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从手机里偶然听到《赤脚医生向阳花》的电影插曲,优美深情而动听,歌词也美:“一根银针治百病,一颗红心哪,一颗红心,暖千家,暖千家”“出诊愿翻千层岭,采药敢登万丈崖”“广阔天地把根扎,千朵万朵红似火”……听着,听着,就把我拉回到纯真的童年时代。
  一天,家在小镇的叶医师,来到我家,找父亲说,想在我村诊所做一名赤脚医生。并在家里吃了中饭。与其他村干部商量后,我父亲给叶医师开了“绿灯”。
  据叶医师说,他原在北京化工部某单位工作,六几年,为响应国家“机构精简”的号召,被精减回乡。他,出生于中医世家,从小耳濡目染,懂得医者仁心、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的道理。青少年时代,学过医学,并跟父亲在老家行医过。
  村诊所原有一位本村的赤脚医生老叶,人老实厚道,沉默寡言。只能看看感冒、发热等小病。叶医师,三四十岁,激情飞扬,乐观开朗。诊所,以中西医结合给人看病。显然,叶医师的医术水平比老叶高,叶医师给病人搭脉,戴听诊器听诊等望闻问切,开药方;老叶给他打下手,撮药,配药等;叶医师频繁出诊,老叶坐诊,守着诊所;俨然叶医师是主治医师,老叶是护士,他们搭配得真是天衣无缝!
  村诊所,被叶医师他们打理得风生水起,出诊或来就诊的,覆盖十里八乡的十多个行政村,三十多个自然村。后来由于繁忙,又邀请山上村庄一位懂些医学知识的女接生员来帮忙。
  有村诊所真好!村民看个小病、买点药很方便。奶奶经常会头痛发热而卧床,所以要叫诊所医生到家里看病,随叫随到,不是叶医师,就是老叶来看。量体温、测血压,配药等。有时诊所医生也无奈,父亲与叔叔,只好用竹躺椅和两根竹杠绑扎成轿子,把奶奶抬到医院治疗。
  有一次,父亲也头痛发热而卧床,叫我到村诊所给他买安乃近药片。我蹬蹬跑去,几分钟就买回来了。父亲服下以后,睡了一夜,第二天就下地干活了。
  
  二
  那时候,老家人生病的结构与现在大不相同,同时也是极度缺医少药的年代。
  在我的印象中,家乡人中有少数患高血压病,而在老家,没有听到过高血糖、高血脂、高尿酸,脂肪肝。村民们都是在农村务农,每天劳动,或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吃得是自种的大米和番薯丝干的捞饭,以吃自家种的蔬菜为主,很少享受高脂肪等荤类食物,还有每天生活在青山绿水的山沟沟里。我想,大概这些是不得“富贵病”的主要原因吧。
  大都患的是,肝病的急慢性肝炎、肝硬化等和气管炎、哮喘、肺结核,尤其患肝炎比较常见。肝病、肺结核也算是大病了。虽然叶医师也有草药的药方治疗肝炎,但检查化验必须要到医院;疾病有轻重缓急,若急、重病情的患者,叶医师推荐其尽快到医院诊治。
  患感冒、咳嗽、发热、头痛,肚子疼、腹泻的也多。由于缺乏药物,患者常常在家里泡或煎夏枯草等草药,饮服来治疗,这些常用的草药,各家都有备用。若没有效果,就到诊所看医生或买药。那时,用口服安乃近药片治疗发热、头痛病,最频繁,到现在我印象还很深刻。
  由于农村环境卫生差,及个人卫生意识淡薄,如饭前不洗手等习惯,所以农村孩子,包括大人,患寄生虫病——蛔虫病很常见。它有两个明显症状:一是肚子疼,二是面黄肌瘦,因为营养被蛔虫吸收了。打虫药宝塔糖,甜甜的,好吃,治疗效果也很好。如果身体有蛔虫,吃了该药后,排出的蛔虫一根根白白的,像小筷子那么粗,半根筷子那么长。一年要吃几回宝塔糖,打打蛔虫。现在,人的身体里少有蛔虫了,即使有,如今这么好的医疗条件,对付小蛔虫的药物有的是。
  村民们都呆在村里务农,手脚受伤非常普遍。如果有较多流血的患者,要到诊所,让医生用酒精或碘酒在伤处周围涂抹一下,再倒上白粉末的药,敷上药水绵,进行包扎,以防感染,还要注射青霉素;但有的已包扎好的伤者,因村诊所没有阿莫西林等好的抗生素给予方便口服,又嫌注射抗生素麻烦,加上忙于劳动而不太注意防水,所以,伤口往往会发脓发炎,反反复复,难以结痂愈合。如果受伤轻微的,就到村诊所,给受伤处涂抹红汞或紫药水,因为连个创口贴都没有。因此,这些红色或紫色,常常在很多人的手脚上做了记号。由于缺乏药品,那时烂手烂脚的人较多。
  小时候,我经常会扁桃体发炎,不但吞咽疼痛困难,而且会发热、高烧。一个月有好几次,身体被搞得很差。父母给我的病用过许多草药,都没有效果。于是,带我到村诊所,看医生。叶医生给我服一次有好几粒的药丸,一粒粒很少的,又给我注射青霉素,之前还要做皮试,挺麻烦的。而且,让我疼痛害怕。却治不了根,病依然频发。总打针也不是个办法,叶医生告诉我母亲:用满山黄和夏枯草煎服,试试看。村边的那座油茶山上,就生长着满山黄。于是,母亲就去挖来,取其根部,洗净,因为茎叶很苦很辣。与夏枯草煎服,连服几天后,结果,有疗效!终于,降伏我扁桃体发炎的金钥匙,就这样找到了。每当复发,便用它煎服,病情就得到缓解控制。到了九十年代,我已在城里工作,药店也有了好的口服消炎药和各种凉药可卖,如阿莫西林等等,若扁桃体发炎,口服了这些药,病情就会得到控制。之后到现在,此病我竟然很少有过复发。
  
