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经时,我献过三次血,是真正的献血,无偿的,尽的是义务,图的是光荣,得过一个光荣献血证,绛红色的两开小本。
  第一次是1976年,秋天吧,那是个痛苦的年份,是个悲痛的季节,我们还没有抚平地震给我们造成的心灵创伤,双手还擦拭着想念震亡亲人的眼泪,9有9日的秋风,又撕心裂肺地哀号起来——毛主席去世了。地震了,天塌了,宇宙仿佛在摇晃,人们的精神似乎空落了,我们能为这个灾难频发的世界,做点什么?
  在简易棚里,听到村里大喇叭响起来:咱村的伤员转到各地儿,全国的人民都在支援我们,现在血浆紧张,上级号召我们献血,复员军人、民办教师、基干民兵等有志青年,要带头,光荣啊,需要啊,要珍惜这次机会。是大队书记亲自喊话,喊了四五遍,算是动员。接着,小队长召开会议,具体部署。
  记得这时我已经当了民办教师,在公社中学。这个岗位,是我高中毕业后,争取二年才得到的,挣工分,还得补助,一切理由都在指向我,这次的光荣,一定要有我一份。我报名了。
  过程特别简单:各自骑自行车到公社院内,一溜小桌子排开,白衣使者热情温柔地给我们扎针,每人400毫升。之后,顶着有些沉重的头颅,又骑车回家,歪在简易棚的土炕上,睡了。傍晚,妈妈招呼我醒来,说小队长看我来了,他递给我两个拳头大小的纸包,灰黄的纸,是2斤红糖,还有2斤肉票。红糖四毛多1斤,算是给的;肉8毛多1斤,给的是资格,要自己花钱去买。10天之后吧,小队长又给我送来了一个两折的证件,红色,上写:光荣献血证。我心里一喜,觉得挺激动,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得到的写着我姓名的证件,是上级发的。肉票,商品户口才有,当农民的,也享受了,是一次荣耀啊,我还知道了我的血型是b,我想哪个伤病人用到了我的血,心里踏实。此外,再没别的,我也没有想还应该有什么别的。那个小证,至今还在我的床头柜里。我感念这次献血。
  第二次是1985年,这时我工作在一个国营铁矿,29岁了,户口在唐山市。矿里按市里要求,组织职工义务献血。这年,我已经担任了这个矿山技工学校的教务主任。支部书记开会动员,给了我们两个指标,说党员、党的积极分子、当头的都要带头。我们当头儿的一共三个,两个校长和我,校长超了年岁,带头的事,我想非我莫属。又想到9年前,我献血时,只是当时头晕些,无甚大碍,这次带个头,也算师出有名。
  仍没有得到什么回报的记忆,义务是纯粹的,每人300毫升,一切顺利。据说各车间有点小的灵活钱,车间职工献血,车间给了一二十元钱的补贴,休了三天假。我们教育口没有钱,课程也不能耽误,只是不错的同事们,以个人名义给我买来红糖、烧鸡、排骨、鸡蛋、鲫鱼等食品。我的口壮,吃嘛嘛香,又好客,炖了排骨鲫鱼,招呼同事来家小酌,兴哉乐哉,皆大欢喜!我仍感念这次献血!
  第三次是1989年,这是最有喜剧色彩的一次,是印证人间哲理格言的一次。在矿山已经干了将近9年,我正要求往唐山调动,同时,已经是党员的重点培养对象,对个人来说,这是两件大事。调动手续,能否顺利,上级的印象很关键,到新的单位,组织上的评语也重要;能否以一个新党员的身份,调入一个新的单位,决定权更在上级。自己即将成为一名新的党员,临走,也想再为矿山做点贡献。我又报名了。这次献血,是由矿医院组织,我是矿医院的姑爷,院长又是我的老乡,关系自然熟悉。在献血的前一天,我向院长提出两点要求:一、顺序给我安排靠前些,因为上午我有个会;二、别安排在前两名,因为据我前两次献血经验,扎针的是新人,不熟,或计量器、针头献血管子袋子等有缺陷,耽误时间或我多挨几针。
  院长说小菜一碟,满口应承。上午不到8点,我提前来到矿山招待所三层会议室。铺床铺,摆枕头,顺血袋,调整天平秤、预备棉签碘伏,白衣天使们正在忙碌。一个声音甜润的护士开始叫号,一起叫了8名,我是第4名,我心里默默感谢院长,老乡真守信啊。但是,怎么也没想到,甜润的声音叫我们8个人同时入场,说这次献血的人多,为了提高效率,4个人一组,也就是说,我们8个人,同时第一个进行。往铁床边走的时候,目光碰到了院长的眼神,他一晃手,去吧。我有些狐疑地上了床,躺下,又想,这次比以往都正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但愿不如所料,而每每却恰如所料。鲁迅先生的经典名言又一次得到证明,3分钟后,两组人开始陆续离开床位,5分钟,7个人全部献血完毕,又上来7个人开始献血,而我,第2组的第1名,还在占领着铺着白白床单人铁床,汩汩地通过塑料管子,往血袋子里输送着血液,血袋子放在一个天平秤上,一点点地鼓起。
  7分钟多了,我把望着天花板的眼睛,转向天平,又转向给我扎针的护士,疑惑地问:“我这个怎么回事?”
  她说:“是啊,天平还不够数啊!”
  我说:“袋子里那么多血啊!”
  她眼睛转向正在门口和矿院长说话的中年人:“主任,您看这个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都过来了,不约而同地:“唉,快拔,600毫升了,天平坏了!”
  我整整被抽了两个人的血。我头这时才晕了,院长招呼救护车,把我送回家,从医院派了一个男护士陪我。躺在床上,我想,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是个事故,我是事故的受害者。
  事后,我问院长:“有无说法?”
  他说:“问了血站,没有。那个护士挨了批评!”
  我开玩笑说:“责任就在你!”
  他说:“认倒霉吧,谁让咱俩是老乡呢?”
  我说:“那你应该请客!”
  他说:“好好补补,我给你买点麦乳精。”那时,正时兴麦乳精。
  我正经休息了三天,还是没有任何费用补偿。矿工会、老乡院长、学校,还有同事们,真的给我买来不少营养品,其中不少麦乳精。有人告诉我,鸡蛋和麦乳精,用响开的水,一块儿冲了喝,补血效果好。我本来不爱吃甜的,但还年轻啊,怕补不好受病啊,就每天冲,一天三四次。
  结果,第三天开始,我的口舌发干,鼻子往外冒血。找到医院,说我补大了。“祸不单行”啊!
  一切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纯洁!不就是贡献大了点么,有点委曲正常,回忆起来都是美好!
  我尤其感念这次献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