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粮城,位于天津市东丽区(原东郊区)军粮城示范镇,是一座具有千年历史的古镇。
  早在商时并入冀州。周时分封同姓诸侯分为幽州。国名燕,延至春秋和战国。秦统一后改分封制为郡县制改幽州为上谷郡属渔阳县管辖。汉承秦制,西汉孝宣帝时渤海太守龚遂在渔阳一带推广耕地、铁器、养殖、发展农业。东汉孝光武帝建武二年划建雍奴县又隶属于雍奴,延至三国、晋、初唐。
  那是1974年的3月吧。
  母亲,为了照顾我们一双儿女,只得改行(俄语专业),来到此、我父亲的部队。那么,我们一家终于可以团圆的啦!是的。这是值得庆贺的。我也早早的结束了真正的独立生活了。但是,我是乐不起来的。为何?离开了京城、离开了鼓楼;离开了郑阿姨、离开了少体校的呀……是的。我是特别的伤心了!从此,我的体校梦、打球(乒乓球)梦和为国争光梦等等,也就全部、彻底的破灭了。有啥办法呢?没有,没有,一个都是没有的啦!
  那么,您说,我能不伤心的么?是的。父母的决定的呀!有啥办法呢?作为孩子,那是没有选择权的,不论对不对;不论今后的发展趋势;也不论是不是有啥前途等等。即便是有,那也是很牵强的呀?那么,作为父母的呢?当今天,我也成为了父母之后,我就特别的尊重孩子们的选择了。为何?我不想在我的身上,再出现我的父母、抑或是我自己的情况的啦,届时,只要孩子不要怪罪就是、就好和就完事儿了……还是?
  其实,我的户籍是在市区的河西区绍兴道的,且还是户主。如果,我还没有记错的话?是的。为何?每个月的大米,仅有6、7斤的,肯定不会超过8斤的。都是要到这里的粮店来购买的。不是父母来,就是委托进市区的官兵们代劳的;要么,就是我亲自来一次的啦!不过,我也不会自己单独跑过来的,都是搭乘部队进城的车子了。基本上,都是部队里的有个红十字的救护车了。为何?好像每周都要进城一次的,带官兵们来市区的医院看病的。最多的就是大卡车了,起初是苏式的,后来,就换成了“戴高乐”的进口卡车了。立在车斗里,寒风刺骨的呀?不过,不是冬天就好多了,特别是春秋?是的。那又是一道别样的风景线的呀!
  那么,在这里,我都记住了什么的呢?
  读书。
  我们的学校叫“东堼(音heng/同哼/地名)联校”。学校,是没有围墙的,四通八达;村民们都可以通过的、随处可进的;学校的篮球场,也是谁都可以来玩的、特别是在节假日里。没有像今天的这样:封闭的、不许进的和不许锻炼的等等。
  由于校舍有限,我们都是只上半天的。那么,那个半天干啥玩呢?自由活动、自由发挥和自己决定了。一般的同学都是不来学校的。为何?他们都要帮着家长们下地干活、劳动的呀!而我,不用。有时,在家里写作业;有时,就找同学们来玩了。于是,在同学的帮助下,我就学会了骑车和游泳的啦!这,是不是我的大幸的呢?
  火车站旁边,有一条大河的。我,也是在喝了多口水之后,才学会的。那么,骑车的呢?也是。有一次,骑到了道旁的水沟里?是的。还好,手脚都没有伤到。不过,衣服裤子都湿透了?因此,我要衷心的感谢同学们的呀……为何?没有他们,这两样基本的技能,我是肯定学不会的啦!是的。
  后来,我还参加了学校里的“马列小组”学习,我们都是晚上自学的。记得有一次,我被高年级的一位同学带到了大队部。还没有开始之前,支部书记叫一位女社员,唱了一支朝鲜歌曲《卖花姑娘》……当时,我就被她给震住了、惊讶到了极点?!为何?太好听了……比那电影里的原唱还要好听的呀!不过,至今,那部电影我还没看过的呀。为何?因为,她是清唱的呀!从此,仿佛也开启了我的音乐梦?也许。是的。不客气的坦言:我的音乐梦,就是从这一晚上——开始的呀?!
