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婆,要走了?
  是的。那么,老外婆为啥要走的呢?这一点,到了以后的几年,我才搞清楚的啦!其实,老外婆也是很不想走的和很情愿呀!为何?那都是没有办法的呀;都是左右为难、进退维谷和不得已而选择要走的呀……
  是的。那大概是1973年的初夏吧?是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有一天,父母,突然同时都回来了。为何?这是很不多见的。自从三月份,老外婆跟我们来京之后,父母是每个月,才回来这么三、四天的。那时,母亲在京郊延庆的部队;父亲在天津的部队(那时,我都没有去过的)。平日里,在鼓楼、都是老外婆带着我们(我和胞妹)的,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那时,我们还在读小学的,有许多事情,都是搞不清楚的?特别是老外婆的说走、就走了。
  是啊,当初,父母回到老家之后。告诉我:这一次,将给你们带走了……起初,我是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的呀!为何?又要和老外婆分开了。1967年,父母将我们带走过。可是,1969年,又给我们送回来了。为何?我也不知的呀!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父母,再也无法带着我们生活了。其中,最最主要的原因:父母不在一个部队的呀……因此,我将老外婆,早就当成了我的母亲?而且是最亲、最亲,最亲的亲人的啦!后来,母亲告诉我:这一次,老外婆,和我们一起走呀!
  好呀——太好啦!于是,我就跳将起来了。
  是的。老外婆和我们一起走,那么,至少,我们就不会分开了。至于,几时分开、什么时候分开和分开以后将会怎么样等等,我是从来不想的。为何?我也想不到那么多的呀!那时,还是很小的、还是很不懂事的和根本就没有这个分开的概念的?我的衣食住行等等,全部依赖于我的——老外婆的呀……
  这么跟您说吧:平日里的穿衣、洗脸和行鼻涕等等,都是我的老外婆一手包办的呀!对于生活、对于衣食住行等等,我是从未操过心的呀?再说了,我也不会的呀!我惟一知道的就是:读书。读好书。喜欢读书的呀?!
  老父亲问我:
  老外婆走后,就要由你们俩自己独自生活了。
  哦……我是根本就是不懂的。
  那么,你们……行么?
  行的!
  其实,我是根本就是不知啥叫行、啥叫不行的?反正,自由了!无拘无束了。另外,我可以当家作主啦!同时,我还可以做领导啦,领导我那惟一的胞妹的呀……是的。这个心里面,甭提有多美啦!是的。无知者无畏的也?那时的我,根本就是不知老外婆走了之后,我们将如何生活?还有,那是多么的艰辛和不易的呀?至于,父母的担心……更是不知的呀?!
  那么,你要负起责任来的!
  我知道。
  钥匙,给你一把。
  好的。
  吊着!
  知道了。
  不能离身的!
  知道了。
  就是睡觉……也要戴着的!
  知道了。
  还有:煤气(压缩煤气)、煤炉和电线、开关等等。都要注意的!
  知道了。
  于是,我的母亲,就很仔细、很详细的告诉我:煤气,怎么开关;煤炉,怎么生;开关,在哪里;门窗等等。总之,生活的基本要素、注意事项和照顾好妹妹等等,都要一一的告诉我,叫我一定要记住的。还有,闹钟等等。同时,还专门为了写下了:注意事项等等。
  是的。我都一一记住了、件件放在心上,样样都试过了等等,直到母亲看见、知道和满意,以及,放心为止的呀!其实,要想叫母亲放心,那是不可能的、那是绝对是不可能的呀!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呀……更何况,我们是倒过来的呀?
  水龙头,在屋外,系公用的。那么,就不用我管了。还有,我们的邻居,都是部队家属,关系都是特好的呀!特别是:主要是郑阿姨一家、特别是三婶和三姨了。她们对我们的无微不至的关照、照顾和顾及等等,都是没话可说的呀!这是后话,也就按下不表了。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最最担心的还是我的老母亲的呀……次年,母亲为了照顾我们,改行(俄语翻译/教官)了,调到了天津父亲的部队去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呀!多年以后,老母亲,才告诉我的呀……
  你要知道:我有多么的担心的呀?!
  是的。我都不知道的!
  好啦,分别的时刻,终于降临了。
  这天上午,我们全家,来送老外婆了……怎么走的,我不记得了;怎么进站的,我也早就忘记了。我只记得是这样的:
  站台上,父亲,陪着老外婆上去了……
  老外婆,上了火车了。正巧,坐在靠窗的一边,我们立在站台上,可以看见的,但是,说话是听不见的?父亲说:
  没事的。我和列车长打过招呼了。烦请他们给予照顾一下的呀……
  那么,到了上海之后的呢?
