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尖是个寻常物,爱吃它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归其原因,想必多是冲它那绿色食品的头衔而来的。你别说它的口感还真不赖,带着一种其他食品代替不了的清香味儿,让你看了就想吃。
  妻子更是眼馋它。刚迁居昆明,我去菜市场时,总要得到她要买豌豆尖的指令,久而久之这就成了我该主动去做的事了。因此,我便开玩笑说,你不但嫁了一个好人,还嫁了一个好地方……她知道我说的是啥意思,冲我莞尔一笑说,你就臭美吧!不过,有次她也承认,昆明的确是个好地方,至少一年四季那菜市场里都有豌豆尖卖,她也乐得一年四季都有豌豆尖吃。
  豌豆尖本身也是我最钟情的一道菜,却也是她的最爱,这是我婚前所不知道的。有次,我俩去老家的一个小餐馆吃饭,记得那是我们刚认识不久的事。那天说好的我付钱,只让她点菜。她的目光先在那个“货”架上来回巡逻了半天,最后竟久久地停留在一个盛实物的空盘子上——只一个小小叶儿的豌豆尖,孤零零地躺在里面。站在旁边记菜的主人忙知趣地解释说,豌豆尖没得了,这个时候不是旺季……。那你们的豌豆尖咋个吃?妻子不经意地多问了一句。这句随口话,并没引起我的注意,我也就没多在意。老板还是很认真地回了一句,豌豆尖炒酸菜好吃!她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事情慢悠悠地过去了很久,有天黄昏我俩散步,我忽然想起那天吃饭的事,便随口问道,你问关于豌豆尖的事,是喜欢吃它吗?她羞涩地低头说道,大冷天的哪还有豌豆尖吃?不过用酸菜去炒豌豆尖,打死我也没吃过,太奢侈了!
  
  二
  我们结了婚,有时闲聊之中自然少不了豌豆尖的话题,她也因此才给我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来。你可以去当潜伏的特务了,保密工作简直做到家了,我故意嗔怪地对她说。
  有意不告诉你我的喜好,是想让你自己去发现。亲口说出来多没意思啊!最终,我还不是自己给说出来了,说明我也太缺乏魅力了嘛……妻子假意白我一眼,我已看出来了,那天她说话时的心情是别样的好。
  结婚之前,我就对她生活的大致环境私下打听过了,可并没掌握到她爱吃豌豆尖这样的小事。我们从小就生活在农村,这一表面看上去差不多的身世,是能让两颗年轻的心彼此走近的,我们在一切都已达水到渠成的地步,组建起了幸福的小家。
  有年春节,我们从工作的城里回老家过年——那是我儿时并不怎么眷顾、长大了只有离开它时,才总也忘不掉的老屋。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仍像以前那样用豌豆尖下包面吃,我才发现了她对嫩绿色的豌豆尖最感兴趣。那晚包面之后,煮的豌豆尖仍如我们小时候那般的稀缺。
  我们已经熬过了最困难时期的那个新年,如果用芝麻开花节节高来形容还为时过早,但比较“充足”的食品,还是能在过年期间只管放开肚子来吃,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我好奇地问在场的家人,怎么不多弄点豌豆尖来吃呢?
  过年,又不是平时,吃那么多的菜干啥?包面不比豌豆尖好吃?回我话的是奶奶,她随后又说道,包面不塞牙,我就喜欢吃它……
  奶奶喜欢吃包面这是事实,早年间我就知道了。下午她咣咣咣地剁包面馅子的那股子劲儿,可以说早已把她给出卖了。今晚吃的这顿包面,其质量肯定要比从前任何一个年吃的都要强得多。即便我们现在在城里住着,要想吃到如此的美味,怕也是相当艰难的事吧!案板上的那个菜墩处,一下午都能听到奶奶手起刀落的声音。母亲把杀年猪炼过了油的油渣碗端出来,让奶奶少剁些进去——这一点还像以前,油渣在里面能撑起香味来。母亲明白无误地告诉奶奶,肉多、少剁点油渣进去——但这一点又不大像从前,从前的包面里除了油渣外,几乎舍不得加肉。当然加进了葱姜蒜的味道,也能弥补到肉少的不足。
  看到奶奶亲自上阵剁包面的馅,作为客人到来的我妻子就有些不自在了,她主动要求去给奶奶做个帮手,精神好着的奶奶哪肯放手呢?她说,剁包面要剁细点,我这牙齿不行,不如我来剁吧。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们什么事也做不了,就静静地等饭吃。确切地说,是大人们担心我们把事情做不好,才有意让我俩闲着。但像包包面这样的活儿,我本来以前就没少做,现在也没忘记——小时候为生活所迫,什么事没做过呢?饺皮已不再用手工擀了,作为配着吃的豌豆尖,也已被掐回来了……此时,我们只有从旁围观的份了。