  还有一次,停电了。于是,同学们就点亮了蜡烛在学习了。还有一次,仅有我和一位女同学在学习了……那么,路过的村民都以为我们在搞对象的呀?于是,路过窗前的人,都会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来了。不过,我们甚是坦然了。为何?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呀……还是?
  是的。后来,学的什么,我都没有记住了,我只记住了这个!那么,她,后来怎么样呢?是不是也就变成了关牧村第二的呢?是的。这个么,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肯定是不是的啦……为何?从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啦!
  我们还要劳动的!铁道(京哈线)边上,有我们学校的一块自留地的;我们经常要去浇水、除草和松土的。记得有一次,我们跟着大队的社员去开河了……开的什么河,我没记住了。我只记住了那次吃的大米饭的呀?特别的清香、甘甜和难忘了!就是不要任何的小菜,也能吃上三大碗的呀?那么,怎么会的呢?也许,是劳动;也许是太饿;也许,就是这个米饭太香和太好吃了?是的。也许,都是、叠加和那时的肚子里没有一点点多余的油水了!是的。这是我吃过的最好、最香的大米饭了。至今,再也没有吃到过了?是的。
  还有,就是打球了。在学校里打;到其他地方打;还有就是同学和老师带着我来比赛的啦……
  学习。
  是的。1976年以后,我就被配到塘沽上技校去了。两年之后,我就毕业、留厂上班工作了!于是,我将第一个月的工资35元,一分不落的寄给了我的老外婆了……本心想:这一回,父母一定会大大的表扬我的!结果,我错了、且大错特错的啦。为何?我的父母不仅没有表扬我,还给我臭骂了一顿的呀!
  我们每个月都寄钱(15元)给老外婆的,你还要寄啥呢?
  ……
  是的。问得我无言以答。于是,我就知道了:看起来,“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等等,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呢?从此后,我就再也不跟父母说真话了;都是报喜不报忧了;都是很好的、从不说不好的;都是在说谎话、大话和假话的啦……还是?是的。今天看来:是不是很对的呢?是的。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的呀!
  随后,我就写下了一条、我至今都引以为豪的“名言”:
  余一生的痛苦,莫过于家庭的不和的呀!
  ……
  可见,今天来看:亦是非常的正确的呀!那么,这,就是我的预感么?不是。这,就是我的先见之明的么?也不是。这,就是我的小诸葛的么?更不是。我是……是的。我啥也不是的呀!是的。这,就是我在无意之间被无意的说中的呀?!至今。
  是的。有许多东西,都是冥冥之中的;都是命中注定的;都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都是:开始、结束的啦……还是?于是,我也就知道了一点点的呀!那么,那都是啥玩的呢?
  不过,我的学习、自学和终生自学等等,也就从此开始的也……还是?除了自学马列之外,更多的是自学《毛选》。是的。对于我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我是五体投地的崇拜的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的。那么,假如我们的新中国,没有毛主席的呢?是的。那真的是不可想象的呀!否则,何来《东方红》的呢?当今日,那些个贪官们……还是?那么,他们学过《毛选》么?他们来过一大会址么?他们来过延安、西柏坡和风清别墅的么……
  是的。我除了自学之外,更多的学习书法。那么,我的这个书法,到底怎么样的呢?是的。都是没有老师的;都是自学的;都是些个皮毛的呀……还是?
  那么,我还学到了什么的呢?
  是的。我还学到了许多许多。你比如:理想和空想;理论和实践;思想和意识;观念和观点;规划和计划;三套和方案;目标和方向;目的和经过;以及,开始对人生、生存和生活等等有所认识了。还有:开始研究心理、心情和心态;以及,心净、心境和心静等等的也。特别是:对未来的憧憬、向往、努力和奋斗的啦……还是?那么,还有啥玩的呢?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关心、关注和关爱之中的呀!还有:开始形成三观的也……还是?是的。我的三观,也是在此时、开始形成的啦!
  打球。
  是的。我的从小打球、无师自通和坚持不懈的呀?是的。在军粮城、在部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拓展和开展的呀!这期间,主要是王叔的功劳的呀。
  其实,他也比我也大不了几岁的啦!为何?他的父亲在合肥,可能也是当兵的?也许。他是我父母部队乒乓球球队的队员了。我的一些个动作、技术和技战术等等,都是他教会我的了……还是?特别是弧线球的呀!
