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正月结婚,当年秋天怀孕。我孕吐特别厉害,闻不得油烟味,喝白开水也吐,吐得我浑身无力,形销骨立,170厘米的身高,怀孕半年还不到110斤。丈夫在外面工地上班回不了家。公公婆婆和我住在一个家属院,隔着两栋楼,过一段时间,公公会上楼看我一下。有一次来时,我脸色蜡黄地躺在床上,连起身的力气也没有了,他急匆匆出去买了一把香蕉和别的什么东西送到楼上,下午熬了稀饭送来,我吃后身上有了一点力气。大多时间,我是靠着吃饼干喝奶粉度日子的。这期间,婆婆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我靠着毅力熬过了那些难熬的时光。怀孕半年时回了一趟妈妈家,吃了妈妈做的几顿饭菜,孕吐神奇地消失了,我身体逐渐好起来了。
  现在回想,我那时候远离亲人,应该是深深思念家里饭菜的味道,思念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烟火生活气息。怀念那种平淡人间烟火的温暖与平静。但是,远嫁的我在孕期,身边没有人给予我这种人间烟火最平凡朴实的温暖与关爱。
  过年丈夫从工地回家了。那年的工地是一年一结工资,2000年一年领了大几千还是多少钱,如今我记不得了。丈夫大概一下子觉得自己成了有钱人。他本是喜欢社交的,平时就喜欢呼朋唤友在外面吃喝,在家时便如坐针毡般不自在。这下领了一年的工资,几乎天天呼朋唤友出去吃饭喝酒。他这样无节制无计划的花钱状态,让我心里很是不安。
  我想慢慢攒钱,像奶奶和妈妈那样,有计划有预算地进行生活上必要的开支。过日子,首先就是一日三餐。我的意见是自己在家做饭吃即省钱又卫生可口,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给他说根本不听,反过来斥责我社会上的啥事都不懂爱管闲事,依然我行我素。有一次出去吃饭,拿走了2000元,千禧年的2000元是我们小县城工薪族好几个月的工资呢。想着我怀着孕,暂时没上班,没有经济来源,这样下去,孩子出生没钱怎么抚养?我就想着给婆婆说说,我想她肯定懂得节俭的道理,肯定是会说她儿子一下,让他手头攒点钱,好好过日子的。
  我回去笑着和婆婆说:“妈,老二(丈夫排行老二)天天出去和一帮人吃喝,根本不爱在家里吃饭,昨天出去吃饭一下拿走了2000元……”本想着婆婆会谴责她这个不懂事的儿子,劝他不要出去和那帮狐朋狗友胡混,节省一点。谁知我话还没说完,刚还是一脸平静的婆婆,脸色一变,厉声说:“我儿子挣钱呢,有钱呢,你还不让他花钱?”我就是想一万句婆婆要说的话,也没有想到这样的话能从婆婆口里说出来,之前她的儿子们交友不善,我以为是他们不听大人话的原因,听了婆婆那天说的话,我算是明白了其中原因。也让我想起了我和爷爷看过的戏:一个妈妈溺爱儿子,儿子偷了一根针,失主来讨要,妈妈袒护儿子说没拿,还表扬儿子有本事能把别人家的东西拿回家,如此到后来偷了别人的一头牛,被判了死刑,儿子在临刑时要求吃妈妈一口奶,妈妈给儿子喂奶时,儿子把妈妈的乳头咬掉了,儿子哭着说,要是从一开始妈妈就教育我不要拿别人的东西,我何曾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结果是母子二人同赴黄泉。以前以为没有那样糊涂、不明是非的妈妈,是在演戏罢了。结果,现实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妈妈。
  婆婆一句话,让我惊讶地张大了嘴,把后面的要说的话收到了我的嘴巴里。正好小姑子在旁边,她说:“你儿子挣了几个钱啊?”婆婆没有想她儿子穷困潦倒时的窘迫。在和我结婚前,爷爷去世我回家他身上连200元钱都拿不出来。我体谅他们家出了事,欠了外债,没有让他们为我俩的婚事出一分钱,我不想给老人拮据的经济雪上加霜,也不想欠他们太多。
  我如此做的原因之一是我想到我刚过世不久的可怜的爷爷的经历。我清楚地记得20世纪80年代初,爷爷为了娶儿媳妇筹1000元的彩礼钱和几个银元,还有其他娶媳妇必须要置办的东西,钱一下筹不齐,他的煎熬叹息、他的愁苦无助的模样。那时,他卖掉了我家的黄牛,爸爸拿来了工资,借了亲戚的钱,才把儿媳妇娶进门,以后,总有人上门来要账,爷爷就一点点给人家还,有时还不上钱,乡亲们上门讨要时脸色不好,脾气不好的还骂爷爷不讲信用,走后,爷爷佝偻着腰,盘腿坐在炕上,低着头闭着眼默默抽烟的样子让我难过。爷爷以后叹息道:“娃娃,钱是个硬头货,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多少年过去了,爷爷的神态和话语犹如眼前。我不想让老人为寻钱难肠。谁都会老,谁都有不济的时候,不能把人往绝路上逼。
