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早起睁眼第一件事,是在手机上看天气和日期,今天,正月二十八,阴历一月的最后一天;雨水,一年24节气的第二个;空气优,气温负8度到8度。昨天还是重度污染,今天竟如此之好!晨练的奢侈天气,上仓的恩赐。出去散步吧,这样好的空气,这么好的日期,不走向自然,对不住老天,是个浪费。
  更令我兴奋的是,下雪了,出得门来,扑入眼帘的,是一片洁白,大地在朦胧的晨曦中,闪着皎洁的光,各种花木干净的枝干上,金叶女真的绿篱上,缀着一层轻柔的银白,如云如玉,晶莹剔透,让人赏心悦目。“雨水”,本是下雨的开始,但透明的雨滴,却化作晶莹的雪花,飘落下来,虽然雨雪不分,都是水的精英,但毕竟形态不一样,颜色不一样,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特别在春风荡漾的季节,她给人别样的激动,神驰的遐思。宇宙中,多少事物,变幻了形状、颜色、声音、大小等外在特点,就转变了不同的功能,甚至不同的性质。轻拂的苍翠葱绿,一定昭示着春意盎然;摇曳的黄橙红紫,无疑告知晚秋的到来,也如人的一张脸,可以演绎出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也可以变幻出真假虚实,万般风情,而一种姿态,表达一种意境,不同变化,得出不同结局。
  走出小区,步入马路边的人行便道。路灯还亮着,皑皑白雪,闪出微弱的光,在乍暖还寒的早春的早晨,驱逐着寒风,抒发着暖意,我深吸一口清新凉爽的空气,五脏顿觉开阔,活力猛增,舒服极了。我不解那些睡懒觉的人们,占领了被窝,却放弃了天然的氧吧,丢舍了天赐的美景,应觉得遗憾吧。雪很薄,不到一寸吧,地上,一串狗爪的印记,傍着一串人的鞋印,一同伸展向远方,可以想象主仆悠闲的步履,愉悦的心情。细细看时,才知道狗爪的印记是五瓣,四个指头在前,一个脚掌在后,均匀地分布,如同一朵朵墨菊,开放在雪地上。人们获得温饱之后,狗作为首选宠物,走出豪门贵族,进入百姓之家,狗市购销两旺,宠物医院患者不绝,大小狗儿,住进高楼,鱼肉裹腹,彩衣着身,娇儿恶卧,以狗的天性受限制、被改变,给寂寥的善男信女,填补些乐趣,增加些谈资,这体现了人类的爱心和耐心,但是否也有私心在作祟呢?地球的主宰是人类,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狗儿呢?
  就到了青龙湖边。树木密集的缘故,红色的小径,没有被雪完全覆盖,红白相间,树木打劫了春雪,点缀美化了自己,委曲了大地。松柏树最过分,翠绿的枝头上,挂满了白雪,白绿分明,白得耀眼,绿得夺目,其他任何杨啊柳啊桐啊均无可争锋,虽各呈其姿,也显失公平,好在他们各得其所,不争不抢。原来,世界万物,莫不如此啊!最让我注目的还是河里,这段比较开阔,河中间,冰层消融,一汪碧绿的水,凝望着晨光,而四周,是洁白的冰雪,再往上,则是高低错落的花木树木,他们共同围绕着这汪洁净的水,这时,太阳也出来了,一抹淡红的朝霞,映衬在水里,一切那么紧凑、和谐、美丽,好像春夏秋冬一起浓缩在这里,我本喜好游泳,此时如果泳衣在手,我非跳进湖里、将自己置身在大地中不可。
  春打六九头,还有五天,就是八九了,雨水这节气,正在七九里来临了。祖先们,在雨水节气里有三候:一候獭祭鱼,二候鸿雁来,三候草木萌。这和我们春天常说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是一脉相承的。水獭是很少见了,捕鱼祭天的现象,我们更无从眼见,但冰开水流、南雁北来、草木惊蛰萌动,还是驻守在我们心中的希冀,那么,这次春雪的光临,将呼唤我们心中的希冀,会马上成为现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生活可以是一半烟火,一半诗意。 朋友强宁特别喜欢打太极拳,每次见面,不吐槽自家男人不抱怨工作,儿女学习成长的烦恼统统屏蔽。师傅张瑛,各路拳友永远永远是她话题的两大版块。甲流来...

我不喜欢喝酒,可时势硬是把我拉进满装着美酒的深潭里。让酒在我的头脑里发酵,孕育出晩年同伴间的友情,和亲人间的期盼。然而人生总是不如意,朋友们先后排队,走进了历史的永恒,与天...

春天了,万物复苏。最是一年春好处,更是读书的节气。我家的书橱珍藏着许多杂志和书籍。其中有一大摞《佛山文艺》尤其引人注目。 八九年,我在镇上中学读书。那时候的学校很陈旧,一排红...

还会想起你住过的老房子吗?提到老房子,你会想到什么?土墙青瓦,松木门窗,微风吹过,弥散着一股亲切的淡淡的草香味!是啊,一径、一狗、一院,一灯,变成了了充满传奇色彩的一个故事...

一 我从小就喜欢睡懒觉,上中学时,因睡懒觉上课迟到,我没少挨班主任训。没想到,我睡懒觉的顽疾在军校里竟没有发作过。军校纪律严明,作风紧张,军号就是命令,听到号声就得令行禁止。...

今天,去给父母扫墓。 有人说闰二月,不能去上坟,否则祸事临门,起码不能在清明当天去。我觉得这没什么道理。清明祭祖,缅怀先人,传播孝道,这是民族习俗,人之真情,怎一个闰二月就能...

整整半个世纪已如风一样悄然飞逝,但那个重阳风起的秋日却一直留在记忆的深处,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我人生中非常特别的一课。 天公从不作假,重阳一到,整夜的狂风便夹着零星的冷雨,摧枯拉...

(一)自然生态篇 这些天,一有时间,我都是在捧读一本书——《鸟知道》。截止到昨晚23:58分为止,这本书我已全部读完。时至深夜,掩卷长思,心潮起伏,思绪难平。那些物欲横流,灯红酒绿...

阳春三月,桃花灼灼。当我身在他乡欣赏着桃花的时候,就想起老家肥城的佛桃花。家乡的佛桃花花期要比一般的桃花晚5至10天,我多想立刻飞回到家乡,去赴一场春天的约会,陶醉在那阡陌间盛...

由桥上而岭上,车在盘旋的山间采林道上起伏,一段隐逸的过往渐渐映出本来面目。 大山深处众多山坑中的一条。芭茅坑,其实很土的一个名字,却因了九十多年前的那声霹雳“暴动”,多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