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么,阴差阳错地突然回忆起当年出差的那一天,那一天对我来说,是最倒霉的一天,也是最黑暗的一天。
  至今历历在目,惊心动魄。
  那年记得中午十一点多,我办完事,肚子饿了,正准备吃我最爱吃的刀削面,突然前面不远处,我发现三个年轻人正拉着一个年轻妇女上车,这女的死活不肯,用手上提的小包抡打着,一向爱看热闹的我,突然间觉得有些好奇,忙赶过去看看。
  那个女的一看我过来了喊了声:“哥,快帮忙,救救我,他们要拉我。”
  我不认识这个女的呀!面这么生,怎么叫我哥,我又一想,麻烦来了,这几个人要绑架这个女的,这女的向我求救,我三步并做两步赶了过去。
  这时一个满脸横肉的人向我走了过来,他向四下一望,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就恶狠狠地说:“有种的相识点走开,别多管闲事,要不有你好果子吃。”
  我再看看那女的,奋力挣扎着不肯上车,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大声吼道:“放开她,她是我妹子。”
  “不行,今天她就是你媳妇也不行,我也不能放。”这时从旁边又过来一个人说道:回头一望,我身边各站着一个,威胁着我。
  那时我不到三十岁,血气方刚,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我倔劲上来了,心想今天就是把我头割了,这事我也非管不可。
  风哗哗地吹着路边风景树的树叶,小鸟在不远处的树上欢叫着,市内的公交车来回不停地穿俊着,出租车、小面包车、消防车还有警车不停地穿插而过,但谁也没有注意路边这惊人的一幕。
  “放开她,咱啥事都没有了,要不然......”我握紧了拳头,大声说道,不行的话,准备来个“鱼死网破。”
  “哈哈哈,放开她,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另一个人又说道。
  我再一次放眼望去,只见一个人扭住那女的胳膊,另外两个人站在我的旁边。
  我知道我那年从学校毕业后,跟村上山下乡的那几个知青学过几招拳脚,那不过是个爱好,当时也为了防身,偶尔还练练,这几年因为业务繁忙,也没有练习过,今天正好在这里派上用场。
  我虽然是有些胆怯。但今天既然碰上了,无论如何也要解救这名女子。
  “你放不放。”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劲,底气十足地望着旁边那俩人又一次吼道。
  那两个人仗着人多势众,也不甘示弱,让我走远点,要不让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正说着其中一人一拳向我脸上打来,这招我早防着,我一把将他拳头向外拨去,趁他没有注意,一个扫堂腿又向他奋力一拨,他就倒在地上。另一个跑来要抱我,我又一个鲤鱼翻身,躲过后,一拳将他击倒。
  抓女人的那个男的跑过来帮忙,我一看急了,常言:“好汉难怕三顾抓。”他三人我怎能斗过,忙急中生智,对那女的大声说道:“快、快打110报警。”
  那三人一听说报警,马上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指着我还不服输地说道:“今天算你有种,你等着,咱们后会有期。”说完大步流星地跑了。
  望着这伙人的背影,我长长地出了口气,浑身向散了架似的,两腿发软,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劲头。
  那女的向我走来,浑身还发抖着,她吓的语无伦次地说道:“多亏大哥救我,今天要不是你,那后果真不敢想”,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呀。
  我点了点头,那女的要我联系方式,要感谢我,没有办法只告诉他两句话:“我是扶风人,在这里出差。”
  向前走了大约一公交站路程,眼看就要到了我要办事的那个单位,确切的说,离那个单位不足百米远,那就是几分钟的路程。
  突然间从旁边窜来一个小伙,把我一撞,一个眼镜掉在地上,他说我撞掉了他的眼镜,让我拾来。并扬言说这眼镜价值八百元,他买下还不到一个星期。
  我忙道谦说:“对不起。”
  对不起顶个屁用。“赔钱。”
  我知道这地方偏避,人烟稀少,这个单位又是新建的,现在我两个是一对一。
  “你拾不拾眼镜,赔不赔钱”,他又一次吼到。我再看看眼前来人,三大五粗,最其码比我高出半头,从个头上他先占了优势。
  “我没有钱,是你先碰的我呀。”
  “我碰的你,你眼睛瞎了。”这人先法制人,恶魔般的叫着、骂着,气势汹汹。
  我放眼望去,新建宽畅的大道,少说也有三十多米宽,他为啥要撞我,我心里默默念叨,这次遇上的是个“碰瓷。”
  我向四周望去,周围没有一个人影,那三三两两的车,来回奔跑着,那水泥灌车,一辆接一辆的来回穿梭。我无意中向那人望去,他的两只胳膊上,有几个我也不懂的什么图案,那张长条脸,黄的跟蜡纸差不多,我听人说过,脸黄的人,大都是抽大烟的瘾君子。
