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有个执念,至今都未曾放下。那就是对爸爸的过早离世,难以接受,伤痛于心,是我一生无法愈合的痛。
  
  一
  《载敬堂集·江南靖士诗稿·忆母》中写道:“化去回天域,亲邻执念同。”我则是忆父,那种对缺失父爱的执念,其实是一种悲剧,总是执着于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感受,令我的心灵固步自封,始终得不到解脱。
  如果不是当年,爸爸那么早就离开我们,我的命运就不会改变,人生相对会更顺当,就不会造成后来我一生的悲剧,是的,我把那一切视为一场悲剧。完全改变了我这个人,本该拥有更完整更圆满更美好的人生,比现在要好很多的人生。命也?运也?为啥是我?每每想起,耿耿于怀,心有不甘,愤恨命运的不公。
  为何我老是愿意回忆,十岁之前旧时光里的我,老是对十岁之前的童年生活念念不忘,感觉最快乐,最开心,最幸福。因为那才是真实的我,正常的我,自然的我,跟后来完全不同的我。从那之后的我,再也没有之前的我那样的野性、随性,真实、真切,自然、自在,潇洒、洒脱。
  自从爸爸去世以后,我也好像丢了魂似的,变得跟以前不一样,跟别人不一样,自觉低人一等似的,不再张扬以前的个性,变得内敛,一切闷在心里,就像个蚕蛹,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有些自闭。不再喜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再积极表达和热心参与,性情大变,从外向性格转为内向性格。如同一个孤独的影子,静默无声,孤单寂寥,隐身在暗黑里,不想引人注意,默默无闻的存在……
  一直以来,我最羡慕那些有爸爸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有爸爸在护佑着,陪伴着,幸福成长,人格健全,直至健康快乐的长大成人。他们自带一种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幸福感,自在感,优越感,就好像那些先天足、免疫力强的婴儿,很强壮。
  而绝不像我,十岁失去爸爸,尚未成人,先天不足,缺乏“陪伴的营养”,缺乏“关爱的免疫力”,抵抗力不强,容易生心病。久不治愈的话,迟早有一天,由内到外,显现到体表上,衍生出各种病灶。不是心理医生,但我自己给自己诊断,我身患多种心理疾病。那是些“缺乏自信的病”,“容易自卑的病”,“喜欢沉默的病”,“封闭内心的病”,“有孤独感的病”,“有漂泊感的病”,“有无助感的病”,“没有安全感的病”,“没有归属感的病”,总之,一身都是病,一生都寻寻觅觅,患得患失,无法根治的终身“慢性病。”
  那些有退路、有依靠、有托底的健康儿,有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免你一切后顾之忧,总有温暖港湾供你停泊等,无不让人觉得幸福、安心、踏实的种种美好感觉,对我来说统统都没有。都是我缺乏的、渴望的、不具备的,心穷的几乎一贫如洗。
  
  二
  在幼年时期,最需要亲人陪伴之时,他们都不在身边,我一个人孤寂成长。曾经受过的委屈和苦楚,心灵饱受的打击和创伤,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无法言说。说了他们也不会真正懂得和理解,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只有自己默默承受,自行消化,不指望谁能真正理解我。
  去问任何跟我差不多状况的孩童,无不是如此感受,那应该是童年里各种缺失造成的伤害,不管是缺失父亲还是缺失母亲,都是不可替代的重要部分。而我两者都缺失,爸爸早逝,我漂泊远离,妈妈不在身边陪伴,我差不多就是一个真实意义上的孤儿,和精神意义上的双重孤儿,全靠自己摸索成长。亲情缺位所造成的损失,一生都弥补不了,完全改变了一个孩子,本该正常健康成长的一生。就像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的那样:“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用一生去治愈。”林黛玉和简爱,差不多就是我的版本,某些地方还不如人家,所以我最爱这两个文学里的人物,因为读后产生了情感共鸣。
  后来成人以后的自己,又是一个人孤身在外,身边还是没有至亲之人互相照应,我和他们远隔几千里之外。遇到波折,困惑困难,只能靠自己解决,当然也幸运的得到过朋友同学、甚至陌生人的帮助和温情。由于和亲人们的聚少离多,心理上总有些疏离感,缺乏亲近感似的。
  后来的我常常给爱人说,他才是我最亲的人。因为和他在一起时间最久,他对我的帮助最大,对我最好,照顾我最多。在精神上物质上感情上,他都付出巨大,我对他已经形成情感依赖,两个人之间,已经完胜血缘关系,变得最亲近,亲密无间,世间之上,他最亲近。
  从十岁到现在,已过知天命年纪的自己,似乎仍没有痊愈。虽然我很幸运的遇到爱情,拥有幸福,得到了一个差不多能代替父爱的知心爱人,但也只能是得到抚慰、减缓那些“病痛”的发作。仍然替代不了年少时父爱的缺失,我得的“病”,永远都不会彻底治愈,必将伴随我终生。
  而那些和我一样有同样经历,却不如我幸运的人,就只能一生带“病”,无法减缓,“病痛”必将伴随一生,我们都是先天不足的“病患儿。”
  
