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再宽,也有可以连接两岸的桥;一个人,站在桥上,无奈的时候,总会遇到相助的人。当一个人成为孤单无助的风景的时候,有一轮月在看着,在跟随,那轮月装饰着那个人的心窗。
  
  一
  临沂,原来叫琅琊,是一个金声玉振,掷地有声的名字。后来改为临沂,是因为一条河——沂河。这条河全长547公里,山东省最大的一条河,其中有287公里流经临沂全境,像一条玉带缠绕,飘逸俊美,小城便多了一份轻盈的灵气。沿河而建的滨河大道,鲜花夹岸,绿树成荫。河中白鸟飞旋,鱼肥水清。它的最宽处1540米,胜过某些湖,是有襟怀的样子。一座座气势磅礴的跨河大桥,成为两岸旖旎风光的链接。
  2019年四月的一个傍晚,六点多,我正走在这条最长的沂河大桥上。河的两岸已经灯火通明。桥上的路灯也已亮了起来。城市的夜晚,少了乡村的那种宁静安祥,一辆辆急驶而过的汽车,无意中给人一种特别的压抑。
  就像此刻,我的高跟鞋底跟路面磨擦发出的声音,不再是节奏感带来的愉悦,不再是一首轻曼灵动的诗,而是急促和凌乱,像弹错了的琴,杂乱无章。
  我从最东岸,急速地向西岸走去。
  高跟鞋底并不很高,只有六公分。年轻时,穿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可以走好几公里的路,那时穿了平底鞋就不会走路,老感觉整个身体都往后倾。可是现在,我脚上的鞋,只听见鞋跟深一脚,浅一脚,重一下,轻一下地撞击地面,却不见脚下的路少一点点,放眼远看,河对岸的灯火闪烁可见,却又像有万里之遥。真想生出一双翅膀,一下飞到河对岸!如果穿了平底鞋,十几分钟也能走过去。这些年,为了生活,穿平底鞋的时候远远多于高跟鞋,我练就了脚踏实地的好品质,绝不让脚受委屈,有了踏实的脚步,再宽的河,再长的桥都奈何不得。
  可是,可是现在,我走不快。我已经走了一公里多了,加上心急如焚,我有点累。
  我边走边回头看一眼身边的车流,希望能遇见一辆空着的出租车。很遗憾,正是下班高峰期,出租车很少而且都满载。我不能停,更没心思站着干巴巴地等,我只想快点走到桥的那头,快点。
  河上游的风,裹挟着湿漉漉的潮气和鱼惺味,跨过开阔的河面,一路呼啸着冲我而来,轻易地穿透我单薄的西装外套――多年的职业病,我的肩胛骨一点都不能受风。此刻,在这座凌驾于河水之上的大桥上,没有谁可以为我挡一下,也没有任何衣物可以挡,它像一张硕大无比的网网住了孤单的我。
  错误的时间,站在桥上是会让人感到意外;并非观光的时间走在桥上,会让人觉得有太多的可能。此时的我,只有一个状态——狼狈。
  匆匆地走,倘若遇到熟人,我都不可能停下跟他解释发生的一切,因为我担心还有意外发生。
  
  二
  那天,是母亲的忌日。我和丈夫回家给母亲上坟。吃过中饭才上山。父母就埋在村西头的山脚下。从山上回来,开始往回赶,走到滨河大道已经是高峰期了,车子堵在路上,半天不动。前面就是金雀山路了,过了那个路口,道路能畅通一点,离家只有几公里了。就在这时,从后面传来“哐”的一声巨响,我们的车突然腾空而起,一下窜到前面两辆车的空隙里,死死地卡在那里了。惯力作用,我一下趴到了工作台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傻了,呼吸都变得困难,心要跳出嗓子眼。左右两辆车上的人同时从车窗探出头,如狮吼道:干什么!怎么开的车!
  我俩惊魂未定,坐在车里半晌也没回过神来。停着好好的车,怎么就突然飞到前面车空里去了?我一脸的茫然和恐惧。
  他们下车查看,是后面的车撞过来的。
  车门已经打不开了,战战兢兢从车窗里爬出来,我仍然双腿打颤,后来丈夫跟我说,当时面如黄土。要不是他也在,我肯定得进医院了,哪里禁得住如此惊吓啊,半天时间我话都说不利索。
  后面是一辆红色的马自达,一个年轻的男孩开的,说是走神了。大家七嘴八舌连说带骂,我更是恨不能把他撕碎了扔到沂河里喂鱼!这个死熊孩子!差点把我吓死了!这么堵的时候,你来这么句“走神”,这下不仅路更堵了,心也更堵了!看看我的车屁股,后保险杠裂开一个大口子。这辆车虽不值钱,但还算是新车,平时几乎不怎么开。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前质问,明明堵车这么严重了,还开这么快干嘛呀!其他司机也纷纷指责。年轻人并没有下车,坐在车里,一脸颓废,他低声说道:对不起,我刚刚知道我妈得了癌症,我分神了。你们的车我给修。
  大家一时语塞,没有谁再说一句话。
  天快黑了。有人报了警。突然想起我们的驾驶证都在出租车上,偏偏今天没开那辆车,有人说,没驾驶证那不就是无证驾驶?我们俩不知道交警会怎么处理,万一弄个无证驾驶怎么办?趁着交警还没来到,丈夫让我回家拿驾驶证。车堵得一动不动,要打车得步行一公里到前面的金雀山路桥上去,那里是通往市区最近的一座桥。
  我急匆匆往前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快点!快点拿到驾驶证!要不然,我们就成了无证驾驶。可是,等我心急火燎赶到金雀山路的沂河大桥上,却发现从河东来的出租车没有一辆是空车,高峰期是出租车最忙的时候。怎么办?这边肯定很难打到车了。走过去,桥那头肯定有空车。我边走边看,边看边走,就是不能停下来,必须要走到对面去。
  我的右边就是一米高的护栏,紧挨着护栏还有一溜高出桥面十几公分容两人并肩走的人行道。我没有上人行道。河两岸的灯光,因为河太宽,不能交相辉映,仅仅靠头顶上的路灯我就能隐约看见桥下面翻滚的河水。我怕一不小心掉下去。虽然,生活让我很多次的心力交瘁,我有千万次想要逃避,却也不想逃到这深水里去。那样,我会看不起自己。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匆忙又慌乱。跑不得快不得,只觉得河特别宽,宽得总也走不到头。
  
