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五周年后,平和三中1976届、高中1978届的同学,昨天在福建平和县城小溪镇“老百姓酒店”隆重召开了。
  前一些日子,老同学周力强的父亲、黄妙华的母亲走了,驾鹤西归,都是九十四岁高龄,我心里是感到欣慰的,由于退休后我白天在漳州职业技术学院(简称漳大),晚上在漳州第一职业中专学校履职,还有我承包了中行宿舍小区的道闸、监控,未能亲自赶去吊唁送行,心里是有些遗憾的,因为我毕竟在漳州上班,路途较远,工作也忙,脱不开身,但同学会是履行了既定的手续和礼仪、礼数的!
  人能活到九十岁以上,的确不容易。
  2018年是我们高中毕业辞别母校四十周年,如是初中毕业是告别母校四十二周年。
  我们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1978年、也就是全国统一一张卷参加高考的,我们应届高中毕业生政策规定不能考中专,只能考大专,当年我们高二(1)班理科重点班考上大学11名。
  1979年,做为非应届的高中毕业生,我们参加复习,考上大中专20多名。
  如今呀,初步统计,参加工作数十年后,正高正教授级、正研究员有五个:卢新雄、周永强、周建树、黄建生、黄绿林。
  至于中学高级教师、小中高职称的,那么就像芝麻一样,一抓一大把了。
  有很多同学当上了副处级的领导干部、正科级的领导干部。
  还有村长、村支部书记。
  更值得欣慰的是,没有考上大中专的同学,在各行各业也大显身手,大展雄才,收获了丰硕的成果、战果。
  事业拼出来了,也体现了:“爱拼才会赢”的闽南人的创业精神和创业风采。
  2018年后,相继走了好几个好同学,黄跃民、黄和平、黄顺卿等同学,我们是怀念他们的,也祝福他们在天堂照样有快乐!照样儿孙满堂!照样幸福愉悦!照样吉祥安康!
  做为同学会的秘书长,昨天,也就是2023年5月3日早上,我主持了昨天的同学聚会。
  最大的感觉是高兴、开心和快乐!
  相比那些告别我们的同学,我们今天尚还健在,拥有一颗健康、活蹦乱跳的快乐的心,我们是幸运的!也是值得骄傲的!
  昨天,北京的同学黄海森同学回来了!深圳的高和山同学回来了!还有诸多同学从厦门、漳州还有其它地方赶回来参加同学聚会,共有一百零几个同学参加了这次同学聚会。
  “黄海森同学代表农民,我代表工人”参加了同学聚会,执行会长黄木生也是从农民中爆出的农民企业家,黄海森则把生意做到北京去。
  我1979年考入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当会计,1984年底调到平和县土产公司工作,在主产区芦溪镇发动种植生姜和晒烟直至收购,驻点呆了12年,并当上了这个全县最大的晒烟主产区的负责人。同时也在芦溪镇开了一间卡拉OK厅,有好几个同学去芦溪下乡,还到我的卡拉OK厅唱过歌呢!
  这次同学会参加聚会人数之多,都创了历史新高,可谓盛况空前,快乐开心,这说明了我们执行会长黄木生的凝聚力,也是空前高涨的!
  在平和县土产公司买断工龄以后,我先后在平和电信、福建华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福建吉马集团、漳州市体育中心打工,又学到了很多东西。
  2022年11月,我正式到龄退休了,2022年12份,我领上第一个月的退休工资,是企业编制的,退休工龄43年零一个月,退休工资3864.90元。
  下岗以后,我还用摩托车载客载了两周年,2000年3月,我正式再谋职业,到平和电信局当机线员,在李丽晖、周火森师傅的传教下装电话,后来调到建维部,维护和修理全县的小灵通发射基站,这个时候,好同学周振龙刚好调到平和县邮政局当副局长,偶尔还可以在同一个食堂用餐。
  在平和电信局工作期间,我写出了散文《声音的梦》和散文诗《晨曲》两首作品,祥细记叙了此段经历,发表在《闽南日报》《九龙江》文学副刊上,并由北方的文友做了精彩深情的朗诵。业余时间,我坚持文学创作、音乐创作、书法创作、国画创作,并取得丰硕的成果和进展!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此话真的是精典妙语,值得仿效和做座右铭,指点迷津和指引前程!
  下岗以后,我可谓历尽生活的艰辛的。
  苦孩子出身的对于吃苦,自然是不可怕的,也是轻车熟路的,自然一路走了过来,也都朋友多多。
  好师傅、好同事,是这个时候的主题。
  “一辈子的同学情”,这是好同学、老同学朱保民说的,说的好!说得贴近生活、接地气!
  昨天,曾经教过我们语文和音乐的黄仰东老师给我们发来了贺信,由我全文朗读。
  还有在北京的中国农业科学院(正教授级)的卢新雄同学发来1000元,去安微探亲的厦门大学教授周永强发来500元;在福州当“孙妈妈”的原来在平和县医院工作的黄美玲同学、表姐发来了800元;在光泽退休的现在在上海带孙子的卢永南同学,发来了500元,在东山县组织部任副部长的好同学黄志强,发来了400元,因特殊原因未能参加同学聚会的陈跃生,发来800元;我们都一起转呈给负责同学资金收支管理的周树海同学,由他统一管理。
  在外的同学心系家乡、心系家乡的同学们,给我们奉上精美而又隆重的贺礼,我们是心怀感恩,并为他们的家乡情怀、同学情怀点大赞!我们衷心感谢他们!并祝他们在外工作和居住:身体健康!寿比南山!带好孩子!并让我们的后一辈赶超我们:“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更比一辈强!”
  同学聚会喜空前,
  载歌载舞笑翩翩。
  心甜搅起千重浪,
  脸蜜擒动万里船。
  