  三
  细数起来,爸爸只陪了我十年左右,可就是这十年里,也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记忆。家里孩子多,他不可能把他一个人的爱,只留给任何一个人,无法做到一对一陪伴。况他长期在外面工作,回家跟我们呆的时间非常有限。
  朱自清的《背影》,是儿子对父亲的深刻印象,由此所触发的感受,至少他是幸运的,毕竟父亲陪伴他那么久。可在我的记忆里,对爸爸都是些模糊的影像。这辈子,真正和爸爸朝夕相处的日子,只有不长的一段时间。在我未上学之前,跟随爸爸去他单位上,在那里短暂住过。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光,唯一有完整印象的,有爸爸天天陪伴的幸福日子。除此之外,我不了解我的爸爸,只听妈妈讲过一些爸爸的往事,从很年轻到相对年轻,他去世时,才年仅三十四岁,我只有十岁。短短的十年间,刨除掉我不记事的那几年,刨除他不在家的大多数时间,刨除掉他关爱其他孩子的时间,他真正陪我的时间,屈指可数,少得可怜。
  我对爸爸的印象实在模糊,在他单位呆的那段时间,在我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一生追寻》里,有详细的描述。除此以外,在家里,我的记忆像断了篇一样,怎么都记不起来,只有很少的零碎印记,连不成片。其实,小时候,就连我对妈妈的记忆,也都不多。毕竟,爸爸去世以后,我十岁多,就离开了家,离开了妈妈。
  我总想好好回忆一下,搜寻记忆里爸爸的影子,可总是找不到印象相对较深的片段。我总是一次次缠着妈妈,让她给我聊一聊爸爸的旧事,想询问更多关于爸爸的一些往事,可是总也不多。就连爸爸妈妈他们两个之间,其实也是聚少离多,也跟我差不多。他们从结婚到爸爸去世,也就在一起十几年,还要刨除掉,绝大部分爸爸不在家的日子。
  那个时候,妈妈在家务农带孩子,爸爸在外面工作上班挣工资。他每月休班四天,刨除来回路上耽误的一天,实际上在家只有三天时间,一年回来的次数,算起来也并不多。有时候,妈妈还不让爸爸每月休班,她让他把休的班攒起来,等到了农活最忙时候,再一起休个长假,以便到时帮妈妈干农活。那些最忙的时候,妈妈一个人是根本忙不过来的,必须得有人帮忙才行。
  从妈妈有限的叙述里,我能大概得知一些爸爸的事情,非常少。我只知道,爸爸和妈妈,他们都好辛苦,为了这个家,为了那么多孩子,都一样的劳累。妈妈在家辛苦干农活带孩子,爸爸在外面工作赚钱养家,还要两地奔波,工作之余赶回家帮着干活,可以说一刻不歇,马不停蹄,像个铁打的人。
  
