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以我这热气腾腾的性格,断无人相信我经常单枪匹马的旅行,这大概也是人格撕裂的另一种表现吧——在沸腾处从众而喧嚣的活着,在寂静时独立特行的闲适清欢。
  生我的人已老,出不了远门(还好,那些年还是带他们走了些地方),我生的人亦慢慢长大,也是时候带上他出门了。
  五一,六岁的儿子成了我远行的伴。
  
  一
  第一站,弥勒。
  弥勒是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下辖的县级市,是红河州的“北大门”,昆河公路、滇越铁路、广昆高速、高铁南昆客运专线,四通八达。
  它是高原葡萄酒之乡,孕育了中国著名葡萄酒品牌“云南红”,它是“中国民间(彝族阿细跳月)文化艺术之乡”,同时它还是避暑名县,以温泉闻名天下。
  作为全国旅游发展的潜力县,弥勒的知名度在不断攀升。锦屏山风景区,也就是弥勒大佛布袋像的落成之地,金碧辉煌,气势恢宏,被誉为“佛教圣地”;白龙洞因洞中有洞、洞中有山、洞中有水、洞中有树,被称为“溶洞精品博物馆”;弥勒县城湖泉生态园“一座公园半座城”,面积之大,可见一斑;新晋网红打卡地——东风韵景区以酒文化打造的红砖建筑,匠心独具;云南红酒庄、太平湖森林公园、可邑小镇等各具特色。
  弥勒的一天,是从一碗热气腾腾的卤鸡米线开始的。这里卤鸡米线店铺林立,味道各有千秋。但相同做法是:将一公斤左右刚刚开叫的小公鸡,处理妥当后放入秘制的卤汤中炖煮,另用一个锅灶煮水,烫米线、卷粉、煮面条等,将煮熟的鸡撕成鸡丝或切成鸡块、适量酥肉铺在上面,依个人口味配以豆芽、芹菜、葱花、酸菜等作料,加上一勺滚烫的卤汤汁,再放上一勺店家自制油辣椒,肉质松软的鸡肉,细滑柔韧的米粉,这一碗人间烟火气,不知抚平了多少凡人的心。
  吃过早点,驱车前往太平湖。
  太平湖是以太平水库命名,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人——张冲。
  张冲(1901-1980),原名绍禹,泸西小布坎人,15岁时智退土匪,被群众誉为“小孔明”。1937年回弥勒省亲时提出开发甸溪河造福人民,1942年携太平水库设计图及投资概算向龙云报告,请示拨款,并请任命北大毕业的蒋子孝任弥勒县长,随后又向云南大学熊庆来校长借钻探机,向铁路局借铁轨和翻斗车,太平水库得以开工,1950年,张冲以云南省副省长身份多次到弥勒视察,力促库区工程建设,于1959年建成太平水库,蓄水八千余万立方,保灌十万余亩土地,成为云南水库建设史上的奇迹。
  太平湖森林公园,距离市区九公里,占地42平方公里,是一座集观光、旅游、度假、娱乐、会议、赛事、养生为一体的度假公园,规划以森林木屋小镇、爱情主体文化公园、大地艺术、高原体育运动训练基地、特色农林示范基地、特色苗木花卉生产基地、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滨湖湿地水上娱乐八大中心区。
  沿着停车场的指示牌前行,道路旁盛开的蓝花楹,像在碧空里撑开的蓝色大伞,鸡冠刺桐开得热烈,一池笼着烟霞的湖水,在隐隐约约的背景里。
  因游览面积过大,景区配套阿拉丁单人小绿车、逗哈双人小黄车、开乐私人小白车、绿色共享单车、小火车、观光车等出行交通工具,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你可以搭乘直升机360°高空环游,将出行的新奇和趣味全部拉满(价格另计)。
  作为一名有负担的游客,我选择坐游览观光车与小火车结合的方式,门票并不贵,大人60元,小孩30元,这里面包含了所有的交通费。
  车子沿着宽阔的道路缓缓移动,早晨还带着寒意的风肆无忌惮的往脸上、领口里灌,但车上的游客是兴奋的,躁动的,啧啧赞叹——因为我们已投身于一个花草树木、山川湖海交相辉映的世界。
  五一的太平湖,美女樱和三角梅进入了盛花期,红色酢浆草、紫色薰衣草、黄色波斯菊,各色不明小花,明艳张扬的盛放在开阔的天地间,她们如同美人罗裙,与葱葱绿植一色裁开,整个山川,像铺了一块块编制得密实的彩色地毯。
  也许只有云南才有这样的“豪横”——鲜花铺地,也许,只有云南人才有这样“豪横”的梦境——连梦都枕着花的清香。
  坐车到半道,再也按奈不住激动的心,跳下车来,张开双臂,拥大地入怀,儿子则飞奔过去,一溜烟爬上一个四层的旋转楼梯,这里是高空玻璃漂流,他要我与他一同高空漂流,我的妈,要命了——我有恐高症。
  当风在耳畔呼啸而过,溅起的水花星星点点飞到脸上,半睁半闭的眼睛索性睁开,所有景物快速剪映成了一片迎面而来的模糊背景,情不自禁与儿子一起大声尖叫,兀地发现,身心的压力瞬间释放,我有多少年没有这样活过?那些憋在心里的伤,那些在身上淤积而成的结节和肿瘤,在今天,该会以另一种方式消散吧。
  儿子向我伸出了大拇指,“妈妈真棒!”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竟然挑战了自己所不能。
  在卡丁车赛道,密密麻麻的人在排队,等得不耐烦,儿子又把目光瞄向了湖里逐浪的小黄鸭,只听摩托艇牵引的小黄鸭皮划艇里的游客不停的尖叫,他们在速度与激情中释放自我。
  “妈妈,能不能再试试?”这次,我坚决的拒绝他,我会晕船,儿子嘟囔着小嘴“哼,还是等我爹带我玩吧。”
  国际大地艺术家斯坦、赫德先生创作的《太平公主》是这个公园的点睛之笔,它一个大大的斜坡上,以彝族女性传统头饰为原型,以自然大地为画布,利用土壤、砖块、植物、岩石和有机覆盖等构筑,通过色彩和高低变化,表现中国古老文化的传承与发扬。该作品占地34000平方米,其中除了运用植物和农作物外,还植入了中草药等元素,其中的山茶,代表女性的鸾鸣凤舞,女性耳环取天地方圆,衣领为云南斑纹龟,意为吉祥,服饰仙鹤图案,寓意健康长寿。
  在一块开阔的空地上,一片笑颜如花的向日葵迷宫引人入胜,花田里“我love弥勒”四个大字赫然入目,两只卡通猫咪正以欢迎的手势,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草地上矗立着一个巨型花束,从广告牌上可以看出,这里也是婚纱拍摄基地。
  在这里,既可静观山河、夜赏星空,也可任晚风轻拂,听虫儿低鸣,如果还能让灵山秀水,见证一种滚烫的爱情,燃烧一次激情的生命,这也是人一生中最值得期待的高光时刻。
  
