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多彩的东方红小学校园生活,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的甜蜜与苦乐,也给了我们无尽的暇想与思索。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点点滴滴,闲情逸事,犹如绵绵春雨,在默默滋润着我的心田,常常勾起我难以忘怀的记忆。虽然人生常有不顺心、不愉快的事,但我们用心去发现、去感受,那么快乐无处不在!朋友,我没什么奉献给你们,一起来分享我的东方红小学校园快乐吧!其实,快乐真的很简单,请跟随我们的记忆来探趣吧。
  二年级时,那一天上课,蒋老师站在讲台上拧着身子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大大的粉笔字“理想”,然后两手扶着讲桌声音洪亮地说:“这节课我们不学新课文,讨论一下你们的理想。”同学们一下子就蒙了,开始抓耳挠腮、左顾右盼,看见班长举手提问,同学们也跟着举手,傻乎乎地问老师什么是理想。蒋老师绷着嘴、鼓着腮帮子,眼睛忽闪了两下说:“理想,就是你们长大后想干什么!”教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同学们热情高涨地讨论起自己的理想。小英态度坚定地表示,将来自己一定要去冷饮厂卖冰棍。小宁很明确地申明自己长大后要整一个水果摊。小强说他力气大,要做个打铁匠。还有小红对电影院门口负责检票的工作很向往……
  蒋老师显然对我们的理想很不满意,于是她点名小英同学站起来,问她的理想。小英很自豪地重申了自己卖冰棍儿的理想,于是我们的蒋老师开始了启发式教育,她微笑着鼓励小英:“小英同学,你能不能把理想放得更长远、更宽广一些?”小英挠着头想了好半天,终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兴奋地说出了自己更加远大的理想:“除了卖冰棍,我还要卖汽水。老师跟校长吃,我不要钱!”教室里一阵哄堂大笑。
  接着是点名小红谈自己的理想,只见小红不慌不忙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眉飞色舞了,眼睛里还绽放着光芒:“在电影院门口负责检票,更主要的是有工资,是公家的人,天天看电影还不用花钱……”小红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口气说完,没等老师表态,她就一屁股坐下了。
  蒋老师面带失望的表情,一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一溜职业,有科学家、航海家、天文学家、画家、记者、作家……金老师逐一解释了这些职业的优越性后,然后要同学们自己选一个。小红第一个站起来反对:“大家都当这些家了,那谁在电影院门口负责检票啊?”然后态度坚决地继续坚持她长大后要去做电影院检票员的理想。小英也表态说:“小本生意不能随便白吃,要不然肯定亏本。”
  蒋老师一直把我们带到小学四年级,再也没有跟我们这些榆木疙瘩讨论过“理想”这个话题。后来,蒋老师被调到实验小学去了。临走的那天,同学们竟然哭得很伤心,女生们更是哭得一塌糊涂。
  突然间,小英鼓足勇气站到了老师的面前:“蒋老师,有句话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今天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蒋老师红着眼圈摸着小英的头深情地说:“你说吧。”只见小英耷拉着脑袋,嘴里半截肚里半截、哼哼唧唧地对蒋老师说:“老师,冰棍儿我不卖了,长大后我也要成为像你一样的老师。另外,你自行车的气门芯老是被拔,害得你经常推着自行车回去。其实,有好多次,都是我们几个同学一块干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