  
  四
  后来的我,看见爸爸以前和我们在一起的照片,仔细观看,发现年纪不大的他,却显得有些憔悴。岁月在他脸上刻下很明显的痕迹,劳累让他饱经风霜,额头上有很明显的皱纹,就是他操劳的证明。每当看见那些照片,我心里就很难受,想哭。可以想象,那时候的爸爸,经历过多少磨难,坎坷,辛苦,劳累,真的好心疼他。渐渐地,我自己开始汇总了一下,爸爸在我心里,大概的样子,描绘出整体形象,大体轮廓。
  要回忆爸爸,大约就要从他小时候开始说起。爸爸从小在泰安郊区的一个山村里长大,那里是与泰山一脉相连的丘陵地带。那里的山上,多是那种大石光梁,滚圆的大石头,漫山遍野,生长着栽植和自发野生的植物。普遍常见的树种有,柿子树、板栗树、山楂树、核桃树、杏树、枣树等果树,其他则有花椒树、槐树、杨树、松树、柏树等,以及满山遍野的杂草荆棘,说不上名字的野树。
  每到秋季,五彩缤纷。看满山红遍,色彩斑斓,瓜果飘香,层林尽染,“霜叶红于二月花”,最是美好。仿佛一幅天然的画卷,散发着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沉醉。小山村风景美,风水好,还有那淙淙的山泉水,那里的人勤劳善良,热忱厚道,真诚单纯,民风淳朴。
  就在自家屋子的那山底下,就是以前有名的黄泉水库,多年以后,水库改名叫天龙湖,水清亮,优质,是泰安城的母亲河,水源地,提供着泰城百分之八十的供水量。一九五八年,水库初建时,爸爸才十多岁,到了一九六七年,水库才基本建成,水库很大,水域总面积有二三百平方公里。
  爸爸年纪不大,就早早的支撑起一个家。当时那个家里,有我的爷爷奶奶,四姑五姑,还有五叔。当时爸爸的大哥已经成家单过,爸爸的三哥在海军服役,二哥早逝,我爸排行老四。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小年纪,家里的农活他就在干,是里里外外的一把好手,他勤劳勤快,孝顺顾家,爱护弟弟妹妹。吃苦耐劳的爸爸,就成了那个家里的主心骨,顶梁柱。
  
  五
  为了一家子的老老少少,年老的父母,上学的妹弟,爸爸早早的辍学打工,干活挣钱养家,供妹弟读书。先在林场干过一段时间,后又在水库里划船,运送来往的人和货物。听说曾经赶上一次,发大水,爸爸划船帮助捞过不少东西,年轻的爸爸,一直辛勤付出,为那个家打拼。
  后来,遇上招工,他便参加了工作。结果在学习期间,没想到在莱芜市(现为济南市莱芜区),那是我妈的娘家,认识了我妈妈,并执意要娶我妈妈。我姥娘见了他,对爸爸也很满意,说他长眉大眼高鼻梁,小伙子人长得很精神,于是妈妈和爸爸两个人便结了婚。
  再后来,爸爸离开莱芜,去了外地新建单位,不方便带家属,妈妈只好暂时去到爸爸的老家山上,跟我爷爷奶奶一起务了几年农,并陆续有了我姐、我和大弟。
  家门前面的那个水库,当初为了修建它,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二十年间,进行过大规模的移民,这里面就有我的爸妈,自然还包括出生在山上的我们姐弟三人。那时我还不到二岁,大弟也刚出生一个多月,我们一家人,就此搬离山上的老家,到了泰安市郊平原地带上落了户。
  我们这一家人,搬迁下山后,去的那个平原小村庄,就是我的第二个家,后来在那里,又超生了一个比我们小很多的弟弟。关于那个家,在我写得两篇万字文《故园回望》和《中有千千结》里,有详细的记述。
  爸爸的辛劳人生,由最早的独撑一个大家,到再建立起自己的小家,由此便开始了他又一轮的、艰辛劳苦的新生活。为了新的小家,为了爱人和孩子们,他又开始新一轮起程,并为之奋斗不止。
  听妈妈讲,爸爸其实是一个爱说爱笑,性格爽朗,积极乐观的人。他对人热情,人品厚道,爱帮忙,好说话,有求必应,人缘极好,认识他的人,无不对他夸赞有加。他在单位也是积极工作,进取向上,表现突出,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意外事故,因公牺牲,已经成了预备党员和当了小负责人的他,恐怕早就提拔起来了。他曾经带过的徒弟,后来都提拔成了单位一把手,何况是那么敬业、老资格的爸爸。
  
