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高耸入云端,瑶池蜿蜒绕山巅。晨曦斑斓书画卷,晚霞隽秀映峰峦。庄浪儿女显奇志,万代子孙绣河山。雾海飞歌彩虹舞,人间仙境美名传”这是我对庄浪梯田和庄浪人的赞誉。
  站在庄浪大地上,居高望远,远山连绵不断,恰似一条长龙飞向天边,群山重叠,层峰累累,犹如波涛奔腾,巨浪排空。那翠绿的山峰、如烟似雾的白云、清新如氧的空气、清澈见底的“洛水”,还有百万亩梯田,汇成庄浪特有的绝美的风景。
  居高俯瞰,一圈又一圈向上旋转的梯田把一座座山体打扮成了金色的宝塔。那层层叠叠的梯田,错落有致,阡陌纵横。有的梯田连片像金龙戏珠,有的梯田搭配的似众星捧月,有的梯田单独看则如黄色的头巾。这里的梯田有灵性,有韵味,有生命,有魅力。
  庄浪梯田,是一幅美丽的画,是大山最美的雕刻。从山脚到山巅,沟沟岭岭间,成片的梯田依山而建,随山形顺坡逐级筑坎平土,弯弯曲曲,连绵起伏,辗转盘旋,自然流畅,蜿蜒的梯田如同一级级登上蓝天的天梯,壮观之极。
  层层叠叠的梯田,像万级银梯,依着山势,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尤其在有雾的天气,大片的梯田在云雾笼罩下,就像从人间登上天堂的天梯似的,非常壮观美丽。
  那山坳间的山村,与梯田相辉映,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无不体现出人类与大自然的和谐之美,给人一种“人间仙境,世外桃源”的感觉。
  坐在梯田地边,凝望着如浪如涛的群山和如诗如画的梯田,山顶林木葱茏,雾岚缭绕。从流水湍急的河谷,到白云缭绕的山巅,从万木葱茏的林边到石壁崖前,凡有泥土的地方,都开辟了梯田。望山山绿,看地地平。一层层梯田从山脚缠绕到山顶,梯田片片相连,无边无际,漫山遍野。庄浪梯田有着“山顶乔灌戴帽,山湾梯田缠腰,沟台果树围裙,沟底林草穿靴”的生态梯田综合治理模式,将黄土高原精心描绘成一幅景色迷人的风景画。
  百万亩的梯田,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庄浪的大地上,风景优美气势恢宏。
  梯田是庄浪人耕耘自然,呵护自然的一个见证。梯田,是一种风雅、博大的气质,是人与大自然融合、和谐的再现。
  此时,每一个游客的心灵都会被深深地震撼!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一种被大自然的雄奇感染的,一种被人的伟力所引起的震撼。
  这里是“梯田王国”,有着如雕如塑,如诗如画的梯田。庄浪梯田不仅形美神美,而且还具有一种博大、包容的品质。
  四十年的浴血奋斗,打造了庄浪的百万亩梯田,铸就了享誉全国的“庄浪精神”,创造出了气吞山河的生态环境建设的壮美画卷
  美丽的庄浪梯田,它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它是中国第一个梯田县,它是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庄浪梯田以它特有的魅力,吸引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游客以及地质的专家学者,前来欣赏你的美丽,欣赏你的品质,欣赏你的精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小学时,正赶上文革。除了参加各种劳动之外,最喜欢、最美好的记忆,莫过于每年一次的集体演出——庆祝“六一”儿童节。 那时,同家庄乡有两个演出点:新堡和同家庄。新堡的演出点就在...

关中流行一句“胡基垒墙不如砖,疼娃不如疼老汉,吃啥不如吃搅团”的俚语。 盖房、娶媳妇、抬埋老人,是农村的三件大事。一天的工分三毛钱,攒个鸡蛋换针线,过去农村盖房,谁家能盖得起...

焉支山的倩影是是历史的若影若现,焉支山的倩影是穿透迷雾的淡淡晨曦! 焉支山的美丽宛如溯四岁月源头的彩虹,焉支山的美丽是大漠的彩幕! 数千年来,两条大河孕育的农耕文明和富庶,对那些...

从寒意顿起的800米海拔的黄龙山林场下车,便有种魂归故里的感觉,老黄牛、鸡鸣、乡村楼房舍、以及相亲相熟的青笋,让人恍惚间蒙生出对乡土气息的迷恋。夕阳格外好,同来的红木老师说那是...

花,是青春的使者,也是青春的过客。朝花遗落,满天飞霞,没有了哀伤,徒留一段往事擦肩而过。春,是飞鸟的王国,也是飞鸟的天堂。自由的天空像极了青春,尽情挥霍,不要为昨天的过错悲...

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忘却了小时候的许多事情。然而十五岁那年的往事,我却依然清晰地记得。因为在那一年,我终于有资格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来给家里挣工分了。 那时候,家里的境况是非常...

一 她是我来温州遇见的第一个女孩,她叫阿真。 当初我从永嘉农村来到温州这座城市,是带着一种执拗来的。我本来完全可以遵从母亲的意愿,早早地在农村娶个媳妇,然后生几个孩子,过一种脸...

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只老鼠,眼睛贼溜溜的。 上个月某一日我从外地赶回家中。 时至下午四点,我入厨房打算做饭填饱肚子。眼见一直贼鼠从暖气管上哧溜哧溜地爬过,边走边歪头看我举...

这块地,有四亩,如同一个半岛,北面、东面,是相连的两个水坑,L型,西面,隔一条窄窄的土路,还是一个水坑,南面,则连着一条大街。这个半岛,明显高,是这个村的制高点,几家人的自留...

一 一场突发的疾病,于4月2日夜晚袭击了我。翌晨起床,竟然发现自己右边的手脚无力,浑身疼痛,想穿衣下床,可怎么也使不上劲,最终在妻子的帮助下,勉强穿好衣服下了床,但已经站立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