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高大的烟囱是工厂的代名词。小的时候画工厂,七色蜡笔必定在鳞次栉比的厂房上,豪迈地画上高高的烟囱,烟囱上,必定让烟尘长长远远地飘扬着,好像只有如此,才能显出工厂的气派、繁荣、景气。而且,总会在画中的烟囱上方弯弯长长的几缕烟上,深深地吸允几口,仿若让工厂飘来的气息随风吸入身体。
  在很长一个阶段,有着烟囱的工厂,是我们农家子弟的“诗与远方”。厂房、烟囱这种形象是受人尊重的,甚而至于周遭的人,会对男孩子说,你要努力进工厂去,那儿多好,不要盘泥巴,妹子也是白白净净的;而对女孩子则说,你要想办法嫁到烟囱下面去,那里的汉子是真汉子,日子比这儿好。
  下放在生产队的女知青,成了乡村一道靓丽的风景。我们会围着她们看,她们身上的“娇贵”气质,与我们那些乡下妹子完全不同。但是,她们的目光却落在远处的烟囱上。其中一个“铁姑娘”会指着远处高耸林立的烟囱说,那就是她家所在的工厂。她遥望的样子,充满留恋的样子,那轻飘如云的烟雾,让她抬起头踮起脚尽情吮吸的姿势,似乎那是一丝隐隐的好闻的气息。我就想,这么好看的大姐姐的工厂,一定也很好看。
  后来,“铁姑娘”回城去了。我们遥看远处一排排站立的烟囱时,那长长的烟云,似乎会飘着“铁姑娘”身上好闻的香气。
  至于老师说,你们要好好念书,长大了就可以到“铁姑娘”那样的工厂当工人。孩提时代的我们,听没听进去不得而知,即使当时听进去了,也可能睡一觉之后就丢到九霄云外,毕竟农村人“进城”的前提条件有些难。但是,对那些妹子来说,就要现实得多。大人们说,要嫁就要嫁到那个烟囱底下去。多年以后,很多妹子真的嫁到了远方有着很多烟囱的地方。
  在很多人眼里,有着很多烟囱的工厂,是一个值得把儿女托付的地方。在我们幼小的心思里,远处有着许多烟囱的地方,是对我们有着十分吸引的远方。
  我的表姐也嫁到了工厂,她所嫁的男人就是本生产队的,当了几年兵之后就进了工厂。结婚之后,表姐夫每个周末骑着单车回家“探亲”,据说还要乘着轮渡过河,路上要两个钟头。城里人叫他们“半边户”。后来,表姐跟着去了城里,在工厂里当了“家属工”,结束了“半边户”的生活。
  在我们乡下人眼里,逢年过节回家来的表姐一家人,已经没了泥土气息,是我们羡慕的整整洁洁的城里人了。
  
