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的冬天,总是让人很怀念。那时,虽然年纪小,但在那些寻常的日子里,总能品尝出生活的滋味,也总能感知到人生的趣味。那时的冬天,村子里弥漫着满满的烟火、浓浓的亲情,这些,虽是平常日子里的寻常事,但却让我永远不会忘记。
  
   一
  爷爷说,吃完早饭要到西院的吴奶奶家,有人给她家大英子说媒了,男方今日要来相亲。吴爷爷要爷爷去给把把关,帮着相看相看。
  母亲问,是什么样的人家?爷爷说,听说家境殷实,孩子老实厚道,是村里的电工。
  母亲“唔”了一声,埋下头继续吃饭。父亲说,让你帮着相看,你也别说三道四的,参与太多意见。
  那天,天气很好,暖阳高照。我和小丑在院子里堆着雪人,趴在大门口的狗叫了起来,从村里街道上走过来四个人,三个男人一个女人,穿着臃肿的棉衣。男人都带着棉帽子,女人系着一条花格子头巾,捂得严严实实。一看,都不认识。他们走过我家,走进了吴奶奶家的院子。
  和我堆雪人的小丑,是吴奶奶的小闺女,她虽然和我同岁,但按辈分我应该叫她小姑。她说,这几个人是上我家来和大姐相对象的。于是,我们两个扔下没有完工的雪人,跑到吴奶奶家,站在屋门外,探头探脑地往屋里瞅。爷爷和吴爷爷陪着几个男人坐在炕沿上说着话,女人和吴奶奶坐在炕头上,抽着烟,喝着茶。而那个小伙子坐在凳子上,大英子给他们端茶倒水,忙个不停,小伙子看到,也站起身,帮着端水递烟。
  大英子的脸红红的,像涂了胭脂。那天,她穿了一件蓝咔叽裤子,上身是一件粉色的格子外罩,我记得是母亲帮她做的,当时说是留着过年穿的。
  那天,那几个人留下吃了晚饭,酒足饭饱之后,踏着满地的白雪,踯躅着走出村子。
  傍晚时分,爷爷回来说,相亲相妥了,双方都很满意,已经定了亲事。男方答应给六百块钱彩礼钱,外加四套衣服,一块手表,一个缝纫机,两套化妆品。
  母亲说,真快就定下了,也不打听打听。爷爷说,打听什么?人家男方家里条件比他们家好,大英子嫁过去不吃亏。
  母亲说,都不知道人品咋样,就定下了,大英子同意吗?
  爷爷说,她爹妈都同意,她能不同意吗?
  母亲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她知道,大英子的心里有个人,是村里的刘树林,可是他家穷,拿不出那么多的彩礼钱。
  几天后,双方经过一系列的订婚程序,吴奶奶一家和村里的远亲近邻,十几个人去了男方家,说是会亲,其实就是到男方家看看家庭咋样,然后坐下来一起吃顿饭,婚事就算正式定下来了。
  一场风雪过后,天气越来越冷。
  大英子的婚期定了下来,是过年后的正月十八,她开始忙着准备嫁妆了。
  一天,她来到我家,拿着几块布料,对母亲说,嫂子,你帮我把这几块布料裁了,做几套衣服吧。尽管母亲很忙,家务事很多,但是母亲依然答应了,平时母亲和大英子相处很好。那几天,灯光下,我总是听到到母亲踩着缝纫机“踏踏”的声音,看见母亲熬得通红的眼睛。父亲说,就那四套衣服,你忙啥?
  母亲说,快点做完,看看还能再帮她忙点别的事情。母亲在村里是出了名的热心肠,谁家有事她都帮忙,何况她和大英子关系那样好。
  大英子的衣服缝完了,母亲给她送过去的时候,顺便问了句,还需要什么帮忙的?大英子说,嫂子,我包袱的鞋子没有做完,得紧着赶。母亲说,还差几双,我帮你。于是,那天,母亲又拿回了四双做鞋子的材料。大英子的嫁妆不用她母亲帮着做,她嫌母亲的针线活粗糙,被婆家人笑话。吴奶奶生了七个孩子,一个个的差着两三岁,只是这几个孩子就够她操劳的,哪里还顾得了针线活的精细与否?她粗枝大叶惯了,女儿嫁妆的针线活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每天看着女儿忙着做针线,心里干着急。
  