  其二,我结婚前一年的夏秋,我爱的爷爷和三爷爷、年轻的舅舅的相继去世,让我的内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迷惘、悲痛、思念、绝望及无助。我觉得我的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色彩,失去了活着的意义和目标。加之,经过和丈夫的相处,我从别人口中和他身上觉察了些事情,我觉得我们的三观存在着本质的分歧,我便不想结婚了。妈妈说:“你把人家闪得年龄大了,你不结婚这不道德,你这样做和女“陈世美”有啥区别?咱们不能做这样的人”。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爷爷奶奶视我如掌上明珠,我也深爱着我的爷爷奶奶。那时候,我不大愿意和妈妈敞开胸怀,觉得妈妈根本没有爷爷奶奶那样爱我、关心我,理解我的心,便不想和妈妈多做解释,万念俱灰的我把心一横:满足你们的愿望吧,让你们面子上好看吧!但我暗暗发誓:结婚了我就离婚。
  可是,我低估了社会现状、低估了人性之复杂。一旦结婚,离婚就那么好离?一下离得了吗?我怎么去面对因我离婚父母觉得丢人,在人前抬不起头的卑微?我怎么向亲朋好友去解释我离婚的原因?我离婚了去哪里?我已经出嫁了,妈妈家里就那么小的房子,爸爸一个人上班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弟弟,我回去单位上班,单位的人如何看我?我如何受得了别人的冷眼?那时候,人们对离婚的女人存在着偏见和轻慢。妈妈经常说,“第一碗饭”好吃。对于我来说的这“第一碗饭”,我横着心、咬着牙先吃再说。这样一坚持,我就有了女儿。
  我是实实在在的裸婚。丈夫家里没有给我们一分钱,我们用自己攒的钱把婚结了。给婆家大人小孩买了衣服、礼品。我父母对我的婚姻没有任何看法意见,只是从丈夫去我家仅有的几次接触,和他在我家殷勤周到的表现觉得人不错。父母没有对丈夫的个人和家庭进行过调查走访,没有看看这一家人的人品到底如何,就把我放心地嫁了出去。我那时想,父母是不是不爱我,我不结婚大概就会成为他们的负担吧。其实我那时候只有25岁,我挣钱自己花,还尽力贴补家用,我自己还在不断学习,还在期待着提升自己。老实巴交的父母从没有对我的人生或者婚后的生活提过任何建议和意见。任凭单纯天真的我盲人摸象般地进入一个陌生的家庭。我一个初出茅庐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女孩子,哪里是一个有着丰富社会经验的男人和自私的中年妇女的对手,他们只需要一眼就把我的心看得清清楚楚。
  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让我看透了人生冷暖。我现在回过头想,大概从一开始我没有要他们家出一分钱,减轻他家的经济负担开始,我赢在自我搭建的道德桥梁上自我感动、自我欣赏时,便已经输在人间百态的起跑线上了。婆婆他们家人肯定认为是自己儿子特别有本事,有魅力,女孩子不惜成本都要嫁给他儿子,那这样的女孩一定就是好拿捏的,他们也许根本想不到那个人的心。
  我高估了自以为善解人意的想法,低估了大多数贫穷的普通人的人性之恶。倘若我花费了他家的许多钱,他们不疼我时绝对会疼钱。
  事实上,那时候的我就是个软蛋。经过初次的接触,婆婆维护儿子的态度,让我心里不悦,然后婆婆对我屡次的语言和表情的伤害,我就不想回去看望他们。但是丈夫要我回,妈妈让我去,我为了顾及面子,为了妈妈开心,便极不情愿回去,回去了还要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婆婆冷言冷语说了我,我心里虽然不痛快,但我没有和婆婆还嘴,我认为和大人犟嘴是小辈的不对。那时候,婆家人就拿捏住了我。反正怎么说我,我都是一副高兴不在乎的样子。虽然我的心里极其不舒服,我终究还是一个笑呵呵开心的样子。
  这是我婚姻生活开始后,婆婆第一次给我的下马威。以后,婆婆还有更多的经典语言出台。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在这人间烟火的日子里,在那飘飘摇摇的一缕缕烟雾里,我还是把日子顽强地过了下去。不为别的,就为了女儿有一个完整的家,就为了心中憋闷着的那一口气:我一定要把孩子养育好,把日子过好,我清楚我是在为什么活着。
  我是第一次做儿媳,初次的心存着美好的希望。当有一天,希望破灭,才是自己新生活的开始吧。
  只是明白过来时,心已经被戳出了一道道滴血的伤痕。
  好在年轻,好在不迟。还有未来可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73年冬天,我在射洪县柳树中学读初一,临近寒假,班主任宋德芝老师向全班学生每人退了3角钱学杂费(当年每学期3一4元)。宋老师一再叮嘱大家,一定要把钱拿回家交到父母手中,千万不要乱花...