  一想到瘾君子。我心里打了个寒颤,我知道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
  “你望什么望,到底赔不赔。”那人向前走了一步,站到我的面前。
  我没有理睬,仍是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是这样,我看你也是个好人,八百元眼镜,你拿上五百元就行了,我也没有向你多要。”
  “什么,五百元。”我出差时总共只带了五百元,平时身上只装一百元,其它钱在旅社保险柜存着。
  那时吃一碗面二两粮票、八分钱,肉面一碗才一毛钱。
  那人上前要抓我的衣领,又要抢夺我背的包,并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说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欠打。”
  打架我倒不怕,刚才不是打过了吗?那两三个人我都没有怕,还怕你一个人不成,我自己给自已宽心。
  我想这包十分重要,包内有订的供货合同、发票、收货的收据等等。
  “钱我没有,你说咋办。”
  “那你身上到底有多少钱,全部拿出来算了,我也认个倒霉。”那人又让步了,一板一眼地说着。
  这次我不能像刚才对付那三个人一样,对这抽大烟的亡命之徒,我要另想办法。
  一分钟过去了,三分五分钟过去了,马上半小时过去了,大道上没有一个人影,我想,我今天有的是时间,咱就这样拖吧,看谁能耗过谁,常言道:“斜不压正!”
  我在外跑销售十多年了,大江大海都过去了,还怕一个小泥潭,什么事没有经过。我又一次自我安慰,心里默默念道着。
  那人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等不及了,忙上前又一次抢我的包。
  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出差时,在一个音响店买了一台收音机,我喜欢一个人寂寞时打开听听新闻、听听戏和歌曲。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宝贝。
  如果说我和他摔打起来,他未必是我的对手,但是收音机打坏了,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损失。
  我看他低头抽烟,那风大,烟几次点不着,我不知道哪里多了个窍门,忙掏出收音机,拔出二十多公分的天线,对着收音机大声喊道:“我在八一路,我在八一路,请马上来一下,马上来一下!”
  我这一喊,那人也顾不得吸烟,更顾不上拾地上的眼镜,撒腿就跑,他原来把我当成便衣警察了,刚才是逗他玩的。我也趁机向前追了几步,大喊了几声“站住、别跑,站住、别跑。”
  我看着那人向前跑了十多米,钻进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密林里。
  这时我望着蓝天白云,望着宽畅的大路,长出了一口气。
  晚上我回到房间,回想一天来遇到的两件倒霉事,虽然肚子饿了,但没有一点食欲,心想晚上夜长,不吃也不行,就出去随便在街上吃些什么东西,压压惊,垫垫饥。万万没有想到,另一件倒霉事正悄悄等着我。
  城里晚上的夜,五光十色,包罗万象,那形式多样彩灯、霓虹灯把城市装扮的分外妖娆,夜晚的街道车水马龙,穿流不息。我来到夜市上,要了一碗馄饨,又来了一个肉夹馍,刚吃完起身,旁边来了一位年轻人,手中拿了一本杂志,问我要不要,我忙摇了摇头,那人在我耳边说道:“黄色的,好看的很,免费送你。”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人把书向我怀里一塞,就不见人了。
  我拿上书,刚看着封面,旁边又突然闪出一个人,穿着警服,问我拿的什么书,还没有等我说话,他把书从我手中抢走,大概翻了翻,对我说道:“这是本黄色书,我是城中公安分局的,请跟我走一趟。”
  我忙说道:“这是刚才那人送我的,并非我掏钱买的。”
  “别废话,跟我走一趟。”我马上意识到,这次又遇上麻烦了。我也知道,当时全国正在“扫黄、打黑。”
  正在我奋力解释时,旁边又一次站出个人来,他上身穿着一件夹克,黑色的裤子,看来这人关注了我好一会了,他没有理我,直接站到那人对面问道:“你是城中分局的,我怎么不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
  “这你管得着吗?”身穿警服的那人不耐烦的大声说道。
  穿夹克的人不紧不慢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察证。”一闪,又一次说道:“我是城中分局的副局长,怎么不认识你,请你拿出证件,没有证件,请跟我去分局走一趟,你别让我动手。”
  我惊呆了,今天是怎么了,是遇到鬼了,现在又遇上了真假李逵。
  只见那个穿夹克的人看着我,对我客气地说道:“现在没有你啥事,你可以走了。”
  说实话,今天要不是遇上这位穿便衣的公安副局长,还说不定被这位假公安怱悠了呢!说不定把我骗到无人处,又要敲诈我一笔。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