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将乐县万全乡万全村,是一个远离县城数十公里偏远闭塞的山村。在这个民风纯朴的小山村里,有一位家喻户晓的重残青年,他就是现年三十岁的张先震。
  张先震之所以在十里八村妇孺皆知,是因为他出人意料地创造地两个了奇迹:一是仅有初中文化的他成了乡亲们仰慕的舞文弄墨的作家,成了这闭塞落后小山村肚子里墨水最多的文化人;二是瘫痪在床多年的他,竟然顺利地自行解决了个人的终身大事-------一位来自福州的城里姑娘羡慕他出众的才华,心甘情愿地来到山村嫁给了他。所以熟悉他的乡亲们都说:先震不愧是一条不服输的硬汉,因为他摘下了看似邀不可及的天上的星星。除了把作家这顶桂冠收入囊中外,还把省城一位叫做星星的健康俊丽的姑娘娶进了家门……漫游在童话世界里的张先震,同时也为自己坎坷的人生,创造了一部充满传奇色彩的童话。
  张先震的命运是十七岁那年被彻底改写的。在此之前,他是一位活泼健康、有说有笑的乡村少年。尽管家境贫寒,兄妹众多,但他自小就喜欢读书。在学校里,他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家里,他是听话懂事的乖孩子。有道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先震自小就体恤到了生活的艰难和父母的不易,所以他养成了勤劳节俭的良好习惯。这一年夏天,张先震为了筹措下一学年的学费,主动跟父母到自家的自留山上砍伐毛竹,他起早贪黑,不叫苦不叫累,豁出命去砍毛竹。整个夏天忙下来,学费是用辛勤的汗水凑齐了,可是他正在发育的身子骨却累垮下来了。到医院一检查父母傻眼了,他们的儿子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父母以为儿子没有什么大碍,躺个把月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可是先震这一躺就再也没有站立起来,他身体所有的关节都僵硬了,都不像先前那样灵活自如了,活脱脱的像一个木头人。父母见儿子卧床不起,病得不轻,这才心里发了急,便咬着牙四处借钱,把病恹恹的儿子送到大医院救治。可是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他们的儿子身子骨已经彻底定型,医生遗憾地说没有办法矫正过来了……
  就这样,这位憧憬着美好明天的乡村少年,被迫含着泪水远离了校园,被无情的命运打入了冷宫,从此开始了漫漫的暗无光彩与生机的卧床生涯。自此这个贫困落后的小山村,便多了一个可怜兮兮的重残人。乡亲们私下里为先震感到惋惜,说这个孩子年纪轻轻的就瘫倒在床上,这一辈子恐怕是废掉了,老天爷真是没长眼睛啊,让这么聪明伶俐的孩子遭这么大的罪!知道自己康复无望,起初张先震连死的心都有。那些漫漫的白天和夜晚,张先震是伴着眼里的浊泪怆然度过的,他憎恨命运的不公,他憎恨命运把自己活活的钉在了床板上。有道是时间是医治痛苦的良药,伴随着时光的悄然流逝,张先震不再那么绝望了痛苦了,但他却感到特别的茫然和惶惑。本来他打算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将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可是现在自己却成了没有缚鸡之力的残疾人,成了父母的累赘!张先震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父母。于是他铁下心来,准备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一个瘫倒在床、四肢僵硬的人能做什么呢?
  起初他打算学习家电维修,赚点小钱贴补家用。思来想去,张先震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农村家电不多,拉不到多少活儿,再说自己手脚不利索,学这门手艺也有很大的难度。张先震最终把自己的奋斗目标敲定在文学创作上。这之于初中毕业的他,等于异想天开的想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其难度可想而知。但喜欢挑战自我的张先震,咬定目标不放松。他卧在床上一手举着拖板,一手开始了他艰难的写作生涯。他知道自己读书少底子薄,于是让父母和两个弟弟满村子借书看,村部订的那几份报纸和杂志,几乎被爱不释手的张先震翻烂了。然而当他拿起笔来,竟感到锄头般的沉重,因为他的脑海一片空白。是啊,写点什么呢?他几乎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道道来。后来张先震看到了在院子里奔跑的小鸡小鸭,不觉得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经过三年不间断的顽强的练笔,1995年,张先震的处女作发表在《特区少儿文学》上。这给了困锁床榻上的他莫大的鼓舞,于是他献给低幼儿精彩的童话故事一篇篇新鲜出庐,一发不可收拾。在张先震神思泉涌的笔下,小鸭子会跳舞,土豆会唱歌,天上的云朵会说话,他的童话形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让花骨朵般的小读者大开了眼界。
  理想的选择十分关键,有时方向选对了就会一对百对,否则就会碰得头破血流,半途而废。渐渐地,乡亲们对这位瘫倒在床上的小伙子刮目相看了。当一封样报样刊、一张张稿费单通过漫漫的邮路传递到村部时,这个平静的小山村就像放了一颗炸弹。人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村会冒出一个童话作家,而这个作家竟是肚子里没喝多少墨水、瘫倒在床、闭门不出的张先震!人们在惊叹之余,纷纷怀着钦佩的心情,走进了这个曾经门庭冷落的家,大家伙纷纷把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见闻讲给先震听。就这样,张先震灵感的闸门仿佛一下子被人拧开了,他不仅仅写童话,还写自己波谰起伏的内心世界,写自己身边朴实无华的乡里张亲。
