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来得及尽情享受春天的暖意,没来得及尽情欣赏争奇斗艳的繁花,夏天的脚步就匆匆而至。
  绿水风初暖,时节过繁华。热意在不知不觉间替代了暖煦,一天天长大的绿叶肆意侵吞着枝头。繁花失去了鲜艳和芬芳,晨风轻拂,滴泪的花瓣在空中飞舞,像蝴蝶一般,但它却学不了蝴蝶,在空中只一会儿就跌落在树荫下的泥土里。
  夏天的起始点是立夏,它标志着季节的脚步已经迈出暮春,踏入了夏天的门槛。此时天地始交,万物并秀。《逸周书·时讯解》形象地描述了初夏时节的物候:“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就是说,随着气温的升高,蛰伏于深土的蝼蝈、青蛙等跃出土层,活跃于田间,发出欢快的鸣叫;蚯蚓感觉到地温升高,掘土寻觅食物,时而爬出地面;田野里的瓜果的蔓藤已攀爬生长,各类野菜竞相秀出五颜六色的小花。初夏,呈现于眼前的是一派生机勃勃,生意盎然的景象。
  杂花生树也招蜂
  青葱翠绿是初夏的主色调,“门外无人问落花,绿色冉冉遍天涯”,那些草、菜的嫩芽变魔术似地从土里钻出来,在阳光的沐浴下由弱不禁风的鹅黄变得青翠欲滴,茵茵地覆盖了广袤的原野、肥沃的田园,覆盖了乡村的角角落落;那些绿植、大树则摆脱懒洋洋的模样,青春焕发般的生出绿叶,蓬蓬勃勃地装扮着河畔、道旁,装扮着山谷、大漠。绿色,总是给人以希望与活力,使人为之振奋,甚而为这蓬勃顽强的生命感动。
  虽然艳丽的繁花退场,但葳蕤的绿色中,依然有杂花装点着大自然。“源水丛花无数开,丹跗红萼间青梅”,与春花的鲜艳、妩媚和雍容不同,夏花大多呈现素洁、直率和单纯,结果繁衍是它们的本性。无论如何,这也足以让在片片碧绿里的视觉得到调节,进而心旷神怡,陶醉在花的世界里,脑海不禁会生发出高雅、高贵、美好和品质的理念。所以古人便对四季赋予花的儒雅描述:春季繁花似锦,夏季杂花生树,秋季桂花飘香,冬季雪花飘舞,不管繁花还是雪花,四季都有花的陪伴,也是人生之幸事也。
  初夏,清香怡人的洋槐花是率先粉墨登场的。山谷间,洁白的洋槐花俨然是雪的世界、花的海洋,氤氲的清香远远地挑逗着你的嗅觉,引诱着你步入她的近旁。感怀空气中跳动着的清香脉搏,心旌便猎猎飘扬;遥望随风起伏的雪白浪花,脑海便有了踏潮逐浪的愉悦。裹着槐花香的风是醉人的,你看一对对情侣依偎在槐花树旁,缠缠绵绵地醉了一般;那些顽皮的儿童则兴奋地蹦着高去亲吻低垂的串串槐花;年岁大的人,则坐在树下痴痴的望着远方出神……
  初夏是蜜蜂的大忙季节,它没有人们的多愁善感,不知疲倦地扇动着翅膀,在花海穿梭采蜜,对蜜蜂来说错过初夏,便遗憾终生。所以她们不像蝴蝶那样悠哉悠哉的戏花,轻佻的吮蕊而舞,蜜蜂是脚踏实地的在花间耕耘,带着满满的收获飞回蜂巢。据说蜜蜂的平均寿命在30天左右,30天对人类来说一晃就过去了,但对蜜蜂来说却是一生,有着丰富的内涵。她们每时每刻都在迎风踏露的劳作,为他人创造着甜蜜的世界,当你在品尝槐花蜜时,是否联想到那是蜜蜂的勤劳换得的甜蜜呢?“辛苦一生,勤劳一世”八个字恰到好处地概括了蜜蜂奋斗的身世。
  初夏的小花并不惹人注目,因为滴翠的绿色淹没了素雅,那些匍匐于地面的弱小杂花,被游玩踏青者毫不怜惜地踩在脚下,待一双双游走的鞋子过去,弱小的杂花又无比顽强的挺起腰身,散发出微不足道的清香。弱小者也是装点大自然的一份子,尽管它们少被蜜蜂和蝴蝶青睐,但是初夏的风却不嫌弃,用暖流垂爱着每一份生命。
  红叶石楠是最懂人情世故的植物,初春百花争艳时,其叶子红得赛过花儿,而且骄嫩油亮;杂花生树时节,其枝叶间冒出一簇簇白色小花;再过段时间,红红的叶子也会像其他翠叶一样变成绿色。红叶石楠的随机应变和融入自然的本性让人叹服、深思。
  初夏时节的流苏花清丽宜人,别有一番风味。糯米似的洁白小花缀满枝杈,覆霜盖雪一般。倘若你伫立树旁,阵阵清香萦绕于周身,仿佛心灵也被净化,升腾出少有的纯美和圣洁。蜜蜂和蝴蝶更是如入天堂,肆意施展着自己的绝活。冰肌玉骨的流苏花,素艳含香,是人间五月雪,给人以清新和淡雅的享受。
  麦桑正处芳华时
  细雨蒙蒙中,抽穗扬花的小麦成为另一道靓丽风景,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谛听小麦抽穗的天籁之音,做抽穗演奏的忠实粉丝,将身心融于大自然里,体会自然与生态之美,会感觉比富丽堂皇的大剧院更有味道。