  此会一唔皆花甲,
  尤盼余生都健康。
  人生一岁又一岁,
  最美还是在童年。
  
  同学之情千秋万代!同学之情芬芳万年!原始、质朴、真诚、纯正、无私、有大爱!
  会后我们几个好同学至老同学、好同学黄番来家,听他说:“他和黄木生、黄文财、陈聪同学都捐上了2000元”,我在这里除了感恩!还有祝福:“感谢他们的慷慨解囊!慷慨奉献!并祝福他们在事业上取得更大发展!身体也越来越健康!”
  最后我在这里,以群主和同学会秘书长的身份,祝到会和因特殊情况未能到会的在远方的、在外地的同学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寿比南山!六六大顺!八八大发!九九(久久)长泰!”
  一辈子的同学情!同学情一辈子!祝福大家!祝福同学情万古长青!永远不老!并永葆青春!永载史册!
  
  2023年5月4日
  
  写于漳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英国史教野汤果比说:“怎么让尔选择,尔违心临盆正在外国的宋代。”教者余春雨也说:“尔最神驰的晨代是宋代。”尔念,他们作没如许的鉴定,应该以及一个婉约词人也有着隐隐的干系吧。...

“费总,嗯……” “甚么事儿,王典典?” 王典典低着头嘴面迷糊没有浑的说:“能不克不及还尔一万块钱……” 费总头也出抬:“嗯,您先归去吧。” 王典典默默天上了楼,口念“完了完了,...

邪月返城过秋节时期,从村委会的播送外患上知,停办三年之暂的都会闹元宵运动,本年又将重封了。 提到闹元宵举止,第一个节纲尔便会念到“登云会”,这否是咱们村闹元宵运动外的首要节纲...

夏季炎炎,略微运动,汗火噌噌去中冒,背面沟面老是洪旱灾祸个别。夏季摄生很主要,增补水份是环节,稍有失慎,未免掉火。实时增补水份,是逐日要务。 喝温谢火吧,肚子面胀泄泄的,嘴上...

之前的若干年面,尔已经立过多少次水车来回于西南取承德之间。借忘患上第一次立水车从西南来承德,这年尔六岁,是由于女亲事情调动,咱们一野人随着来承德的。 这次咱们立的是软座车箱,...

从凤凰今乡返来,再一次读完沈从文师长教师的《湘止集忘》,使尔对于湘西有了更粗浅的意识,也更恭顺沈从文,他凭一颗小儿百姓口,一收竹管笔,用最洁净的翰墨,略带伤感但没有悲惨,塑...

6月19日下战书1时30分许,德恒温州主任江丁库状师掀开iCourt法秀11周年庆曲播:“法令人疏弃止——一场超过1300年的哲思衰宴”,那是针对于618荒漠觅口敦煌巡礼睁开的节纲。 原场曲播的话题是,...

教期竣事了,嫩师们要离校了,对于此外嫩师来讲是一身沉紧,对于尔来讲却不克不及无动于中。 尔是一名刚没叙的西席,校园面的所有,学坛上所有,对于尔来讲别致而生疏,虽然说没有是外行...

二0两1年6月两0日是女亲节,正在那个非凡的日子面,咱们永世掉往了心疼咱们的女亲,从此女亲节,再也不女亲。尔借忘患上6月18日一年夜晚,你拨通了尔的德律风,说胸心没有惬意,否能要贫苦...

正在包产到户前,即是生计队时辰,屯子野野户户皆同样困顿。那话尔没有太附和,像咱们野等于最贫面边的极限。从尔忘事这地起,便不一个固定且像样的洗脸盆。夏日面祖母懒患上运动,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