  六
  在生活中,爸爸是个顾家爱家的人。他爱妈妈,爱孩子,孝顺父母,还爱屋及乌,也对岳父岳母以及所有亲人,一视同仁,都特别好。可以说,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老乡,认识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不夸赞爸爸是个好人。
  我虽然小,也感觉的到,爸爸对我们的疼爱。在跟着他上班那段时间,在北方,我们很少吃米饭,在去爸爸单位前,我根本就没有吃过米饭。可是,爸爸却只给我打米饭吃,他自己舍不得吃,都留给我吃,他只吃那些窝头或者馒头。
  每次他回家休班,总是带回来好吃的点心,老面包,桃酥,饼干,馓子,罐头,糖果,给孩子们吃,那都是他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自己舍不得吃和用,全留给我们。在当时农村里,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大家都困难,别说吃糕点,平时吃的主食都是玉米窝窝头,哪有闲钱买别的。那些桃酥点心类的,一般都是走亲戚、访贵客、看老人才买一点,可是我爸爸却带给我们儿时最大的幸福,尽其所能,努力让我们过的幸福一点。
  爸爸每次回家,都帮助妈妈干不少农活,家务活。我都记得有一年冬天,本来说好暂时不回家的爸爸,忽然又冒雪跑了回来,怕妈妈一个人干不了,为家里准备下过年的物资储备,而后又匆匆赶回单位上班。不顾来回奔波的辛苦,心里全是家人,唯独没有他自己。每次在离家之前,他必挨个亲吻熟睡中的我们,他爱他的每一个孩子,不分彼此,为了他们的健康成长,甘愿付出一切,再苦再难都不叫苦。他总有操不完的心,一个人恨不得分身几瓣去忙活,总有干不完的事。对妈妈和孩子们,都疼爱有加,情深似海。
  只要一回想到那些具体细节,谈起爸爸那些往事,我和妈妈一样,都会难过。在我写得那篇《幸与不幸》里,我的好爸爸,妈妈的好爱人,完全可以了解到,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他充满大爱,两次遇险,差点丢命,让我们时至今日,过去了好几十年,一回想起这些来,依然会控制不住情感,泪流满面……
  
  七
  虽然和爸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回忆里对他的事情也很有限,可为什么,我总是对爸爸一直念念不忘,就是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爸爸,全身心的爱着我们一家人,有情有义,难得,少见。可是,好人却不长寿,那样好的人,却英年早逝。
  后来的爸爸,在单位工作时,突发意外,从此永远离开了他无比眷恋的家,他挚爱的亲人们。他的去世,沉重打击了一家子老小,心里的痛无法抹去。特别是我妈妈,我也至今走不出来思念,我那本在病中的姥爷,也深受打击。大年初五那天我爸爸去世,得知消息的姥爷初七便也走了……
  人的一辈子,有人生来命好,活得很轻松,有人却要历经磨难。一生顺溜也许让人羡慕,遭遇苦难也许不完全是坏事,能让你的人生更丰富,感悟更深刻,思想更有厚度,每一次熬过去之后,都会让你更加看清人世间的悲苦、残酷,认识生命的真相、真谛,知道人活着的艰难、不易,更加珍惜、珍视生命里重要的人和事。
  心里的执念确实太深,那一年,多少年没回老家看望爸爸的我,跪在他的坟前,泪流不止。我对爸爸说:“您的离开,让我一去几千里,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多么盼望您能回来,好让我也能回来。”  是的,不管我念与不念,他都在这里守候;不管我见与不见,我都与他血脉相通。魂牵梦绕了一辈子,人到中年的我,始终无法解脱失去爸爸的痛,唯盼来世能继续做爸爸的女儿。
  今生缘浅,来生重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