  此时大自然的美被一望无际的麦田彰显得淋漓尽致,比起繁花的浓郁娇艳,麦花更为清香和自信;比起杂花的摇曳素雅,麦花更为清醇和真实。麦花是成熟的标志,是收获的象征。有商家在抽穗的麦子上追逐商机,收购青麦穗,风干后制作干麦花,但却与“以食为天”的理念相左,不被看好推崇。
  徜徉于麦田,被齐腰深的小麦簇拥着,微风吹来,宛如绿海的麦浪起涛荡波,幻想着划一艘小舟在麦海穿行,绿色的麦芒轻抚面颊,痒到心灵深处,遂而把畅快的笑声抛向空中,回荡原野。满满的幸福感涌遍周身,是何等的惬意!
  倘若拔节抽穗时遇到干旱,对正值扬花的小麦来说就如同卡脖子,看着蔫蔫的麦叶,农民心里如油煎。麦田离水源近的用抽水机一上午就可解决干旱;如果麦田处在岭上,离水源遥远,那就只能眼巴巴地盼着天降甘霖了。对乡村游的人来说,一望无垠的麦田是一道风景,对农民来说,干旱、水涝的苦涩只有自己慢慢吞咽。
  “岚气回环映水光,麦花吐秀菜花黄”,近处小麦扬花,远处油菜花如同金黄的地毯,飘来阵阵怡人清香,引诱着成群结队的蜂蝶前往,在花团锦簇中翩翩飞舞
  初夏,桑蚕成长在最好的环境里。框里的蚕正是脱衣显胖时,白白胖胖的蚕儿就没有吃饱喝足的时候,时时刻刻贪婪的咀嚼着,蚕儿的嘴很小,顺着桑叶边缘来来回回几十次,一大片桑叶就被蚕食殆尽,可见古人造出“蚕食”这个词是多么的贴切形象。此时蚕农采桑叶的时间表被打乱,在桑田与蚕室之间来回穿梭,到了昼夜不分,早晚不辨的地步,常常是早饭挨到中午,午餐挨到深夜,人少吃一顿没什么,蚕是不能断食的,否则影响结茧。
  深夜采桑,或借月光或自带电灯,手在桑丛中翻飞,桑叶一会儿就装满一大袋,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滴,露珠沾在发丝上,整个人湿漉漉的。桑田里,沟沿边,随处可以听到蝼蛄的长吟、青蛙的鼓噪,它们是用歌喉消解着采桑人的疲倦。
  桑树枝丫间紫红的桑葚,胖嘟嘟的,忙里偷闲捋一把,胡乱捂入口中算是充饥。晓夕采桑多苦辛,正值蚕眠未采桑。蚕农稍闲的时候就是蚕眠,吃饱喝足的蚕儿昂着头,像是睡眠一样一动不动,其实是在蜕皮,蜕皮一次长大一圈。看着蚕儿一天天变大、结茧,蚕农所有的辛劳都被绽放的笑脸消融。
  柳外轻雷池上雨
  绿荫浓浓的,一天天茂密。荷塘边的杨柳叶茂,夏风吹来,叶子搅混成一团团的,如雾如烟。“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在这静谧、幽丽的环境中,游人们各自寻觅着小时候那一缕缕的乡愁。触着水面的柳叶,引发鱼儿们的争相亲吻,时有顽皮的鱼儿在柳丝间跳跃。荷叶一天天长大,离“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日尚早,还引不起蜻蜓的青睐,水底的荷茎在努力着向上挺拔。
  隆隆的雷声传来,流连景点的游人渐渐散去。紫燕却趁着潮湿捕捉着飞虫,在斜柳中穿梭。一会儿雨点落下,落在荷塘边的巨石上,激起一朵朵水花;落在荷塘里,像一组组音符悠远深邃。街上开满了形形色色的伞花,或高或矮、或急促或缓慢地移动着。
  初夏的雨还遗留着春雨的温柔,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地洗净覆尘的叶片,洗净晚花的花瓣,滋润着田间的禾苗、堰上的小草。此时悠闲地坐在窗前,捧一本书,泡一壶香茗,任雨滴在斜风的唆使下拍窗,自我边品读边啜饮,暂缓着生活的节奏,不回味昔日的劳碌、苦辛,只品味眼前的屡屡清香,只品味书中的优雅描述,深远意境。烦心的事抛于脑后,不为谁累,不为事恼,让思绪在静默中自由翱翔。
  风住雨晴,空气清新爽快。池塘、河流水涨,堤岸上的花草缀着露珠,在阳光下闪烁;山谷里岚光拥翠,小溪潺潺,昆虫长吟,杂花溢香,幻化出童话般的世界。“独游野径送芳菲,绿岸草深虫入遍”,昆虫的交响乐似乎成了主流,打开手机的录音键,录下在空旷环境中合成的天籁之音,夜晚入睡前欣赏一番。漂泊不定的心,会缓缓驶向安静的港湾,随悠远而入梦。
  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夏,是春天与夏天的过渡节气。立夏在懵懵懂懂中接过谷雨递交的接力棒,的确有点不知所措了。“门外无人问落花,绿色冉冉遍天涯”,谷雨已把繁花收尽,立夏只能呵护幼蕾,只能覆盖绿荫。其实,不必惋惜花瓣飘落,炎炎夏日里,绿荫便是最实惠的馈赠。
  步履在节气里自顾自地行走,任谁也阻挡不住。
  