  二
  到澄江抚仙湖,完全不在我的计划中,我原本打算到文山普者黑或者坝美,去体验一下世外桃源的生活。
  侄女们的电话改变了我的行程:“姨妈,快点一起来,带孩子们到抚仙湖玩沙去。”
  兵分两路,于抚仙湖汇合。
  只是完全超乎了想象,当车子驶入抚仙湖大道,完全变成了爬行的蜗牛,从侄女给出的定位看,距离不过五公里,预计用时一小时,耐着性子一步一挪移,却找不出一个停车位,极端厌烦之际,掉头前行,准备重新在另一个景点停车,相同的情景再次上演——找不到一个停车位,密密麻麻的车子、密密麻麻的人群,分不清是人看风景还是风景看人,不得不再次掉头,不得不再次寻找停车位,自己已近乎狂躁成一只困在笼子里的野兽,只差歇斯底里吼叫了,不得已,勉勉强强挤挤挨挨的把车拐进了一个小渔村,敞开车窗,摇下座椅,在一排高大的蓝花楹树下做一个晴天白日梦。
  院子里,一村民家办喜事,满屋的香味飘散出来,引得胃里的馋虫倾巢出动,我赶紧咽口水压制住。其实,肚子里除了中午嚼下的几根黄瓜,也别无他物。
  好不容易等到夕阳下山,车辆渐少,才在红沙滩一个庄稼地临时开辟出来的停车场停下车来,循着波涛的声音,走进抚仙湖。
  红沙滩是云南唯一一片粉红色沙滩,在抚仙湖周边,只有这一片土地是稀有的红色,它似少女脸上涂抹的那一层胭脂粉,因此得名。尖山吹过来的风,在红沙滩激荡成澎湃的浪,偶尔冲上来一些小海螺,等潮水退去,孩子们便一窝蜂的冲上去捡拾,游人们或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或三五成群走在时光栈道上,真切体验一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三道菜”是抚仙湖当地最有名的特色菜,但在这样的时间,是吃不上了,在天擦黑时,我们全部麻溜的撤回玉溪城,哥哥已把铜锅鱼和洋芋饭给安排好了,当汤鲜肉嫩味美的青鱼下肚,空着的胃才算妥帖,一家人在其乐融融中话着家长里短。
  玉溪是人民音乐家聂耳的故乡,雄壮激昂《义勇军进行曲》曲作者的出生地,他奏响了挽救民族危机的时代最强音,他是玉溪的骄傲,光是以聂耳冠名的至少有:聂耳故居、聂耳小学、聂耳路、聂耳公园、聂耳广场、聂耳剧院。
  聂耳广场坐落于玉溪城区,由一湖两线一桥四区组成,广场最高处立有聂耳演奏小提琴时的铜像,铜像下方有前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亲笔“聂耳音乐广场”六个大字,华灯初上,这里成了游客和居民观光休闲、锻炼身体的好去处。
  每到夜晚,玉溪城最沸腾的地方莫属青花街了,它是国家3A级旅游景区,是云南首座以青花瓷文化为主题的一站式微度假生活体验创意街区,它的创意灵感来源于陶器,周边村民自600多年的元代开始用黏土制陶,在明朝时,除景德镇以外,玉溪是生产青花瓷的重要窑口。作为玉溪城最具烟火气的地方,当夜幕降临,青花街璀璨的街灯亮起,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像涌起的潮水汇聚到这儿,品味与玉溪窑青花瓷有关的文化和美食,小吃、烧烤、奶茶、甜品,在这里,你可以品尝到全国各地的特色美食,也可以感受青花瓷器里弥漫出的古拙与质朴。
  对于玉溪城来说,太阳每天都从红塔山升起,玉溪红塔,位于红塔区红塔山顶,高35米,为元朝时所建,最初人们寄望它镇风水、驱邪魔、求平安、祈福祉,最早为白塔,“白塔夕照”是当时一景,清道光十九年重建后,结构为八方七级实心塔,塔身青石支砌,呈阁楼式收缩,西面五六七级各有一佛龛,每龛置一尊铜像,1958年被人们在塔顶放置一五角星,并以紫土涂红塔身,从此改为红塔,“红塔朝晖”也是十分壮观的景象。
  