  那晚,桌子上可供吃的豌豆尖,连个点缀物都还谈不上。老家的人几乎就没吃,它差不多被从城里回去的我们都扫光了。
  
  三
  第二天下午,当得知家里下了很多豌豆的种,长势茁壮、已到了该吃它的时候的消息时,妻子比我还开心,不等我先开口,就提出由我俩去地里掐豌豆尖晚上煮来吃。看那不把它吃够就决不收兵的架势,奶奶笑着同意了。
  临出发的时候,奶奶还担着心地问,会不会掐豌豆尖?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倒已有多年没做过这等活儿了,便红着脸说,咋不会呢,我们又不娇气。她望着穿得崭新的我们又说,那我等会儿去掐嘛,别把你们的新衣服弄脏了。我们没再多说什么,提了个红苕篼子就出发了。
  所到的地方,是我以前每逢春节掐豌豆尖时才去的“湾湾岩”。此刻站到那儿,仿佛有种重回它怀中的感觉,更有种如释重负的亲近。
  它的山上是如袋子样狭长的森林带,山下像和尚百衲衣大小不一的粮田。“湾湾岩”就潜伏于其中,它是块有泥土、有乱石的偏坡瘦地。小时候我见到的湾湾岩,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利用。地势不够平坦不说,还遍地是野草。现在,它却全变了样——变成了石砌的梯田。
  妻子来不及欣赏眼前碧绿的美景,自顾自地忙开了,我却站在那儿肃立良久。呆呆地端详着它,像在端详一个老朋友。
  快掐嘛,站着干嘛?这儿的豌豆尖怎么有这么多呀,下面的麦地里还有……新鲜感十足的妻子,立时来了精神。
  放眼望去,山脚下的坡地与坡地下的递田,全让葱绿包裹住了。借助暂时还没暗下来的天光,完全能准确地分辨出哪里是豌豆尖的领地、哪里是小麦的领地。我为这连成片的种植给惊住了。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它曾经的荒芜,让生活在它周围的我们吃了不少的苦头。去放牛,贴在地上长的铁漩草,根本喂不饱它;去捡柴,山坡是光秃秃的。就连大小不一的梯田里,长出来的粮食也不让人有多满意。
  要是小时候有这么多的豌豆尖掐,说不定天天都要吃它,就一定要把它吃个够了……妻子边掐边说着话。她已从坡地处一直掐到了地势较为平缓的递田里。
  再说那个时候不管哪儿种的豌豆尖,都不允许你去掐吧?不知你们那里是不是这样,反正在我们生产队是严格禁止的……我用能引起共鸣的话,说给妻子听。掐着掐着,我就慢慢爬到了坡地的上面。此时的豌豆尖还不到扬花的季节,大约从地底下才冒出来二三十公分高,眼下正是吃它最可口的时候。它的嫩绿给人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咋不是呢?我们家父母亲在房前屋后不便使用锄头的空地上,用根竹签子在土里插个缝隙儿,再把两三颗豌豆种丢进去,说是大年三十晚上可以掐豌豆尖来吃包面。可那些偏坡瘦地种出来的豌豆苗,瘦得像香签儿。我们一方面不忍心多掐它,另一方面爱唠叨的母亲,也老在耳朵旁说些掐了豌豆尖、就要影响以后的产量了之类的话……其实,掐回去的豌豆尖还不够一筷子挑走,每次我们姊妹都是抢着吃那不多的豌豆尖,吃得很香,想多吃一苗都没有。而生产队那些麦地里兼种的豌豆尖,说的是不准掐——怕影响豌豆的产量——划不来。实际上好多人都在偷掐。我们家成分不好,不敢去冒险……
  妻子的话,让我也想起了很多事。关于这豌豆尖的故事啊,我的肯定比她要多得多。但现在还不到向她倾诉的时候,得赶快回家,不然就赶不上今个晚饭的节奏了。我想,今晚的豌豆尖一定会销路很好吧。
  事情也果真如此,煮了满满一盆豌豆尖,却最先被吃完。其他人都是米饭下着来吃的,唯有妻子是拿它来当顿吃的。她那舀得满满的一碗豌豆尖,油盐酱醋什么都不放,她说吃的就是那个淡味儿。
  在离开那片坡地往家走时,我故意回头看了一眼,露了一句话说,这里的豌豆尖很特别。你看上帝对它的造型,就知道那地方一定与众不同。
  我看没有什么嘛。你故弄玄虚吧!妻子不以为然地戏说。
  在饭桌上,她那么勇猛地吃着豌豆尖,像牛吃稻草一样,可曾想过这“与众不同”的含义呢?我悄悄地望她,心里忍不住这样想。
  
  四
  新年之夜,也许半是兴奋、半是诧铺的原因,我们都没睡好。守岁守到下半夜,实在支撑不住了,才上床睡去。等正儿八经要睡时,脑袋却又异常清醒。
  你下午说什么来着,那地方哪儿与众不同呀?妻子愉快地提起了下午的事。
  我们小时候大年夜吃的豌豆尖,都是从那地方偷来的。现在想想,真有些好笑呢。不过偷来吃的豌豆尖,就是很好吃,带着一股浓浓的香味儿……这个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那个“湾湾里”,种了全队最好掐的豌豆尖。
  此话怎讲?妻子对我吊她胃口的话,有些按捺不住地追问道。
