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童年时代,父亲很喜欢叫他的朋友来家里喝酒,也没有什么好酒,就是一瓶牛栏山二锅头。母亲会用几个小菜招待父亲的朋友,一般是西红柿炒鸡蛋、炝土豆丝、爆炒羊杂,还有粉条炖豆腐。当时的经济条件很差,这就算得上美味佳肴了。酒足饭饱之后,母亲还会给客人沏一壶茶。当时最好的也就是茉莉花茶。我们家只有茉莉花茶。母亲将茶叶放在一只漂亮的茶叶盒里,藏在带着锁的柜子里,不让我们品尝,专门留着招待父亲的朋友。
  父亲的朋友来吃饭,我们这些孩子以及母亲自己都不许上桌的,我们只能在院子里蹲在石头上吃,而且吃的是粗粮、咸菜。更没有上茶水。所以,母亲的茉莉花茶一直是专门为父亲准备的。我很想品尝一下。
  母亲沏茶用的是一个紫泥茶壶,擦拭的乌黑油亮,清香的茶水从紫泥壶里倒出来,有一股沁人肺腑的香气,总让我想起庙里的和尚。他们彬彬有礼、慈眉善目的样子,总让我感觉只有那些有文化、有品位的师父才配得上“茶叶”这种高档的饮品。可是父亲的那些朋友远不像有文化的人,他们长相粗鲁、谈吐不雅,经常说一些粗俗的笑话。我心里有点埋怨父亲,怎么结交了这样一些朋友。
  母亲说:“这些人,虽说是“粗人”,但是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他们都是你爸爸的“哥们”。我们用茉莉花茶接待他们,是感谢他们对你父亲的帮助。”
  听了母亲的话,我慢慢地发现父亲总是一边喝茶,一边给那些“哥们”讲故事,讲孙悟空对师父的赤胆忠心,讲唐僧对求得真经的执著。
  有个人问:“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就十万八千里,那不是就可以到西天去回真经了,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干啥?”
  父亲喝一口茶,说:“按照你这么说的话,人生来就是向着死亡而去的,那还要出生干什么?就是要经历人生的过程;唐僧师徒的取经之路,就是修行的过程,结果不重要,经书有没有字也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修行的过程,经过这个过程,徒弟们由妖怪变成了佛。西方世界叫做‘神’,其实每个人都可以修成正果,都可以成‘佛’,必须经历修行的过程。”
  那些“哥们”听了父亲的故事,对其中的道理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真佩服父亲讲故事的能力,一杯茉莉花茶,一个品茶的过程,父亲说服了这些单位领导们管不了的“惹事先生。”这些人最后都在父亲的教导下成了单位的技术工人和能工巧匠。那以前,他们都是“力工。”后来都有一门技术。他们能够进步,应该谢谢父亲的故事和我母亲的茉莉花茶。
  父亲喜欢喝酒,更喜欢喝茶,但是他自己从不独饮;经常是在“讲故事”的时候才与朋友共饮。父亲说:“二锅头,不可多饮,多则乱性;而茉莉花茶,多多益善,越多饮茶,心里越清净。”
  有一次,父亲请朋友饮茶,朋友走了,茶壶里还有不少茶水,我趁机喝了剩下的茶,晚上失眠了,起身写诗歌,诗歌写得激情澎湃,非常好,我第二天投稿到当地的日报,结果发表出来了,我没看见,是父亲把报纸带回家的。父亲说:“茉莉花茶兴奋了你的神经,使得你灵感触发。”于是乎,我长大以后,自己就经常在在写作之前饮茶助兴。
  父亲退休以后,回到了农村,生活环境虽然变了,可父亲仍然喜欢喝茉莉花茶,母亲仍旧是沏一壶茉莉花茶招待父亲的朋友,父亲的朋友也不是那些江湖中人了,而是朴实无华的发小、村人。这样,母亲也参与他们的说笑,母亲也上炕桌喝茶。他们自始至终保持着茉莉花茶一样的清香人生。在我心中,茉莉花茶是母亲的茶,它只招待我们的父亲,招待父亲的朋友和村里的乡亲。仔细想想母亲就是一杯茉莉花茶,她的清香陪伴了我们的父亲,父亲的朋友,也滋润了我们的心,作为女儿,我耳闻目染了父亲和母亲的相亲相爱,聆听了父亲的故事,了解了父亲他们的进步故事,自己也好像猪八戒一样走出了一条“修行”的人生路。
  母亲78岁的时候,她走完了人生的这最后一步,安静的睡去了,我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整个人都垮了,血压高到180/120,被亲人们送进医院进行输液治疗。我的爱人来医院看我,说:“你想吃点什么?”我说:“什么也不想吃,我只想喝一杯茉莉花茶。”爱人去楼下的超市买了一瓶瓶装的茉莉花茶,我只喝一口,就再也止不住眼泪了,我的母亲不在了,母亲的茉莉花茶我再也喝不到了!可是我还有许多话要对母亲说呀。祈求上天,如果有来世,我还做母亲的女儿,把心里对母亲的思念和愧疚讲给母亲听一听,我也许会心里好受点。
  母亲节快到了,想起母亲老年以后,小脑萎缩失去了记忆力,经常胡思乱想,自说自话,心里多么孤独。如果这短文能给母亲带去一丝温情,让母亲孤独的心里温暖一点,那多好啊!
  母亲的茉莉花茶,我心中永远的思念。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