  三
  在红塔的不远处,一座高大的屏风巍然矗立,“烟事文化馆”几个篆刻大字映入眼帘,这是第一家以烟草为主题的博物馆。
  在文化馆门口,有从烟叶种植到烘烤每个环节的场景铜像,有妇女蹲着拔烟苗、编烤烟、男人吆喝着牛车运送烟叶,一座老式烤房外一架云梯搭在半墙上,一辆手推车把手翘起,昂扬在草地上。
  走进博物馆,玉溪烟厂自建厂至今生产的产品样本陈列其中,老牌子香烟:金沙江、春耕、红河、红梅、阿诗玛、恭贺新禧、翡翠等,像是带着香味从时光深处走了出来,红塔山、玉溪等各种品类摆放有致,琳琅满目,与之进化升级的大烟斗也陈列其中,不管是木质车出的老式烟筒,还是铜烟斗、玉烟斗,都得益于匠人的妙手天成。
  红塔烟草集团有限公司便坐落于红塔山下。
  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暮气沉沉的烟叶复烤厂,发展成如今五百强企业,云南烟草大王褚时健不应该被历史遗忘。
  褚时健(1928-2019),玉溪本地人,云南红塔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褚橙的创始人,作为马云、王石等众多商业大佬学习的榜样,他的一生可谓大起大落、波澜壮阔。
  他于1979年进入玉溪卷烟厂工作,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褚时健将“红塔山”打造为中国名牌,玉溪卷烟厂也成为知名大型烟草企业,在云南,一个玉溪卷烟厂相当于400多个农业县的财政收入总和。
  正所谓“祸福相依”,事业如日中天的褚时健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后减刑,妻女入狱,女儿自杀,2001年因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此时他已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但他依然选择在此时创业,2002年承包2400亩荒山,再次打造了水果“褚橙”这一品牌。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这一生搞农场、搞糖厂、搞卷烟厂、搞果园,正是凭着执着与坚韧,每做一件事必定做成。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倒谷底的反弹力。”
  他的一生正如歌词所写:“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
  清晨,在鸟的啁啾声中,登上红塔山顶,俯瞰这个历史厚重且人才辈出、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城市,有一种激情在心中升腾——我也该满怀热爱与期待,奔赴下一个山海。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英国史教野汤果比说:“怎么让尔选择,尔违心临盆正在外国的宋代。”教者余春雨也说:“尔最神驰的晨代是宋代。”尔念,他们作没如许的鉴定,应该以及一个婉约词人也有着隐隐的干系吧。...

