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20多年前,明确地知道我的故乡在哪里?所谓“我的故乡”,确切地说,即为家乡,鲁西南那片黄色的土地,徒骇河两岸参天的白杨,矮矮的房屋,以及被生活折磨的弯着腰的父母。那时刻的我,本身就生活在“我的故乡”,随时随地的感受,一景一物,一草一木,皆在现实里镂刻着,触手可及。
  而今日,离开“故乡”20年后,却茫然了,不知我的故乡在哪里了,甚至朦朦胧胧地不知故乡是何物了。我的故乡,终究是成为陌生,难以相融了一般,没办法让彼此接受。
  写完上面的话,觉得似是逆子贰臣无异,或有人说,数典忘祖莫非如此吗?
  然!这却是我发自肺腑的表达,有谁愿意背井离乡且无所依附么?恐怕是没有的吧!而我却已游离乡国二十多年,漂泊流荡,一若空中的羽毛,无法抵达天庭,却又被疾风吹得觅不得落脚点。在社会向前的潮里,似永远都惶惶然,徘徊的找不到终止处。
  这些年,我也偶然回到我的乡土,希望寻求些慰藉,更甚是,内心不想再远行了。可惜,每次又都是急匆匆地、失望地离开,生活一次次逼迫着我远走异地,而我的故乡,分明是不能挽留,没有挽留的理由,更彻底地说,故乡没有挽留我的资本。我想爱我贫瘠的土地,可是我的土地,却没法承载我的梦。
  常州、宁波、泉州、厦门、湖州、杭州、北京、南京等等,这些年,我去过太多的城了,或许只有这些地方能给我一个据点,让我还有机会挣些让自己可以活命的钱,并支撑孩子读书以及妻子在别人面前的幸福。可我心是不甘的,颠簸着四处流浪,期待着止住这漂泊。
  我没有力量让自己停下来,被风卷着,被河流冲激着,从北方到南方,年复一年,慢慢地,故乡就变得淡了,远了。时不时觉得,我或许没有故乡,一颗心没有栖息地,走到哪里就是哪里了,或者换一句话说,在哪里停歇且把哪里做故乡吧。生养我的乡国,却永远是在异地,而这非乡国的异地,却是给我了栖身之所,并且给我立命的资本。可为什么呢,我的心总是空芜,在向着哪里,向着谁呢?
  这就是生活的现实,活生生地被逼迫,让我朦胧着,看不到我的故乡。而我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如我这般呢?想在故乡驻留,却最终流落到异乡,而在异乡,却总觉得灵魂在路上。
  我的故乡在哪呢?我为什么总是流落异乡?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