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元旦,阳光挥金。天空湛蓝且高远。上有缕缕斑斑的白云。白云很白,很轻,很软,舒适得如同衣服里的白棉花。
  在这么好的天气里,这让我又想起两个人来。想起我的表妹禾乃儿,还有我们共同的冯姥姥。冯是姓,避讳凤英。既然避讳,为什么还是要提起?因为我想铭记,即使又过了好几百年,我仍旧舍不得忘记,也不想忘记。
  冯姥姥是我外婆的闺蜜,但她与外婆在小姑娘时毫无交集。双方大约都在十六七岁上,就已经共同嫁入了同一个村子。之后就共同劳动,互相帮助,又一起变成了皱纹满脸的的老太婆。
  在我九岁十岁,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和许多孩子,都爱到冯姥姥家里边玩。那时候,不知是母亲脾气暴躁,还是被生活的沉重所压抑,她对我非打即骂。关键的关键是,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既然都不知道错在了哪里,也就无法修改。所以那时候我就非常不愿意在家,就找一切理由,找一切机会,想要去冯姥姥家。
  表妹与我是同一个院子,我去冯姥姥家是因为这些,她又为的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我们两个,总是一块儿去。总之,在冯姥姥那里,我们自由到了极点。我们不仅有话语权,而且也特别被尊重,有时候还能遇到好吃的,当然想去了。
  一进冯姥姥家,她对我嘘寒问暖。大冬天,她见我棉衣袖子短,就拿来针线,再找出棉花和布,让我自己缝制成小短袖,再戴在袖口边上。除此以外,她嘴巴里还一直说着我妈妈太忙,抱怨她对我照顾不上。
  那时候孩子们都踢包包,而母亲不允许我去踢。她的理由是浪费布,也浪费被装在布料里的玉米粒子,还浪费鞋。冯姥姥却不以为然,她就背着母亲,既给我原料,又教导着我自己缝制,然后再拿到学校偷偷地去踢。
  而我们呢,也常帮着她扫扫地板呀,帮她推推碾呀。那时候吃粮食还都是要靠碾子来磨细的。当然在我们小小的心里,我们也心疼冯姥姥只有一个人,没有孩子。据说她的儿子只活了七岁,早早地就死了。
  有一回,一进门,冯姥姥就一边从针线笸箩里寻找出了一张剪纸,一边对我俩说:“小姑娘家的,不要总是闲着。我央人剪了一张牡丹,你们也照着她的样子去学学。能学到一些手艺,长大了也好自己使用。”然而她叫的不是牡丹,而是“mao丹”。
  本来,我就非常地喜欢地面上的真花真草。唯恐它们褪色,唯恐它们变了形容。直到看见了这张剪纸,我始知道我对纸张上的纸花,竟然也是那么地喜欢。尽管那不是红纸剪的,只是一张由印书纸剪出来的,没有颜色的纸花。
  看着她手里的纸花,我一下就愣住了,我就忙不迭地问她这张纸花,到底是从哪里来?我问的目的,无非是追本逐源,一旦追到了源头,我就能相见到更多这样的内容了。冯姥姥说是邻居剪的,并说邻居非常会剪,不仅会剪牡丹,还会剪莲花,鱼,凤凰,会好多好多。
  于是,我也找了一些碎纸片,照她的样子去剪。刚开始去剪的时候,当然剪不大好,顶多能剪好一个像样的花头,至于上面的镂空呀,枝叶呀,我根本弄不出来。见我裁剪不成,冯姥姥也和我一起使劲。不过剪着剪着就好多了。等我能把牡丹剪好后,我就又请冯姥姥去邻居那,给我求来了另外几个陌生的样式。一见我对哪一种都能剪好,她无论逢见了谁,都会对我大加夸奖。
  都说孰能生巧,这话真的不错。但我更要说先见则明。假若没有冯姥姥对我的启蒙与循引,即使我以后也可以熟能生巧,那么,对于我从来不知,从来不晓的事,又去哪来的从生到熟呢?
  之后,每到美术课上,我就想把我所剪的花,移徙进我的图画本里。但我却只会照样子剪裁,而不会照样子画在簿子上。想来想去,花费了我好多脑筋,我才终于想出来了一个好办法。我就根据纸花的廓形,沿着廓形的边缘,先用钢笔描出粗粗的线条,线条一粗不就显而易见了吗?然后再把它安放在一张白纸之下,再然后就顺顺利利地把它,描摹在了我的图画簿子之上了。用这种方法画出来的花,当然笨拙,但却满足了我当时当下的所思所想。
  日后,在书画这个行业上,我若没有一点成绩那就罢了。如若能有一点点成绩,其原始线索,却全在一个目不识丁的老人身上。更奇特的是,我们甚至都不是有心有意地去学习,而是随心所欲,由玩耍所抵到的。
  现在想来,我之所以能够学会剪纸,没有别的,就因为冯姥姥对我的和蔼,以及我对剪纸的喜爱。
  可惜的是,冯姥姥仙逝的那一年,我正好在镇上读初中,正好不住在我的家里。所以她虽给了我那么多的慈祥,虽然过度了我愚鲁困惑的童年,在她临终前,我却没有能给予她最后的探望。当然更没有出现在她的葬礼上。这是我对她最大的惭愧。
  不过在我长大后,每年清明,我在为我的外公外婆,祭烧纸钱的时候。我却会故意多烧一些,心中默想着,总有一些是要烧给她的。以此来救赎我深深的忏悔。除此之外,即使在泥土之下,我也希望冯姥姥要重新获得温暖,要有亲情,要与亲人亲切相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