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日中天的双溪市场,涨满了一幅幅风俗画。这里的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每逢喜庆吉事,便有各类戏剧轮番上演。笔者有一首诗这样写道:哼吧清亮鲜活的武陵小曲/敲响销魄的常德花鼓/步入古老的阳戏花灯/那土腔土味的傩戏/如怨如诉的汉剧/何尝不是一方水土养一方艺术……
  “梆、梆、梆……”这就是乡人熟悉的渔鼓声。一声声,清脆如玉碎翠谷,击落了古老的黄昏……这时,喜悦的歌声和笑随着悠闲的吹烟一袅一袅漂过戏场,飘向盛产情节的双溪古镇。
  梆、梆、梆……”窄窄的渔鼓台磅礴着长城下孟姜女恸哭的悲哀和坚贞,奔泻着乌江畔一代豪杰与美人的血色苍凉,咆哮着包公怒斥权贵,毅斩骄纵的吼声;当秦室喧溅着狡猾的狂妄,岳囚却在幽咽着无可报国的帐惘……几千年的忠、真、善、美在这里总与奸、假、恶、丑并腔对照,演绎着一幕幕生与死,离与合的悲喜剧……常常,台上的虚幻交加着无情的雨,台下的现实却摇晃着不同的评叙。
  当最后一句唱词随鼓声嘎然而止,寂静的氛围遂攒动一片雨的喝彩,雷的掌鸣,古老而又年青的双溪,便在醉梦中惊醒。这时,夜荡来一叶叶风的小舟,把满屋的情绪从兴奋和疲倦的意境里,划向一个个温暖的家。
  三棒鼓是流行于双溪乡间的另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表演方式,它比渔鼓更诙谐。每逢乡人喜庆乐事,便有艺人为之助兴。那清脆地鼓点,诙谐的说唱,常令人捧腹不已。
  傩戏,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戏剧形态,被称为:“戏剧的活化石”。它与人类原始的祭祀活动密切相关,与古代人类的生产、生活息息相连。它也是有着浓厚宗教色彩的较大型的戏曲剧种。远古时代,每逢农业丰收或战争胜利,或祭祀祖先时,先民便演出傩愿戏以示庆祝,并以此酬神,驱疫驱鬼,祈求神灵保佑。傩愿戏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已经消失,但我的家乡还可以见到这种称为:“戏剧的活化石”的剧种。当地居民也有叫“土地戏”“傩堂戏”“神戏”的。
  傩愿戏最突出的特点是演员均戴着假面具出场,好象今天网民的网名一样。出场的角色,有着不同的造型纸面。如“阎罗大王”狰狞可怖,“玉皇大帝”平和高贵,“将军”威武,“小鬼”猥琐,纸面均直观地表现出性格来,令人一目了然。明清时期,京剧曾大量吸收了傩愿戏的表演技巧,京剧的脸谱化,恐怕与此颇有些渊源了。
  傩愿假面,作为一种人类美好意思凝固而成的物化形态,曾与原始的狩猎活动、图腾崇拜巫术仪式等都有着密切关系,有着很大的收藏价值。
  朋友,你见过舞龙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你见过板龙吗?双溪还流传一种称为中国一绝的板龙灯。板龙灯在常德市桃花源国际桃花节上几度表演,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节目曾实地拍摄过。
  板龙,不象平常所见的龙灯。它是用一块块枫木、楠木制作的长2米宽0、13米厚0、03米连接起来的木板龙。玩龙人不用手舞而用肩扛。
  相传元朝末年,封建统治者残酷剥削,民不聊生,各地农民纷纷揭竿而起。桃源九溪、双溪一带以莲花禅寺(现官坪村附近)为集合点,罗、沙、黄、彭、何、廖氏等族首议定以元宵节玩龙灯为名,称莲花禅祖托梦曰板龙出山,凡男子皆舞龙板。这种龙板合则为龙,拆则为器,并约定灯笼、火铳为号。元宵节主事,罗鼎公等10余名族首殉难。起义失败后,板龙灯作为对先人不屈精神的纪念流传至今,成为今天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据《湖南民间舞集成》载:“板龙灯流传在桃源北的漆河、九溪、双溪口等地。传说参加者可保人丁兴旺、五谷丰登。……抗日战争时期,漆河等地耍过200余板,在河滩上狂跑呼叫,势如排山倒海,甚为壮观。”
  舞龙一般在元宵节前后,那时的双溪河柳畔有一巨大空地,可容2万余人,犹以夜龙腾舞最为精彩。入夜,板龙灯开始。一声“点灯”号令,只见玩板龙灯的男女“咔嚓”点燃自己面前的4支蜡烛。顿时,河滩上数百盏彩灯恰似天上的群星,倒影落入水中,交辉相映,把个岗陵河滩照得如同白昼。
  灯火中,头扎白巾,身着缀有龙图和寿字大红背心的舞龙人列好队,在一声紧一声的鼓点中虔诚地按惯例祈祷新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随即,踩着唢呐悠扬的曲声回到各自的位置。一声“起”的号令,把刚才还围成一个圆、静卧的板龙,瞬间变成一条长长的火龙,在激越的锣鼓声、震耳的铳炮声交炽中狂舞。玩伞的男子轻摇手中竹竿,将一把绫罗缎绣成的神伞,旋转得如同彩蝶翻飞;玩珠的小子更显神气,一根银棒舞得密不透风。一会儿身若游龙,一会儿捷如猿腾,逗引着板龙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观众常便被那刚猛地舞龙人,诙谐地玩珠小子逗得捧腹不止,双溪便溢满了欢乐地笑声。
  板龙玩到尽兴处,在铿锵地锣鼓声中,便引来一阵阵“嗬嗬”地呐喊。时而腾空疾飞,时而逶迤蛇行,时时演变各种队形,令人目不暇接。两岸的叫喊声喝彩声此伏彼起,煞为壮观。
  双溪地处湘北,与湘西居住的土家、苗家兄弟的生活习俗有着惊人的相似。当地流传元末明初明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一统江山,在湖南追杀农民军首领陈友谅、陈友杰兄弟,一部分人躲进了湘西。不知道是汉民族影响了土家、苗家兄弟,还是汉民族融入了土、苗文化,一部双溪习俗简直就像一部活生生的土家大典。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