  二
  事实上,烟囱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让我不知不觉跟随内心的指引,渐渐走向了烟囱之下。
  长大之后的我,也像表姐夫那样,如愿地进了有着很多烟囱的工厂。我所在的工厂是钢铁厂,冶金行业,烟囱似乎比其他机械加工、纺织行业的烟囱要多一些。那时候,我对这个说着北方话的工厂,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们的卷舌音,他们澡堂里热气腾腾的大池子,他们年轻人“抱团”打群架的团结劲儿,都有那么一股吸引力,让我选择了这个工厂。
  起先,我觉得北方人喜欢澡堂子大池子泡澡,大概是因为北方雨水少,导致洗澡的条件稀罕。后来,我好像明白了工厂澡堂的大池子为啥那么大了,烟囱飘下的灰尘,还有机器上的油污,都会让工人们一身脏乎乎的,不在大池子里泡一阵子,怕是洗不干净的。
  起先,看着一身粉尘或油乎乎的师傅们,觉得脏。后来,看着自己镶嵌的指甲缝里的深色油污,像是给手指描画了一道线条画,才觉得这是工人阶级的“本色”。肥皂、洗衣粉、汽油等各种去污方法都用上,仍然会留下灰色痕迹,心里却无奈。那时候,工厂倡导的是“一不怕苦,二不怕脏”的奋斗精神,我会认定,工厂理所当然就是这个样子。
  不久,遇到了一个与烟囱有关的“铁姑娘”,烟囱在我心里更加微妙了。
  那时候,我们一群年轻人原本是火车司机岗位,因为视力不好,被分配到钢厂里修铁路。背着洋镐、铁锹在野外的铁路线上作业的样子,风吹日晒、雪霜雨淋的艰辛,跟农民田间劳作有什么区别,跟火车上威风凛凛的同学相比更是天壤之别。一时间心情极不畅快,有的到总厂闹腾,有的干活磨洋工。
  有人说,你大门进对了,到了有烟囱的地方上班,可是修铁路这个工作,属于小门没有进好。内心的沮丧,把昔日对烟囱的美好想象化作了讥笑与讽刺。高高大大的烟囱,近在眼前,却没有小时候遥望烟囱时的美好。有些东西,离你很远时充满神秘与吸引,到了近处反而失去了这种感觉。
  找我们做工作的女领导,居然也被称作“铁姑娘”,黑黝黝的皮肤,笑眯眯的眼,即刻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铁姑娘”在单位分管群团工作,在跟我们“交心”的时候,话语是朴实的,没有“打官腔”。她说起了“下乡史”,被乡亲们称作“铁姑娘”的来由,就是舍得干,不怕苦不怕累。然后说,一个从农村苦出来的人,还怕吃苦吗?没有什么事比农村“双抢”更苦更累的活了。
  后来得知了她的成长史,居然与烟囱有关。她返城之后,当了一名焊工。焊工的工作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同样是辛苦的。那些氧气瓶、乙炔机的沉重,需要付出巨大的体力不说,还经常在高温条件下作业。在这有些男性化的工作中,“铁姑娘”干活时从不需要男人们照顾。起初,男人们的世界里还能闻到她年轻女性的香气,到后来就只有千篇一律的汗味了。久而久之,男人们也没有当她是女人,只是一个蓝色工装包裹下的焊工而已。
  那一次,她攀登到高高的烟囱上焊接的经历,成为了“铁姑娘”人生的转折。弧光闪闪的高空作业,吸引了来工厂视察的团省委领导的目光,当得知高空作业者是一个姑娘时,亲切地接见了她。之后,各种荣誉接踵而至,她当上了厂里的标兵、劳模,成为了青年标杆,当上了总厂团委副书记。
  之后,看到“铁姑娘”,我就会想起烟囱;看到烟囱,就会想起“铁姑娘”。
  
  三
  我似乎接受了工厂的灰色形象,就像士兵接受战场上的硝烟弥漫一样。
  有一段时间,钢厂从烟囱收集起烟尘,叫做“烟囱灰”。烟囱下的我们,顿时感觉天空缺少了些什么,反而有些不适应。当时的我们,并没有联想到烟囱灰飘散在空气中形成的污染与危害,而是当成了工厂里充满生机的生产景象,就像我们乡村民宅屋顶冒出的炊烟一样,成了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些年,浓烟滚滚才是工厂热火朝天生产的常态场面,是“沸腾的钢厂”的典型形象标识。再留意厂里沿路的横幅标语,才知道这是国家“环保”政策的要求。
  烟囱灰其实就是从烟囱里随风排放的煤粉,收集起来,减少了污染,还可以“废物利用”做煤球。不过,烟囱灰不耐烧,轻飘飘的,黏性也差,稍不留神就可能碎成粉末。一度,烟囱灰因为价格低廉成为了居家生活的抢手货,许多家庭当作藕煤的替代品,比买煤炭做煤球合算。印象中,烟囱灰成就了“手长”的人,厚道些的帮忙卖个人情,脑子活的倒卖出去变成了“真金白银”。上世纪九十年代,企业“推墙入海”,烟囱灰成了商品,价格随着市场行情起起伏伏。
  成了商品的烟囱灰,却遭遇了厨房灶具燃料“革命”,钢厂把原先放散在天空中的“煤气”(一氧化碳),收集在几万立的煤气柜中,输送到各家各户的厨房中,方便洁净,取代了煤炭(烟囱灰)做成的煤球。一度炙手可热的烟囱灰,成了堆积如山的废弃物,请人来清理,付给他工钱,反而增加了钢厂的运行成本。
  事情总是会“山重水复疑无路”,走着走着却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就钢厂困惑烟囱灰的难题时,有人开始研究使钢厂烟囱灰、炉渣作为优质水泥生料的课题,事情果然发生了大逆转,把烟囱灰大量地添加到水泥熟料中去制造水泥,能够提高水泥标号、提高混凝土早晚期强度、降低水泥成本。水泥厂为了控制烟囱灰、炉渣资源,采取与钢厂合资合作的模式,使得烟囱灰再度“洛阳纸贵”了。
  钢厂的烟囱灰,因为含有铁矿石成分,名字也成了“瓦斯灰”,似乎洋气了许多。实际上,它还是烟囱里随高速上升的煤气带出高炉的细颗粒炉料,在除尘系统中与煤气分离的家伙。人们发现,瓦斯灰的铁含量、碳含量有“再利用”的价值,回收后的瓦斯灰,提炼出的铁成分,作为烧结矿的原料加以利用;提炼出的碳成分,继续发挥其燃料的功能。
  