一 十六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东北农村。那时,也许是生活苦寒的缘故,总觉得天空很低,很暗,尤其早春,难得见到太阳。 这时洗衣服,母亲就一定要选一个好天,就是有太阳的天气,最好是个...

紧随《国歌》的旋律,一个厚重、铿锵、清亮的声音从足球场边的舞台上传出: “同学们好!……” 这是华美学校义教部校长吴展政在中小学学生表彰大会上向同学们问好。 吴校长是省优教师、...

偶尔突发的兴致决定去舟山游玩,对于说看大海还是看风景,我兴致不算高昂,但说能吃海鲜我还是饶有兴趣,我称不上是一个吃货,喜欢吃的不是很多,比如河虾我没有什么欲望,但对于大螃蟹...

久旱逢甘霖。一场状元雨的如约而至,为饥渴难耐的大地迎来一线生机,也给考场外翘首等待的父母送去一丝安慰。 儿子,你会不会因老天的垂怜就此从繁重的学业中站起来?冯颖想着,又给面前...

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但想起当年的高考仍然是无限心酸,无限感慨! 91年农历正月初四,病了九年之久的父亲留下无尽的遗憾,撒手去了另一个世界,留下来的债务直到94年秋季才还清。而我当...

离了田间地垅劳作,品尝亲自劳动收获的果实的日子已有多年。比如夏天的黄瓜桃子,那是可生吃的瓜果,等着瓜秧果苗时到季到,挂实累累,劳作休息时,摘了洗罢,送进嘴里,香甜可口,能止...

夏天里,喜欢的事很多。比如:用勺子大块大块地挖半个西瓜吃,每天为穿什么样的裙子提前在心里琢磨很久,以午休之便躺在凉席上看一下午书,去有溪水的地方消遣,穿着凉鞋踩在草坪上……...

“你这次到了长沙,一定要去橘子洲头看一看,替我拍几张照片回来看看吧!”我临出家门,妻子这样嘱托我。 橘子洲在长沙市郊,是湘江下游的一个狭长沙洲,因四面环水而为孤岛,因盛产柑橘...

他是个吝啬的人,是个死板的人,叫赵连收,我们本家。或许因他们那族人过得好,繁衍提速,人丁兴旺,他和我父亲同岁,却管我叫叔叔。他个子不高,不胖不瘦,秃鬓,两只眼睛晶亮有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