  三
  这座大桥,是临沂最早的一条连接沂河两岸的大桥。桥上护栏用汉白玉的石头做成,上面刻着精美的花纹,坚固漂亮,尤其桥上的路灯,造型美丽,灿如星火,闪耀在半空,是小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来小城十几年了,一直没有机会步行从各种各样的沂河桥上走过。有时拉着外地人从桥上驶过,看着浩淼的河水,他们会惊奇地问道,这是大海吗?每当这时,我都会自豪地告诉他们,不是海,是沂河,临沂的沂河!他们就会咂咂嘴,特别吃惊地说,哎呦,没见过这么宽的河!
  那晚,我用脚步丈量这样一条河的宽度
  在我走到五分之一和四分之一的时候,一辆摩托车一辆三轮车,他们都肯切地想把我捎到桥那头。整座桥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忙乱地步行。也许是天生胆小,我总爱把陌生的人和事向最坏的方面想。出门在外,除了公交车和出租车,我从不坐陌生人的车,也不坐任何网约车。三轮车我也信不过,他们是最讨厌的了。遇着不熟悉地形的人,十块钱就能到的地,他们能要出个天价来。这样没有职业素养的人,我哪里放心坐上去?况且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很少在外面待着,更不用说一个人坐三轮车。一一婉拒了他们的好意。还是没有出租车空着驶过大桥。我又累又绝望。
  正在这时,又一辆三轮车停在我身边。打开车门,开车的是个七十多岁的大叔,一脸皱纹,满目沧桑,但看着挺和善。他问我:累不累啊?这到桥那头还挺远呐。上来吧,我把你捎过去。
  这次,我犹豫了。我走得太慢了!什么时候能到家呢?可是,这车,坐着安全吗?见我不肯,大叔说,这样吧,你给我两块钱,行不?要不,你用手机扫一下我的身份证?说着就掏出来了。一听这话,我放心的坐进车里,身上一下暖和了。大叔说,出门小心点没错。但是,现在我们是进市区,高峰期,到处是交警你怕啥?还是好人多!大老远的我就看到你走得很急,肯定有事儿,怕你不坐,要你两块钱。这副热心肠让我倍感温暖。摇摇晃晃中,我们很快就过了桥。终于走过了这条河!
  横亘在人们之间的河,只要有心,有情,有义,真诚,善良,不管多宽,都能过去。
  天上的那轮月,把清辉洒在桥上,也印在大叔的后背。我在月下乘着三轮车,心绪突然平静下来。我不能把自己的事说给大叔听,但大叔仿佛就是来劝解我的,我不发急了,很想在月下,有我和大叔一路行走着,没有终点。
  下了车,我跟他道谢。大叔说,不用谢,谁都有难处的时候,人嘛,都有善的一面,也有真的一面。说罢,他和人流一起,涌进了城市的灯火。
  此刻,丈夫打电话来:不用驾驶证了,交警说,他们那里可以查得到,没事了。误工费,我们三家商议着,都不要了,人家孩子有难处,只修车就行了。
  站在桥头,看着宽阔的河面,岸边的河水在灯火的照耀下,一闪一闪,亮着金子一样的光。
  这条山东最长的河,一路盘山绕崮,吸纳千溪百流,才有了现在这1500米的宽度,才有了外地人误以为海的宽度。有容乃大,海如此,河也如此。一条河的宽度,也是一个人襟怀的宽度,更是一个城市的人文宽度,接纳和包容,拓展了宽度。在我心中,那座桥是用善良和真诚铺设的一座心桥,每个人走过,都不再感到那么长。
  那晚,我走过了一条足够宽的河,用心读出了它的宽度。它用它的宽度,也渡着一群群善良的临沂人。
  我真的后悔,没有扫下大叔的身份证。我想沿着这条河的桥,去寻找他,再说一声没有丝毫怀疑的“谢谢”。月夜,我在做着打算,那轮月会帮助我寻找到那位大叔的影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