  四
  仿佛一阵风吹过,把工厂上空烟囱的美好记忆全部吹散,在人们心中洒下乌黑的“烟囱灰”。一夜之间,很多人在说着钢厂搬家(搬迁)的话题。首钢搬了,重钢也搬了,广钢搬了,杭州钢厂搬了。作为城市里的钢厂,曾经给城市财政带来巨大效益而风光的企业,一夜之间成了“罪人”,或者“遭人嫌”了。钢铁工人的“傻大黑粗”,真的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了。
  回想刚刚进厂的时候,烟囱进入我的视野,应该是带着工业文明元素的。它的样子,历来是高高地耸立在厂房之上,像一面旗帜,彰显着工厂的表情。这表情是鲜明的,笑就笑得灿烂,哭泣也不会遮遮掩掩,每个人都能看得到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性格就是这么张扬,这么外向,以至于在这里工作的人,也是这般率直、纯粹。
  烟囱天生就是巨人,拔地而起地成为了人们眼中仰视的景致。在他面前,人是那么渺小,对他那么敬畏而又向往。他应该是有些朴素或者粗鲁的,质朴无华。曾经是一个农家孩子,并没有多么样的“远大理想”要去工厂工作,仅仅把烟囱当做仰望与羡慕的远方,正如心目中暗自树立的英雄一样,仅仅放在心里,支撑起内心的精神世界。
  钢铁厂历来都是“巨无霸”级的大工厂,在一个城市雄霸一方。我所在的钢厂亦是如此。高大密集的烟囱,印着这座城市挥之不去的时代烙印,成为城市工业化的见证者,是这座城市的荣耀。
  时过境迁,同样是这些烟囱,被这座城市当做污染的代名词,再也听不到小时候那种“嫁到烟囱下”骄傲的声音。这对于在烟囱底下工作三十多年的我,有着难以名状的复杂心绪。
  这个时候,孩子笔下的工厂,烟囱也会神秘地消失,即使画了烟囱,也不能让柔柔袅袅的线条,在烟囱的顶上飘出来。聪明的孩子,只能画些云彩、飞鸟什么的点缀在厂房上空。
  实际上,工厂上空的烟囱还在,工厂不能缺失烟囱。烟囱是热风炉必不可少的设备之一,要使热风炉能正常工作,保持炉内正常的气体流动和热交换过程,不仅要向炉内供给足够的燃料燃烧所需要的空气,还必须将燃烧生成的高温废气(烟气)从炉内排除。安装燃料燃烧之处的烟囱,并不是为了排烟,而是利用热空气上升的原理,从上部出风口排出热烟气,外面的新鲜冷空气从入口被卷入,增加了燃料燃烧所需要的氧气,使燃料更加充分的燃烧,增强了火势。实际上,烟囱就是一个倒置的虹吸管,烟囱出口位置越高,则排烟能力越强。
  烟囱在工厂的不可替代,就只能从减少排放量上动脑筋,从而减少对环境的污染。我所在的钢厂为了“达标排放”这四个字,投放了巨资增加环保设施,各种除尘设施,就像撒下一张张无形的网,把逃散的“烟囱灰”一网打尽。同时,在燃料上也搞起了科技攻关,“煤改气”就是一项成功的案例,也就是改烧煤炭为烧工厂里“自产”的煤气(一氧化碳),减少了粉尘的含量。这种变废为宝的做法,说起来光彩夺目,其实都是环保形势“逼”出来的。
  
