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推开窗户,眼前那棵逾过四层楼的老槐,枝繁叶茂,繁花似雪,槐香馥郁,真让人赏心悦目。
  九三年,我乔迁新居。楼前有一棵幼槐,葱绿的肌肤,纤细的枝条,东摇西摆,弱不禁风的样子。三十年后,这棵幼槐竟成了一棵老槐,成为楼宇间一片参天绿荫。
  我刚乔迁新居,也正值血气方刚的青春年华,不经意间,在岁月的长河里,也已逾花甲之年。
  起初,总习惯地俯瞰那棵幼槐,常常随风东摇西摆,担心会被折断。然而,生命都是顽强的。这棵幼槐不畏风雨,不惧干旱,生命得以淬炼,年复一年茁壮成长。十年过去,幼槐超过了一层楼的高度,枝条丰满,到了四月间,开出一簇簇,一串串洁白的槐花,散发着别样的清香。
  任何一种生命,只要不负时光,心向阳光,都会成为人们喜欢的模样。二十年后,幼槐已经枝繁叶茂,树冠葳蕤。到了夏季,一二层楼的人家,开始享受槐树的一片绿荫,免受阳光的炙烤。站在建设大街的中段,向北眺望,就可看到一树盛开的槐花,甚至可闻到槐花的芳香。不知何时,这棵家槐已成为这栋楼的名片,不时有人说:我就住在大槐树后的小区。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一棵幼槐曾相伴岁月,变成了一棵老槐。家槐的生命可长达百年,而这棵家槐正值三十而立。它曾经的世界是那样的空旷,甚至有些孤独,可当下,已被一栋栋楼宇淹没,光滑葱绿的肌肤也变得粗糙与皱褶,彰显着生命之旅的坚强与悲壮。一场小雨的降落,也会沿着斑驳的纹路自上而下,流到根部,以滋养根深叶茂。
  我一次次专注地欣赏着这棵家槐,它苍老的肌肤饱含着年轻态。每年三四月间,为了一场花事,它都会努力生长出新的叶芽,日渐繁茂。炎炎夏日的正午,人们都会拉下遮阳的窗帘,而这栋楼的十户人家却享受着家槐的一片绿荫,分外的凉爽。有风刮过,阵阵槐香穿堂而过,居室里流动着一抹清新。
  五一前,我索性把南向的阳台升级改造,更加的宽敞与明亮,更适合闲坐与阅读,坐久了站起来伸伸懒腰,目睹家槐的繁茂与沉稳,那些生动的文字,感人的章节就会悄然于记忆的深处。偶尔想到:再过两三年,树冠更加的丰满,就会靠近楼的外墙,触手即可摘下一串盛开的槐花,放在案头,与书香相得益彰。甚至可多摘下几串,加工成一种可口的凉菜,小饮一杯。
  家槐借着春夏两季的天时,努力演绎着生命的精彩,把全部的绿荫,把仅有的清香,给于相伴岁月的人家。
  淡定与苍老无关,而是心性淬炼的产物。春暖花开了,可家槐从冬眠中刚刚苏醒,慢慢地吐出叶芽,慢慢地长出枝条,慢慢地花开,慢慢地成就绿荫。时至晚秋,几场秋雨,几场秋风来过,树的叶子落得净光,有些不胜寒,而家槐的叶子却坚守到寒彻的极致后,在一个黎明或者午夜,悄然落地。
  没有叶子的树冠,是那样的简单与干练。起床后,习惯性地隔窗相望家槐,偶尔北风呼啸,而后面一栋栋楼宇却成了家槐的避风港湾,它不动声色地坚守着自己的领地,接受着寒彻的到来。
  中天一轮圆月,楼前一棵家槐。月光穿越树冠,把婆娑的树影投放到窗子上,由影影绰绰慢慢变得真真切切。不经意间,家槐的风骨已镶嵌在楼壁,或者蜕变成一枝素雅的窗花,盛开在极寒的世界。
  家槐,一定会慢慢衰老,而家槐的风骨则历久弥坚。
  (2023年5月5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