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在整理文件柜时,看到一本通讯录小册子,便翻了翻,见到记录着一些投稿报刊的邮箱号时,当年投稿的情景,便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八十年代初,我在小镇邮电支局当乡邮员,当时,区镇府一位县广播站专职通讯员,时常来营业厅,电话报送新闻稿,因此,与我们有了频繁接触,而渐渐熟悉了。他鼓励我多写新闻稿,并传授了一些写稿、投稿的基本常识。受他的影响,我在工作之余,开始向县人民广播站投稿了。当时,热情高涨,投稿非常积极,可以说,是追求理想实现人生价值了吧。
  新闻要讲究时效,特别是消息,即本报讯。那时,通讯还落后,没有手机、网络等,我不在支局而在乡村的时候,常常发一篇消息新闻稿,要骑自行车至五公里路外的乡政府电话转接处(联云站),通过电话报送。因为用信封邮寄,几天时间才能到达广播站,就会失去了时效性。
  虽然高中读过课本里的消息《百万雄师过大江》,通讯《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等,但这些只是头脑里的一点概念而已,离真正采写新闻稿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就到新华书店购买了有关采写新闻报道的书籍,边学边写。在学习和写作过程中,渐渐懂得了不少新闻报道采写的知识,比如,知道了消息的五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为什么;消息是以“倒金字塔”写法为结构,有导语、背景、主体、结尾,有的没有背景;有消息、人物通讯、事件通讯、工作通讯、新闻故事等新闻报道体裁,采写时内容要讲求真实性,不能虚构,真实是新闻报道的生命;若事件是近日发生而漏写的,过了时段再采写时,就要找新闻由头,否则成了旧闻;在阅读与耳听中,一些文字、标点符号运用是有区别的,或者说广播稿和报纸稿件的写法有区别,如广播稿中就不能用省略号,要用“等”,如闻之声音,就要用“听到声音”,这样听众才容易接受……
  一九八八年,我已调入城里工作,依然利用业余时间投稿,也被县人民广播站发展为通讯员。有一次,我采写了一篇关于追查不法分子盗窃通讯电缆的稿子,采用了平叙方法,即“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同一时间里,各单位部门进行追查,包括不法分子在逃跑,销赃。稿子投到广播站,结果,很快被播送出来了,编辑是我高中的班主任老师,因为新闻节目播完后,也会播报编辑的名字。我猜想,老师肯定会欣赏我这篇稿子,因为我读高中时,老师对一篇《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的通讯,讲得很透彻,重点讲了这篇通讯的平叙方法用得很好,在同一时间里,各地方单位部门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的安危,努力奔波,争分夺秒,抢救生命,像一条条支流汇聚成一条的洪流,彰显了“一方受难,八方支援”的精神。
  我也参加过广播站召开的年度通讯员工作会议。有一次,广播站发给我一本《新闻写作百例谈》书籍。现在,我从书柜抽出这本书,翻开,扉页上写着我的一行笔迹已经有点发散的字:市广播电视局奖,1990年3月24日。虽然仅仅是一本书,面对微微发黄的它,我觉得还是有珍藏价值的。
  期间,我也向当地日报投过新闻稿。并向日报、电视报副刊等投过文学作品,也有多篇文章发表过,现在还记得一些发表在日报副刊的文章,如散文《童心》,小说《邻居》。当然,也有不少投出去的稿件,石沉大海。
  有一段时间,我频繁向晚报投稿,体裁都是散文随笔。稿件有时通过邮寄,有时我将稿件直接送到报社门卫传达室,让值班人转交。有一次,我写的一篇关于采油茶内容的文章在晚报上发表了,但出现一个错别字。电话中,编辑跟我说:“油茶子的子,应该是这个籽。领导说我没有把好关,被领导批评了。”这应该是我的罪过。如今在网络文学网站上发表文章,可以进去修改错别字,而报纸一旦印刷投送出去,就没有办法更改了,污点永远存在。
  有时,在编辑我的稿件中,有什么事情,她会呼我的BB机。九十年代通讯还落后,在办公室,那好办,随时可拿起话筒联系,有时在家里,腰间骤然响起嘟嘟声,我便急急忙忙要跑到大街公话亭,打电话联系。之后,有时她直接向我约稿。有一次,她在电话中说:“希望你给这个版面写一篇文章,两千左右的字数。我等着你,版面的一个位置就给你留着。”
  岁月无情,一晃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向传统纸媒投稿被录用后,一般都有稿费,以前稿费通过汇款单邮寄,而现在直接汇款到作者银行账号上。二〇二一年,我把散文《晒场记忆》投至晚报副刊,刊登后编辑在邮箱里叫我提供银行卡账号,届时报社好汇稿费。
  九十年代,银行、邮政储蓄通过电报汇款。当时我是电报投递员,在投送的电报里,此类汇款电报占据较大数量。邮政储蓄业务部,每天都会收到汇款电报,有一个办公室工作人员专门要对这些电报进行拆分登记处理。有一天,我给这个办公室投送电报时,同事开玩笑说:“小朱,你又有汇款单了,你稿费真多哦!请客,请客!”其实,张数有不少,但数目不大。
  我走上大街,跨上自行车,蹬得特别有劲!或许还会吹起口哨。
  二〇〇八年期间,我触及到网络投稿,曾向当时的红袖添香文学网站投稿。一次,我无意间在百度里搜索到,我一篇发表在该网站的散文,也出现在宁波一家报纸上。这是擅自转载或盗用的行为,我立即电话报社,一位编辑向我解释:“这篇文章是一位作者投给我们报社的。”他问:“文章原先发表在哪里?”我说:“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站。”他说:“这个网站很有名气的!”不管他所说的话是真还是假,四十元稿费算是邮寄给我了。该网站按质量给文章分为A、B、C等级,我这篇文章被编辑定为B级。
  后来,这个网站是被其它网站收购了,还是改制、倒闭了,我不得而知,但他把我的一百余篇短篇文章全部弄没有了,这是事实。
  那几年,我也向省邮电报副刊投稿。此时,稿件无须通过信封邮寄,只要鼠标一点就从网络邮箱里发过去了。也有稿件被该报录用,稿酬还是比较可观的,两千余字的文章有一百多元。
  单位领导看我会写写,二〇一八年,把做营销工作的我调到办公室,负责文秘和资产管理等工作。
  那些年投稿的经历有美好,也有苦涩,但还是美好居多。我投稿的回报,都是一些小收获,从经济效益来说,更是微不足道,但投稿所收获的精神,却是无价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