  三
  叶医师是一位善于学习和肯钻研医术的乡村医生(赤脚医生)。空闲时,就会默默地看书,一本本厚厚的医疗书籍。那时,诊所时兴传统医疗技术——扎银针(针刺),刺激穴位,以通经络,调气血等手段来治疗疾病,能达到“内病外治”的效果。为了熟练掌握人体穴位,叶医师常常在自己身体上,扎银针练习。扎银针的医术,既实用,又经济。那年代缺医少药,农村家庭又贫困,所以在治疗过程中,叶医师对这种医术做了大量的运用。在十里八乡中,通过此医术并结合其它药物等手段治疗,缓解或治愈了不少患者的疾病,包括一些沉疴痼疾,为患者解除了痛苦。因而,他们对叶医师感激不尽!家里若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拿出来招待叶医师。特别是到邻村出诊,家属及患者非常客气,叶医师常说,“荷包蛋点心吃不过来!”
  叶医师收费不贵,按国家卫生标准收取,没有听到过,有人说他乱收费之类的话。
  十里以外的一个村庄,有一位患者的疾病,也被治愈了,所以她非常感激叶医师。之后,建立了良好的医患关系。比如,她信任叶医师,经叶医师介绍,同意让女儿嫁给我村一位大龄青年。
  常常,村诊所坐满了袒胸露臂的人,本村村民为多,身体各个部位扎满了一根根细细的银针。叶医师忙于为他们寻找穴位,扎入,捻转等一系列扎银针治疗……
  叶医师出诊,也非常频繁。出诊的地方,大部分是山高路远的村庄。比如,我村庄里面是大梁山,我乡松坑圩、丽周两个行政村,包括近十个自然村,分布在山腰、山岗上,最高的村庄海拔七八百米,还有翻过大梁山与青田交界的平斜、三十罗等村庄,最远的需要徒步几个小时,而且是崎岖山路,翻山越岭。那时没有手机,山区没有电话,因此患者家属要亲自步行赶到村诊所叫叶医师出诊。有时,若患者病情比较紧急的,背着药箱的叶医师,跟着家属,步伐很快,甚至一路小跑着出诊去。出诊路上,总是那么风风火火。患者病情是耽搁不得的,不管天气恶劣,还是半夜三更,叶医师都要出诊,总不推辞。深夜,常常,在山民(患者家属)点着火把或提着卫灯的带路下,叶医师背着药箱,晃动着手电筒,行进在崎岖、翻山越岭的出诊路上……那时,总是狗吠声声,打破深夜的宁静,这是出诊时叶医师和患者家属在村里走动,惊扰了它,包括深夜来村诊所急诊的。
  
  四
  叶医师不仅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为患者解除病痛,而且为村民办了其它不少好事。叶医师文化高,又见过世面,若村民思想有疑惑,或家庭有矛盾等,都会去请教他;若过年、办喜事需要写楹联的,因村民缺乏文化,若需写一封信、一份报告、一份合同或契约等,都要请叶医师写。只要有空,叶医师都乐意帮助解决,总不推辞。
  叶医师受父辈的言传身教——儒家文化影响较深。若比他年长的,就喊大娘,或大爷,或大叔等,那时我还小,经常叫我“小朱”。对人非常有礼貌,态度和蔼,彬彬有礼。叶医师常跟我父母说:“人要大度,不能总生气。若生气,气血就会凝固住。”
  村诊所坐落于一幢三间一厨房的民房里,很宽敞。那时汇聚村民聊天的场所很少,我村无非就是代销店和村诊所两个去处。除看病,或出诊外,叶医师就陪村民聊天,下象棋,给他们讲故事……在当中,他那先进思想、知识、道理,就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村民们。
  叶医师为患者解除病痛,也为村民办了不少好事。因此,他受到村民们的尊重和爱戴。种的八棱瓜、茄子、豇豆等时令蔬菜,一个个大爷、大叔就会送来;一个个土鸡蛋,一位位大娘、婶婶兜在蓝围裙里送来;家里杀猪,一碗碗已烹饪的猪肉,一个个村民会端来……送给亲人似的叶医师。
  根据疾病的轻、重、缓、急,叶医师他们将十里八乡中村民患者的轻、缓疾病,解决在村诊所医治中,解决在出诊救治中。常常,看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播送某某乡村医生翻山越岭,为边远山区群众“送医送药”的新闻报道。这些乡村医生,不正是当年优秀的赤脚医生吗!
  八十年代,国家落实政策,叶医师重新回原单位工作。他与我分别已有四十多年,算起来,叶医师已是耄耋老人了。叶医师,你还好吗?身体还健康吗?你还能为病人搭脉看病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