笑脸。我最快乐的,还是在村里,大家都叫我村长,我忙前忙后、里里外外,不图什么,就图大家一个信任!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多陪陪你和孩子们,现在想陪,老天也不给机会了。”
  母亲哭得眼眶红肿,我们也泣不成声。我们说不出父亲哪里好,但是也说不出父亲哪里坏,只知道这些年,他从来没有让家里人吃过苦头、有过不安,也从来没有让村里人受过欺负、日子彷徨,周围的人对他也都尊敬。他并不伟大,但是在我们心里,却是一座山。他走了,我们心里的这座山也塌了。
  每每想起父亲,内心总有一丝疼痛袭来。父亲虽然已走,但是他永远活在我的心里,直至老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