  很可惜啊,1980年,父母转业来沪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过了!为何?没有留下地址了。是的。如果我还没有记错的话,王叔,应该叫——王一平呀!
  我们一起打球;我们一起说笑;我们一起谈论着各自的未来理想等等;我们还在一起、在营区中,在雪后的操场上,留下了对对的脚印的呀……还是?
  其实,此时,我还是一门心思的想打球了。可是,只可惜,再也没有这个机会啦!
  开会。
  期间,有三场,那是念念勿忘、历历在目和记忆犹新的呀!为何?请看——
  1976年1月8日。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不幸去世了……
  整个部队,都笼罩在极度悲伤之中的呀!是的。部队,一级战备的呀?
  我们的学校,也是?同学们和老师们都是很悲伤的呀!从电视的画面中、从纪录片的电影中:十里长安街、哭声一片的呀……还是?此时,若我还在京城的话,说不定、我定会跑去的;去送送周总理最后一程的呀!
  1976年7月6日。
  朱德,总司令、也不幸去世了……
  是的。我们的部队……还是?也是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的呀!全国、全军都是的呀?
  那么,我们的学校,也是。是的。从电视中和电影中等等,我们都是看见了……还是?
  1976年9月9日。
  这是我们最最伤心的日子啦!我们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与世长辞的啦……
  举国悲哀的呀……还是?
  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等等,除了悲伤、还是悲伤的呀!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夏青在播报悼词时,我们都会肃立、默哀的呀?!巧的是:1927年9月9日,也是毛主席秋收起义的日子的呀……那么,可想而知的了!
  ……
  是的。我都记住了。经历,就是最好的财富呀?!是的。在下,也是记住了我国历史上很不平凡、很不平静和很不太平的一年呢——1976年呢!为何?还有,唐山大地震的呀……
  地震。
  是的。这一天的凌晨,我是从床上被晃到地上的呀……于是,老父亲就从房间里冲出来喊醒我们了:
  快、快——地震啦!地震了!地震了——快、快,快出去的呀!
  ……
  那么,我的老父亲为何有如此的神速的呢?
  是的。1966年3月8日,邢台大地震,他经历过的呀!
  于是,我就迅速的冲出去了。
  其实,我们的营房,还是可以的。为何?一楼、矮平方,又是砖木结构的、尖顶的等等。基础,还是很牢固的。另外,天津,距离唐山,也有100多公里的呀。那么,从力学和抗震的角度来讲:那是绝对是没有啥问题的呀?是的。我们的营房纹丝不动的;没有开裂、没有倒塌和没有一点点的影响了。这,就是最好的验证、证实和实证的呀?是的。
  我们隔壁的邻居、三营长的妻子,抱着2、3岁的儿子,吓死了、穿着短裤就跑出来了……于是,老的老父亲就忙过去安慰她的啦……还是?
  最最可怕和难忘的是:这一天,老父亲就告诉我啦!啥——
  呀——今天,正好就是你的生日的呀!
  哦……
  于是,我就彻底的明白啦!为何?那个地声——轰隆隆的?很深很沉和很闷的。还有,那个蓝光——一闪一闪的、从东边一直闪过来了?还有,那个电影《蓝光闪过之后》呀!还有,那个地裂、那是山崩地裂(塘沽/天津碱厂/废弃的碱堆/炸开了);还有,那个农田里、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的呀……还是?那个场景,至今,我都是无法忘却的呀!
  是的。这一年,我们自己在门前种的玉米、西红柿和茄子等等,长势特别的喜人、好吃的呀……还是?那么,这,与那地震是不是有啥牵连的呢?
  后来,为了抗震,营房是不能住了。于是,我们都住在了“戴高乐”的车上了,一家一车。胞妹,再也不敢进屋了。而我不是。为何?我照样进屋:发面、做馒头等等的啦……那么,难道,我就不害怕的么?
  是的。我,也怕的,其实是很怕很怕的!为何?这是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经历的呀!但是,我,再也不怕的啦……为何?死里逃生的呀!还有:生死之间?死死生生?还有: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还有:活着、好好的活着?还有:活着,那是多么美好、幸福和快乐的事情的呀?!
  而且,我还知道了我的生日。之前,我是一无所知的呀……
  
  这就是:
  军粮有城你可知,
  知道不多都没事?
  世事如棋局局新,
  心心念念我的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