  请听我慢慢道来!我像说评书的人那样,故意来了个开场白。
  说那里种了全队最好掐的豌豆尖,是因为那儿先前住着一户人家,当然那也是方圆好几公里范围内唯一的一户人家。当初队长听说有人要迁往偏僻的那里去居住,就很是鼓励,觉得有户人家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住下了,以后从事农业生产时就会有很多便利。哪晓得他们搬去后不顺的事接踵而至。先是儿子病死了,紧接着养的耕牛摔死了,最后房子也着了火……这可把那家人折磨得够呛。经“地仙”一查,不得了了,他们整个家竟然天天在与死人为邻。面对附近那个庞大的“阴界”,他们家根本压不住,不出事才怪呢!离他们宅基地不远处有一片古坟,除旧立新时有人一门心思为争表现,居然把坟林损毁了不少,白骨都露出来了……下雨的时候,那些损毁的古坟,个个当山茅坑储存雨水用……
  那户可怜的人家很快就搬离了,那里重又复归到先前的荒芜中了。
  队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安排全队劳力,把那处没人住的空房子墙土推平,又利用从地底下弄上来的墓石,作了梯田的挡墙。开始几年,也仅是简单利用而已,在那漫山遍野的荒地上种了豌豆。这样,队长就算是破除了迷信,有了可供“开荒种地”宣传的资本。后来,等那里的土地逐渐平整得差不多了时,又种上了小麦和苞谷。
  我们家从坪上搬到离那片古墓还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居住时,实际上是单家独户地过了几年担惊受怕的日子。
  大年三十的下午,其他几个小妹按捺不住的激动,早早就洗了脚,把新衣服穿戴整齐,跃跃欲试想要出去玩的时候,我则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没完成。比起更小的她们来,十岁多的我已然成了个“大人”——这在娃娃多的家里,老大永远是作为父母的帮手来使唤的。
  那时的我,心里虽有不服,可也没办法,只得乖乖地手捏一个布袋子,去那传说中有鬼魂出没的“湾湾里”偷掐豌豆尖。当然有时母亲也会来,多数时候只我一人前往。在那埋有古坟的土地上,长出来的成片的豌豆苗,掐起来也还容易,不用随时起身,就会有收获。
  也许就是母亲提前说过的那些话,让我悬着的心绷得更紧了。掐着豌豆尖的同时,还要警惕地看向四周。一旦远处有人说话或者咳嗽的声息,便会立即龟缩起来,心跳得更像是在打鼓。在场的母亲有时也会自我安慰地说,其实掐这豌豆尖也不见得就会对豌豆的产量有多大的影响,它连花都还没开呢……像这种大面积种出来的豌豆,如果不去掐掉它的巅子,它只会长苗,反而不好。母亲说出的这些,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每年秋天,我们出工收豌豆时,干透了的豌豆草显得苗肥草长,背在背架子上却是轻飘飘的,那上面根本就没多少豌豆荚……运气好时,自然还会遇到野鸡从豌豆地里飞起来,逃向远方。有人也还曾捡拾过野鸡下的蛋……听到母亲的这些话,我也会低声问,那又为啥不让掐它呢?母亲则避而不谈,掐豌豆尖的速度更快了。
  经过一下午的劳作,豌豆尖分到人多的碗里,最终也没能有多少。以油渣子为主料,只加进少许的猪肉,剁出来的包面倒是可以管够,折耗很大的豌豆尖,可就年年让人垂涎了。
  
  五
  自从饱餐了那顿丰盛的豌豆尖后,妻子总在念念不忘地唠叨,她说今生值了,算是吃到了天底下最好吃的豌豆尖,而且还是吃饱了的。再无遗憾!
  再去市场上买豌豆尖时,她总会拿起来掂量半天,有时还会放到鼻子底下去闻闻,卖它的人自然会说,自己种的,没浇肥料……
  但买回来的豌豆尖在吃的时候,那味道就差远了。
  看她那遗憾的样子,我便安慰道,不把它当成是豌豆尖不就行了嘛!
  那把它当成啥?她不解地反问我。
  当成是绿色食品吃,不好吗?
  好,也好。就是有自欺欺人的嫌疑了。
  一个宁静的星期天早上,妻子刚一起床就告诉我说,你猜我梦到什么了?看她那天真的样子,我随口说道,梦到豌豆尖了……
  她立刻走近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瞎猜呗。
  不过,它也给我的退休生活提供了一种可能……妻子有些自信地说。
  什么可能?难不成去乡下种豌豆尖?
  干嘛不呢?我那么喜爱它!她望了望我,又补充道,街上卖的那些从大棚里生产出来的豌豆尖,只能算是豌豆草,越来越吃不成了……
   你就做梦吧!我说。但在我心里,早想去过那种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