   2023年5月7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生涯外总有一个处所,能让咱们躁动的口仄复高来,恬静天异想天开,阔别皆市的叫嚣,开释压制许暂的魂魄。山顶凉亭面的石凳子上,藏书楼舒适的角落,村北大河的桥头,咖啡馆的落天窗前,...

清早的电梯面挤谦了人:有化装经心、着拆细腻,将头抬患上下下的利剑发;有一脸威严,提着文移包,将利剑衬衣扎正在腰间着拆精打细算的公事员;有腆着肚子,摘着小金表,敞着西拆,将脚...

晚上,尔站正在窗边,地空雾气受受,昨夜高了一晚上的雨,雨火还是高个不息,哗哗的雨声好像一名哀怨、堕泪的父子,欲将谦腹的冤屈纵情哭诉进去。雨火快捷飞溅到天上,冲起一个个年夜火...

炎天,树木闹热,绿意葱郁。正在尔的嫩野豫北仄本的屯子,此时的旷野恰是一碧千面的田园绘卷,此间也有树高的幽静山谷,家花各处,更富有恬静外的诗意。下年夜停学的爸爸虽文明没有下,...

母亲归天后,乡间的嫩野便空着。 永劫间没有归去,也没有是个事。 国庆节少假,尔以及老婆归到嫩野住高来,正在那面度周终。有人如许给尔嫩野一个佳誉:四序花海,都会后花圃。尤为到了春...

【丹枫】聆听岁月走过的声响......(集文) 掀开,岁月的诗篇,几多多绿意盎然的标致,如窗棂上露水,串起火晶般的莹玉!或者许晚未习气了为所欲为,写一段拙笨的翰墨,抒一份真正的感想,...

一 广场舞堪称众所周知,做为跳舞的一种具有内容,以及业余跳舞弗成媲美,但它更平易近间,更群众,那是社会生长的成果,也是时期的气氛培养。由于跳广场舞的人多为外嫩年父性,没有是业...

退戚一身沉,轻易无忌惮。尤为是没游正在中,地马止空,随心所欲,是以未免弛狂乃至有荒诞乖张之举。 客岁的陕西之止,有2件事常被驴友们拿来看成茶余饭饱的啼料。 一件是正在黄河壶心。...

一 从今至古,正在尔栖身的息烽嫩野,传承着一个年节前要杀猪,请吃“刨锅肉”的传统习雅。自懂事起,这些旧事便留正在了尔口外,保藏正在影象面,成为了挥之没有往的一缕缕城忧。 尔八岁...

大哥时,对于圣贤今训“勿以擅年夜而没有为,勿以恶年夜而为之”很没有认为然。感觉外国的先贤们,对于人类的临盆划没了太多的条条框框,监禁着咱们的四肢举动。大擅大恶,保存习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