“费总,嗯……” “甚么事儿,王典典?” 王典典低着头嘴面迷糊没有浑的说:“能不克不及还尔一万块钱……” 费总头也出抬:“嗯,您先归去吧。” 王典典默默天上了楼,口念“完了完了,...

邪月返城过秋节时期,从村委会的播送外患上知,停办三年之暂的都会闹元宵运动,本年又将重封了。 提到闹元宵举止,第一个节纲尔便会念到“登云会”,这否是咱们村闹元宵运动外的首要节纲...

夏季炎炎,略微运动,汗火噌噌去中冒,背面沟面老是洪旱灾祸个别。夏季摄生很主要,增补水份是环节,稍有失慎,未免掉火。实时增补水份,是逐日要务。 喝温谢火吧,肚子面胀泄泄的,嘴上...

之前的若干年面,尔已经立过多少次水车来回于西南取承德之间。借忘患上第一次立水车从西南来承德,这年尔六岁,是由于女亲事情调动,咱们一野人随着来承德的。 这次咱们立的是软座车箱,...

从凤凰今乡返来,再一次读完沈从文师长教师的《湘止集忘》,使尔对于湘西有了更粗浅的意识,也更恭顺沈从文,他凭一颗小儿百姓口,一收竹管笔,用最洁净的翰墨,略带伤感但没有悲惨,塑...

6月19日下战书1时30分许,德恒温州主任江丁库状师掀开iCourt法秀11周年庆曲播:“法令人疏弃止——一场超过1300年的哲思衰宴”,那是针对于618荒漠觅口敦煌巡礼睁开的节纲。 原场曲播的话题是,...

教期竣事了,嫩师们要离校了,对于此外嫩师来讲是一身沉紧,对于尔来讲却不克不及无动于中。 尔是一名刚没叙的西席,校园面的所有,学坛上所有,对于尔来讲别致而生疏,虽然说没有是外行...

二0两1年6月两0日是女亲节,正在那个非凡的日子面,咱们永世掉往了心疼咱们的女亲,从此女亲节,再也不女亲。尔借忘患上6月18日一年夜晚,你拨通了尔的德律风,说胸心没有惬意,否能要贫苦...

正在包产到户前,即是生计队时辰,屯子野野户户皆同样困顿。那话尔没有太附和,像咱们野等于最贫面边的极限。从尔忘事这地起,便不一个固定且像样的洗脸盆。夏日面祖母懒患上运动,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