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心情灿烂,这是2003年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兴奋地从语文老师手中接过《少年智力开发报》小通讯员证,至此离我的梦想又近一步——成为一个优秀的主持人,那一年我上小学五年级,十三岁。
  提到我的梦想,就不得不提起我的父亲。农民家庭出身的他,加上从小家中兄弟姐妹众多,营养不良,少时个头偏低且身形瘦小,立志要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据父亲回忆,在新疆当义务兵的那几年,他都是白天艰苦训练,夜里偷偷在被窝打着手电,恶补文化知识,终于如愿考上了军校,亲手创造了我跟妹妹的幸福生活。
  听母亲讲,她与我父亲是媒人相识。初次见面,母亲被他那帅气干练、浓眉大眼的外表深深吸引,加上父亲自幼喜爱读书文笔不错,在路遥车马慢的年代,硬是借着一封封真诚的书信敲开了心上人的心门,说服了未来的岳父岳母,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母亲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父亲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优秀男人。在事业上他通过自己勤勤恳恳的努力与精心谋划要走的每一步,靠着自己的双手为这个家一步步努力。正因如此,孩童时期的我虽伴有病痛却也幸福。记忆中周末是我最期盼的幸福时光,父亲会难得与我们团聚,带我去上世纪90年代初乌鲁木齐的儿童公园或者水上乐园疯玩一整天,或是跟母亲在歌舞厅来个“浪漫的探戈”,或是在石河子时一家人齐聚葡萄架下采摘,草莓地中嬉戏,一家三口在红树林边的小道散步,甜蜜而温馨。
  父亲是一个“实干家”,有我所参与的三十多年人生,亲眼见证了在父亲的带领下,全家越过越殷实的日子。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后,从对专业知识一窍不通到如今在行业里有一定人脉资源,从体制内工作到提携表哥做生意,帮助亲人们过上了相对富足的生活。父亲退休前在他的工作岗位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个年头。
  父亲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少时拥有多样兴趣爱好:滑冰,打兵乓球,跳交谊舞,还有看书与写作,至今在姑姑家中还保存着当年刊有他作品的那份我们当地的日报。在我记忆里,父亲很爱发呆,过后会淡淡地说:“哦,刚才想了点事情”,往往这个时候他就是在构思创作了,经过酒精的催化,一篇不错的文章就“诞生”了。
  在我儿时的心中,我的父亲是一座坚不可摧的碉堡,也是我一个人的“多啦A梦”。他从未对我身体的不便有半点顾虑,而是尽可能地鼓励我大胆尝试:因为我羡慕电视上钢琴演奏家那种行云流水,他就在咨询医生后斥巨资为我买了钢琴,只为提高我手指灵活度与左右脑的协调性;我喜爱唱歌,他没有因为我行动不便而让我放弃参加校合唱队,而是亲眼见证我踩在窄窄的条形凳上,默默在台下为平衡感差的我担惊受怕;在我因为学业或是工作心绪不宁的日日夜夜,守在我的床边苦口婆心地劝解;在我还对“遮丑”没有概念的年纪里,总是支持我完成我的一个个心愿。长大后因为我婚恋问题,更是有言:“小时候我带你,等你有了丈夫让他照顾你,等你有了孩子我跟你妈帮你带大,再让孩子照料你的生活……”我的父亲啊,您还要让我心中有多少愧疚呢?我始终是那么地让他放心不下。
  时至今日,父亲想起我的“文学成就”,就是上小学三年级写的那篇作文——《父亲的大黄牙》,他说总能从中读出我能成为“作家”的味道。如果说我心目中如此优秀的父亲哪里让我不满,恐怕就数他太爱抽烟了。由于水质加上抽烟的影响,自我能清楚记事开始,父亲的牙已经变黄了。
  我想,在我母亲看来,父亲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因为每当生活中有一些风雨,父亲总是会冲锋陷阵,自打我记事情就会坐上部队的“专车”,享受省会城市不错的教育条件,与母亲结婚的三十多年,我们家的日子也在父母的共同努力下,日渐殷实。值得一提的是,姥姥姥爷当初是很反对这门婚事的。“日久见人心”,姥姥也对当初这个不起眼的“农村娃”日渐改观,亲口说我爸爸教育出来的孩子最孝顺。
  在我的心中,父亲是我对一切热爱的起源,有他的鼓励跟支持,我才有勇气去提“梦想”二字;父亲是我永远的“诸葛亮”,我永远比不上他那“神机妙算”的本领;父亲是我坚实的后盾,不管遇到多大的坎儿,我知道他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当然了,父亲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也会偶尔蓬头垢面,偶尔垂头丧气,也会在酒精的催化下“大放厥词”,也会因为抗战系列电视剧片段泪流满面……
  现在看我的父亲,眉毛依旧浓密,但是眼袋越来越深了,眼圈越大黑了,头发变得花白,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岁月的印记。这些依旧不影响他在家庭中的地位以及“江湖再战二十年”的决心,还想努力打拼送小女儿出国读书,完成他因为幼年跳级没有学好汉语拼音,从而想让我们姐妹“多出去走走,多出去看看,好好积累文化知识”的夙愿。如今我也做了母亲,父亲把对我的爱转移到了外孙女身上,那份宠溺自是不在话下。他自己常说:“年轻时忙于事业,从没这么尽心费神的带过你们姐妹”;“麦兜生在了好时候啊,姥爷姥姥可以给你带去比从前更好的物质条件,爸爸妈妈也有精力跟时间常伴左右,和乐幸福。”要问我长这么大遗憾多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有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母,让我心中多一份底气,让我也许能够在年老时对心中的自卑与苦闷渐渐释怀。
  二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依旧是“无名白丁”,不知道从小对我有美好祝愿的父亲有没有失望?
  望望窗外,天已蒙蒙亮。我瞥见书柜上父亲年轻时帅气的军装照,轻轻拍着身旁熟睡的女儿,不觉间,泪已湿润眼角。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