  没事的!你的大舅会到站台上来接的。
  哦……
  这一下,我就放心多啦!其实,我是根本不知老外婆独自一个人、都是怎么过来的呀?!那时,要坐20多个小时的呀。
  是的。我看见老外婆:非常的伤心了……是的。我也是的。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呼呼呼——火车开始动起来了……
  老外婆,不停的挥手、不住的往脸上抹一下、抹一下的呀……那是在擦眼泪的呀?
  此时,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哇的一声,终于——哭了出来啦……外婆哎——
  哭啥哭?老外婆……又没死喽!好啦,不要哭啦!
  哇哇哇——于是,我就嚎啕大哭起来了,哭得更加的伤心和响亮了……整个站台上、都回荡着我的哭声,惊天动地的呀?此时,站台上,送行的人们都走光了,只留下我们一家?是的。
  后来,我是怎么被老父亲拽回来的、怎么坐车的和到家之后,我又是怎么过来的等等,我都忘记了。我只记得:我始终都没有停止过,也是我有生以来哭得最最响亮、最最伤心和最最难忘的一次的呀……从此后,我就再也没有哭过的啦!为何?我也就——不知道了。是的。如果,我还没有记错的话?
  老父亲的这句话,我记住了,而且,我记住了一辈子?当时,我是恨死我的老父亲的啦……为何?太伤心了、太伤心了,实在是——太伤心了!为何?伤心到了极点的呀?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老父亲的呢?!
  是的。此时此刻,我是多么的伤心的呀……那么,我为何要如此伤心的呢?我以为:此生,从此,我再也见不到、将我从小抱大的和惟一的亲人老外婆了——生离死别的啦。
  是的。我错了、且是大错特错的啦!我的母亲,还会不伤心的么?那么,我的老父亲的呢?是的。都是很伤心的呀……那是没有办法的呀?!惟一不伤心的,恐怕,就是我那胞妹了。为何?她就像电线杆子那样、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毫无表情的呀……其实,她,才比我小2岁的呀?
  多年以后,当我再问起她的时候?您猜,她是怎么说的:
  我不知道了呀?太小了……没有感觉的呀!
  哦……那么,您说:我还要说什么的呢?是的。我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说了。随她去吧——
  老外婆,走后。
  父母住了没几天,也都回部队去了……那么,我和胞妹的真正的独立生活,也就从此开始的啦!
  不过,我常常在夜里,想起老外婆的时候,独自就会在被子里——放声大哭起来了:
  老外婆呀……您在哪里的呀……
  等我哭够了、哭完了,那么,我才好受一些些的呀?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回到老家,陪伴着老外婆的时候,她老人家才告诉我:
  当时,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是没有的呀……你们幼小、没人带?我不回来么,又不行的!
  为啥?外婆……
  这里要分房子的呀……吵得来不可开交的呀?叔叔伯伯、妯娌们和他们的孩子们,都动手打起来的呀……
  哦,
  你的小姨和小舅又小、没有工作没人看管的呀……
  是的。后来,小姨和小舅,也都是告诉过我这个情况的呀……以至于,到了后来,小舅就学坏了、赌博成瘾了,至今?
  唉……都是我害了他呀!
  您看:老外婆,还在不停的自责、责备自己的呢?那么,我的老外公呢?老外公,在我出生后不到满月,就被迫害致死的呀!因此,我是老外婆独自一人、将我抱养大的呀……那么,您说:我与老外婆的感情——还能不深的么?今晨写来,我都不禁潸然泪下的也……
  是的。二姨老是骂我的:
  都是因为你呀……才将老外公冲走的呀!
  哦……我怎么知道的呢?
  其实,我就是老外公的化身的呀?老外婆,没日没夜的抱着我呀!为何?我的老母亲,不到一个月就返回部队去了,有紧急任务呀。
  当今日,我的老外婆和父母,以及,胞妹都走了……也有十多年了。在此,我要衷心的感谢我的老外婆和我父母,以及,我的胞妹呀!
  每每,当我再次来到这个——站台上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很激动、很难忘和很异样的呀……总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的呀?那么,那是什么的呢……老外婆呀,您老都看见了和听见了么?!
  那么,您说:我还要活个什么劲儿呢?
  谨以此拙文——吊祭我的老外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