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没有事先预约,所以来得有些突然,2023年3月11日这一天,我约了陈士奇、许南峰和他的老伴叶大姐,还有纪宝珠,一行五人,到我的家乡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钟腾村横路下学校去玩一玩,说真的,择日不如撞日,这一天艳阳高照,清风飒爽,却玩得格外的开心,非常的快乐!
  人生的奇遇,纵然有些奇遇,在物欲横流、金钱甚嚣尘上的今天,能静下心来,去深山僻地看一看,倒也是一件幸事,不亦乐乎!
  我驾着车,就相当做一次与歌友、音乐友做一次自驾游吧!
  一路上,小鸟在车旁脆鸣,我把一路的风景装在心中,时不时跟他们讲着我的家乡的故事,我童年放牧、打猎的故事。
  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钟腾村横路下组,是爷爷的故乡,当然也是我的故乡,山高路远、林密,翠竹簇拥,杉木树成群,还有保持着生态环境很好的灌木丛林,“地杰人灵、自然风光美、风景这边独好!”是故乡的写照。
  “一簇白云天上飘,遍地翠绿使人豪。若非亲眼去所见,疑是仙景仙山绕。”真的,童年我就是在这里乐而忘返,极尽逍遥的。
  虽然文豪在笔架山的纵涌下,也文思百至,纵涌文泉,但故乡在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以后,一个只有200多个人口的小队,就考上厦门大学以上的重点大学就有20多个,现拥有一个博士、两个硕士,还涌现出大画家、大书法家、大玄学家、兼攻医道的黄六味先生,这可谓奇葩当中的奇葩、神奇当中的神奇。
  黄六味先生法号:“天翔居士”,构置了四面石观音山,天翔文化园,现在整座四面石观音山郁郁葱葱,早已森严壁垒,一片风景妖娆!
  “天独得此景绝地、地独得仙气熏陶、山独得地理纵涌、人独得此地生灵!”此山乃我童年放牧歇息酣睡的地方,在阳光的熏陶下,所以我们横路下人心里是充满阳光的,也是缀满智慧的,更兼吃苦耐劳、勤劳勇敢,所以这里我们也写满人生奋斗的故事。
  爷爷十三岁那一年,离开故乡横路下到霞寨集市中心发展了,做生意富甲一方,培养了平和县第一个会计师、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当了四十多年财务科长的爸爸,和后来的读龙溪师范学校的当福建五寨农场小学校长的叔叔,爸爸和叔叔是我们黄家的第一代读书人,我们是第二代的读书人,我亲二弟是付厅级的干部,当了六年的漳州市教育局局长,三弟是一九八七年的平和县理工科高考榜眼,后就读于合肥工业大学电气工程系电机专业,现为高级工程师,厦门一家电梯公司老总,大堂弟还娶了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林宝金的亲妹妹林美瑞。
  黄家世代忠良,世袭善良,这大概就是“善有善报”所得的善果吧!
  我们一行五人,首先到了平和榜眼府,玩了武榜眼黄国梁耍的大刀,这清朝乾隆年间进士第二名的“榜眼及第”的浑铁打造的一百三十多斤的大刀我提了十次,还抛摔接了四次,这得益童年打猎练武得来的基础、百炼成钢的神力。
  然后,我带歌友们、乐友们去参观了四面石观音山、天翔文化园。
  而后吃了我童年好伙伴黄镇生煮的香喷喷的酸咸菜饭,配了高汤肉圆子汤,再品了香茗可口白牙奇兰茶,之后就到我的:“横路上学校”尽情亢歌、尽情歌唱了。
  陈士奇弹电子琴、许南峰吹乌管和笛子、我拉二胡做伴奏,我们尽情高歌了一个下午,歌声和琴声响彻云霄,在高山峻岭中环绕,如天籁之音,在天上演奏。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此时我想起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写的《琵琶行》里面的诗了!
  “数曲高歌堪天籁,琴声缭绕群山外。若非亲耳听奇奏,疑是‘八仙’下凡来。”,“横路下学校”在歌的海洋中、在乐器的齐奏中,缤纷出山的美丽、景的奇俏、人的逍遥!……
  《难忘今宵》,难忘今天,难忘2023年3月11日这一天,这一天快乐!这一天开心!这一天吉祥!
  
  2023年3月14日
  
  写于漳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