  五
  唐钢在环保上的做法,可谓“耳目一新”,或者“难以置信”。他们在烟囱下设置了“玻璃房顶”,在高高的烟囱下要做到“一尘不染”“敞亮”。这对我们这些参观学习者来说,不亚于“天方夜谭”。
  在韶钢,我们看到钢厂那些高大的烟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马良的彩笔,把那些“傻大黑粗”的圆形建筑物,披上了七彩的外衣,就像一道风景,把整个钢厂打扮得童话般的美妙。
  我所在的钢厂,更是把厂区当作城区来改造,把烟尘“跑冒滴漏”的现象,当做“事故”写进了管理制度,严厉制裁。随着环保投入增大,环保意识的增强,钢厂的环境更加美化,“破天荒”地把钢厂打造成了“3A”级景区,让人们大开了眼见。我当然明白,钢厂的“景区”对外开放,并不是当做一个新的产业来盈利,而是让这座城市的市民实地查看钢厂的环境治理的成果,也是钢厂敞开心扉接受监督的一种态度。
  工厂上空高高耸立的烟囱,是城市里每一个人眼睛里的环境测试“温度计”。一旦烟囱上的天空有了黑色的痕迹,环保电话、环保志愿者就会让工厂的人紧张且忙碌起来。
  钢厂上空明净的天空,让那些“搬迁”的话题,随风消散得无声无息。
  如今,在钢厂烟囱底下工作三十多年的我,看着络绎不绝汇入到钢厂“3A景区”参观的游客,我一度的愁绪变成了欣喜,再度为自己所在的大企业感到荣光。
  看到烟囱还是会想到“铁姑娘”,退休多年的她从外地回来,自然是会留意那些与自己命运紧密关联的烟囱的,会从那些名为“烟囱”实际上“无烟”的建筑上,看到“烟消云散”的烟囱上空,城市型钢厂蔚蓝色的使命。 
  “铁姑娘”是我的老领导,假使我把她熟悉的烧结厂老厂长,看到烟囱上没有烟气,惊出一首诗的故事说给她,不知她会不会笑出眼泪来。在烧结厂老厂长的记忆中,烟囱上空飘着烟气才是生产的常态。看不到烟气的第一反应便是,莫不是什么事故引起停产了?而停产事故是要掉“乌纱帽”的。得知真相后,这位老厂长哑然失笑,写下了一首律诗“烧结烟囱传奇(平水先韵)”:
  忆昔观囱不冒烟,担心生产已休眠。
  检修事故暂停运?急问原因速话联。
  现在无烟成美景,当年焦虑化青天。
  神奇环保令人赞,花木葱茏空气鲜。
  在我看来,蔚蓝的天空下,钢厂上空高高矗立的烟囱,更像是一支支画向天空的“笔”,只不过不再用黑色“墨水”写“书法”,而是用绿色、蓝色的“彩笔”,描绘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城企融合,把厂区建成城区”这样的图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生涯外总有一个处所,能让咱们躁动的口仄复高来,恬静天异想天开,阔别皆市的叫嚣,开释压制许暂的魂魄。山顶凉亭面的石凳子上,藏书楼舒适的角落,村北大河的桥头,咖啡馆的落天窗前,...

清早的电梯面挤谦了人:有化装经心、着拆细腻,将头抬患上下下的利剑发;有一脸威严,提着文移包,将利剑衬衣扎正在腰间着拆精打细算的公事员;有腆着肚子,摘着小金表,敞着西拆,将脚...

晚上,尔站正在窗边,地空雾气受受,昨夜高了一晚上的雨,雨火还是高个不息,哗哗的雨声好像一名哀怨、堕泪的父子,欲将谦腹的冤屈纵情哭诉进去。雨火快捷飞溅到天上,冲起一个个年夜火...

炎天,树木闹热,绿意葱郁。正在尔的嫩野豫北仄本的屯子,此时的旷野恰是一碧千面的田园绘卷,此间也有树高的幽静山谷,家花各处,更富有恬静外的诗意。下年夜停学的爸爸虽文明没有下,...

母亲归天后,乡间的嫩野便空着。 永劫间没有归去,也没有是个事。 国庆节少假,尔以及老婆归到嫩野住高来,正在那面度周终。有人如许给尔嫩野一个佳誉:四序花海,都会后花圃。尤为到了春...

【丹枫】聆听岁月走过的声响......(集文) 掀开,岁月的诗篇,几多多绿意盎然的标致,如窗棂上露水,串起火晶般的莹玉!或者许晚未习气了为所欲为,写一段拙笨的翰墨,抒一份真正的感想,...

一 广场舞堪称众所周知,做为跳舞的一种具有内容,以及业余跳舞弗成媲美,但它更平易近间,更群众,那是社会生长的成果,也是时期的气氛培养。由于跳广场舞的人多为外嫩年父性,没有是业...

退戚一身沉,轻易无忌惮。尤为是没游正在中,地马止空,随心所欲,是以未免弛狂乃至有荒诞乖张之举。 客岁的陕西之止,有2件事常被驴友们拿来看成茶余饭饱的啼料。 一件是正在黄河壶心。...

一 从今至古,正在尔栖身的息烽嫩野,传承着一个年节前要杀猪,请吃“刨锅肉”的传统习雅。自懂事起,这些旧事便留正在了尔口外,保藏正在影象面,成为了挥之没有往的一缕缕城忧。 尔八岁...

大哥时,对于圣贤今训“勿以擅年夜而没有为,勿以恶年夜而为之”很没有认为然。感觉外国的先贤们,对于人类的临盆划没了太多的条条框框,监禁着咱们的四肢举动。大擅大恶,保存习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