  二
  时光荏苒,岁月波澜不惊,转瞬,已是腊月。
  刚进腊月门,村子里许多人家就开始准备为过年忙碌了。
  那天,爷爷、父亲、母亲去了供销社,回来的时候,买回来许多过年用的,有生活用品,有食品。锅、碗、瓢、盆、杯、盘、筷子诸多生活用品,还有许多吃的东西,冻梨、冻柿子、各种形状的彩色糖果、糕点。
  在母亲背回来的袋子里,还有几种颜色的布料,是用来给家里每个人做新衣裳的。
  母亲和爷爷一阵忙碌,把买回来的东西,包括冻梨、冻柿子,糖果等等放到仓房里,藏好,那是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拿出来吃的。然后,母亲开始了她的忙碌阶段,她忙着给家里大人孩子做衣裳。黑色的咔叽布给爷爷做了上衣和裤子,蓝色的咔叽布给我们姐弟一人做了一条裤子,又把一块花格子布料给我和两个妹妹做了上衣外套,娃娃服的样式,很漂亮。等到母亲贪黑起早地给大家做完衣裳的时候,村里邻居们也开始今天你拿来一块布,明天他家拿来一块布,好多人家都来求母亲帮忙做衣服。那时候,村子里人们的生活条件都很艰苦,别人家是没有缝纫机的,我家在村子里属于家庭条件好的,很早就买了一台缝纫机,却也让母亲增加了许多负累。那时候,灯光下,母亲坐在缝纫机前,“塔塔”踩着缝纫机的身影,至今仍然时时在我眼前闪现。
  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每天的日子都是忙碌的。她不仅做着我们一家几口人的针线活,有时候还帮着别人家做针线活。
  在乡下,即使是冬天农闲时,勤劳的人们也不闲着。
  那时候的冬天,雪说下就下,而且每次都是风雪交加几场大雪下来,很快便覆盖了山川大地。院子里一冬天的雪大都堆积在院墙两侧,只在中间清理出一条一米宽小路。每天,院落里的人们,踩着这条小路,进出院落。快到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开始清理堆了一冬天的积雪。
  爷爷和父亲在院子里忙碌着,他们先是用镐刨、用铁锨铲,紧实的雪松动了,一块一块的,再把雪装进箩筐里,然后再运到院外。一次次,一筐筐,院外的街道边上堆满了大块的雪。我家院子比较大,清理起来很费时间。后来,快到晌午的时候,吴爷爷和他的大儿子福子叔叔过来帮忙,四个人干起活来,速度快多了。院子清理完毕,露出了黑黑的颜色,看着好干净。
  我和小丑在院门外,在他们运出来的积雪堆成的雪堆上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鞋子里灌满了雪,都浑然不知。当我听见爷爷说,别走了,就在这吃饭吧。我高兴地对小丑说,你也别回去,吃完饭和他们一起回去。小丑兴奋地点着头,“嗯”了一声。
  我们两个“咚咚咚”地跑回了屋里,母亲在外屋做着饭,氤氲的热气中,我看见母亲在切一块猪肉,我站在灶台边,看着母亲切菜,问,今天做啥饭?母亲说你吴爷爷和你福叔帮着干活了,在咱家吃饭,酸菜炖粉条,再炒一盘鸡蛋。我高兴地说,就让小丑也在咱家吃吧。母亲点了点头。这时候,母亲已经把猪肉切完了,装到盘里。然后她又到门口的冻着冰碴的酸菜缸里捞了两颗酸菜,“咔嚓咔嚓”地切了起来。可能母亲觉得我碍事,说,你别在这看着了,去屋里和小丑玩吧。
  吃饭的时候,爷爷和父亲陪着吴爷爷、福子叔叔坐在炕上,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酒。我们几个小孩子在地上的桌子吃着饭,我们吃完的时候,炕上的几个人还在喝着酒,说着话。我听见爷爷问,你家年货都办置好了吧?吴爷爷说,办置好了,也不缺啥了。爷爷说,要是缺啥,你吱声,咱们几十年的老邻居了,还不就像一家人似的。
  吴爷爷沉吟了一下说,大哥,你也知道,大英子定了亲,过了年姑爷得来家里,走了不得给拿两个钱……
  一听这话,爷爷明白了,说,缺多少,你说,好歹我家还有一个挣工资的。
  吴爷爷叹口气说,这些年,你们没少帮我,该咋谢你呢?爷爷说,你也没少帮我干活,邻居相互帮衬应该的。
  外边,冷风嗖嗖地刮着,间或有“噼啪”的声音传来,是谁家的孩子偷了家里的鞭炮,提前燃放了。
  日子,离年更近了。
  
  三
  腊月二十九,再有一天就要过年了。
  那天,吴奶奶家的屋里热气缭绕,火炉子底下灰里烤着土豆,炉子上边的水壶“嘟嘟”地冒着热气,大英子从茶叶罐里捏出一戳茶叶,放进暖水瓶里,又把烧开的水倒进去,塞上瓶塞闷了一会,再打开的时候,一股淡淡的茉莉的香味在屋子里缭绕着。
  父亲坐在炕沿上,和福子叔叔说着话。大英子给父亲倒了一杯茶,端过来说:“王哥,你再讲个故事给我们听吧,我以后不能经常听你讲故事了。”她的语气有些伤感。
  父亲说:“好吧,你想听什么呢?”
  她说:“《薛仁贵征东》吧,你还没有讲完呢。”
  一听要讲薛仁贵征东,我兴奋起来,这也是我喜欢听的故事。在那个时候,那个身高一丈,身着银盔白袍,手执方天画戟,替大唐皇帝远征的薛仁贵,成为我心中的英雄形象。
  父亲喝了一口茶叶,清了清嗓子,说道:“诗曰——统领英雄到海边,旗幡蔽日靖风烟。君王欲见征东将,命摆龙门宝阵盘。话说那薛仁贵……”
  讲完了这一章节,父亲说:“大英子,以后你要是想听我讲故事了,你回来我就给你讲。”
  大英子点着头,眼里有了泪花。父亲知道,她是舍不得这个家。家虽然贫穷,但是父母、兄弟姐妹在一起其乐融融,和睦相处的氛围让她留恋。她不知道出嫁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婆家的人好不好相处,对于她来说,一切都是未知数。
  那段日子,父亲讲的《说唐》,成为我们最大的精神慰藉;而《说唐》里的樊梨花,成为待字闺中女人心中无限向往人物。
  大英子出嫁的日子近了,她的心也不再浮躁,时刻在少女的梦想与少妇的现实之间徘徊,她时刻准备着做人家的媳妇。在她的心里,仍然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她憧憬着以后的日子平实和睦,幸福美满。
  不久,大英子出嫁了。两辆响着铃声的马车送走了村子里最靓的少女。此后,她的人生将会是另外一种样子了。
  冬天的天地坚毅沉默,不卑不亢。寒风依然肆虐,雪花依旧飘落。
  虽然早就立春了,但北方的春天依然是冬天的模样。村庄,一遍遍被东北风袭击着,被一场场春雪洗礼着。冬与春相互较量之际,天气终究转暖了。或许,在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中,冬天终将离去,春天也将粉墨登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