  迄今为止,张先震已经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0余篇,累计40万余字,仅有初中文化的他,已经加入了三明市作家协会,其童话故事和散文作品,曾经五次在各种文学赛事上获奖。乡亲们知道,这些浸润着热血和激情的文字,是先震卧在病榻上一笔一划的艰难书写的,字里行间都跳荡着他那颗热爱生活追问命运的心。然而,让众多的乡亲们更为惊叹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2001年初,江先路记者在《福州晚报》上转载了有关张先震的报道,没想到这篇稿子成就了这位重残山村青年的美好姻缘。家住福州市鼓楼区女青年叶东星,是含着满眼的泪水读完这篇通迅的,她被张先震自强不息、挑战命运的无畏精神深深感动了。于是这位健康善良的姑娘拿起笔来,满怀真情的给家在偏远农村的张先震写了一封信,并倾吐了自己绵绵不绝的心曲……张先震收到这位城里姑娘的来信后,心情相当矛盾相当复杂,可以说他又喜又忧。喜的是那扇看似封闭的爱情之门,已经悄然向他打开了,他不知道是应该走进去还是不走进去……自17岁那年瘫倒在床后,先震对自己的婚姻就不抱什么指望了。虽然父母希望自己成年的重残的儿子能够找个伴儿,完成未了的终生大事,也好有个照顾。可是天底下有手有脚的健康姑娘,哪个肯嫁给家在农村的重残人呢?所以张先震只能寄情书海,勤于笔耕,他不想让无法实现的梦想来困扰自己……憨厚坦诚的张先震,给这位善良的城里姑娘写去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他如实的介绍了自己的实际情况、内心的担忧和由衷感激之情……一句话,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小叶姑娘,不能给小叶姑娘渴望中的那份幸福。但是随着彼此书信来往不断和相互理解的加深,张先震还是对这位省城姑娘的无比真诚打动了。他没有想到幸福可以从天而降,大概是冥冥的上苍体恤他的苦难吧,使他可以看到一位梦寐以求的知心爱人,从乌云密布的苦难的天空下向他微笑着走来,就像苦寒孤独的岁月里,仁慈的上苍给他派来了一位心心相印、肝胆相照的天使。这一年秋光朗照的一日,小小的万全村似乎沸腾了。人们惊奇的看到,一位衣着整洁、年轻秀气戴着眼镜的姑娘,径自走进了张先震的家门,走进了张先震苦难的世界。这位仆仆风尘赶来的姑娘,就是来自福州城的叶东星,她决意嫁给这位命运多桀、才华横溢的山村重残青年,做他知冷知热、一生一世的知心爱人。年底两个人举行了简朴而隆重的婚礼,不少乡里张亲的前来捧场助兴,望着一身大红衣裳的不胜矫羞的城里新娘,乡亲们有点犯糊涂了,他们感到纳闷:如今农村姑娘都喜欢往城里跑,哪有城里姑娘嫁到农村的?而且还是一位瘫倒在床上的重残小伙子?乡亲们后来才闹明白,这就是爱情和真情的力量。张先震的父母自然是乐得合不笼嘴,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老天爷是如此的开眼,给张家送来了这么善良这么娴慧这么文静的好媳妇!最陶醉的当然是新郎张先震了,当他有些僵硬的手和新娘的纤纤玉手紧紧地盈握在一起时,瘫倒在床的张先震清瘦俊朗的的脸庞,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开心的微笑,此时此刻,他的眼窝里蓄满了晶莹的感激的泪光……次年,这对幸福合乐的小夫妻,如愿以偿的喜得贵子。先震的父亲兴奋得好几个夜晚睡不好觉,他斟酌拿捏了再三,给自己的宝贝孙子起了一个大名:张兴贤,又兴旺又贤达,看来老张家往后的小日子肯定错不了。
  有了爱人的精心呵护和照料,张先震文学创作的灵感如喷泉涌出,他的童话他的散文他的随笔一篇篇的发表,并成为三明文坛上令人瞩目的青年作家了。小叶除了照料丈夫和儿子外,还是张先震跑腿的“秘书”,抄稿拉啦取信寄信啦买书报刊啦,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望着妻子忙忙碌碌的身影,张先震感到自己走进了温暖明媚的人生春天。妻子小名叫星星,张先震有时半开玩笑说:我摘到了天上的两颗星,一颗是你,一颗就是我心驰神往的作家梦。但目前的作家这颗星还没有你这颗星亮堂,我要加倍努力笔耕不辍……张先震自强不息和爱情传奇的感人故事,经媒体报道后,也牵动着市县两级残联领导的心。现在张行震不再“刀耕火种”了,而是用上了县残联捐赠的电脑,这给写作不便的他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在三明市残联熊术立理事长的亲切关怀下,一个价值数千元的残疾人多功能专用床,又被市残联用车送到了这户普通的山村农家……踏上了信息快车道的张先震,创作的激情如火燃烧,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许多美好的盼望。2009年春天,同命运顽强抗争的张先震,不幸中有患上了虹膜睫状体炎,而且这种怪病时常复发。这种兵给他的生活与写作带来了极的不便,上网时间和看书时间长了,眼睛会一片昏花,严重的一次达到了失明的状态!这种兵必须到县城医院及时治疗,否则后果不可想象。为了方便治疗,张先震一家三口只好在将乐城关租赁了两将房子,距离县医院很近,这样看病就方便多了。但接下来的问题来了,由于在县城开支较大,经济难免紧张,租房子要交房租,张先震要看病,儿子要上学,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小叶很想出去找事情做,但她无法抽身,她必须在身边照料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父母的接济,张先震只能勤奋创作,争取多赚一点稿费,一次上网时间长了,就多次上网,以恢复容易疲倦的眼睛……
  有了家庭的温暖和社会各界的理解与支持,张先震相信明天会更加美好!他在电话里无比自豪地说:“我这辈子最钟爱的是文学,文学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精神家园。我最宝贵的财富是我的亲人,我的爱人和儿子,正是这割不断的血浓于水的亲情,才使我跨过了苦难和无助的跚栏”……好汉张先震,望你在同命运的搏斗中,创造出更多更惊人的奇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