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风来满眼春,花城柳暗愁杀人。这是唐代大诗人李贺《河南府试十二月词·三月》的第一二句。是说:春天来临,满眼春色,柳暗花明,有人欢喜有人愁哟。
  2023,癸卯年,新春伊始。娇娇归来了,一大群勤奋快乐的小蜜蜂们也归来了。比如,柳絮依依、轻轻拍手、梅发平、庄稼、雪影、一墨、崔向泽、满山红叶、冷梦良、梁苦生、三宵蟠挑园、扶风王宗合、王立春,等等。
  他们的归来,让丁香家园,不仅再现了缕缕炊烟,也让丁香人焕发了勃勃的生机,真正的开启了“丁香小蜜蜂时代”。他们,有人从事社务管理,有人直接进入后台参与编辑,有人积极写文投稿,有人展开阅读与跟评……顿时,一池春水,涌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娇娇归来了,尽管是个隐身在幕后的无冕之蜂王。可娇娇设计制作的《丁香》封面,策划的“护花使者”征文,使得《丁香》的来稿量与日俱增。天天都有编辑在线,文章不间断地编发。两个月来,总编发文章达150多篇。来稿的质量,也明显比过去好,已有近30篇文章获得精品,一个好的兆头出现了。
  每天清晨,我打开手机后的第一件事,不是看微信、QQ,而是登陆《丁香文学》。看来稿情况,看编辑状态,看阅读跟评的相关信息。
  一改往日的现象是,编辑后台,基本无积压来稿,也很少有在编辑状态下,却又多少天未编的稿子了。已经发表的稿子,除了编者的编辑按语及留评以外,都有其他编辑与评论员的跟评。即便有文章的跟评不多,95%的都在十条以上。跟评多的,竟超过了六十条,可谓琳琅满目,热闹非常。
  我们生活的社会,既是互通互补的,又存在着许多独立的空间。很多时候,我都不太相信,一个人的能量可以影响到某个团体的全局。然而,娇娇的出现,则让我大开眼界,才知道我就是典故上说的那个井底之蛙。
  娇娇,何许人也?
  几年前,娇娇曾担任《丁香文学》社的社长。之后,因故离职,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淡出了江山人的视线。现在的归来,是她的心中仍保留着丁香的一束芬芳,舍不得真的就走了!
  网络世界,要说虚拟,便虚拟。要说现实,就在现实之中。只不过,虚拟与现实,往往让人无可辨别,难以说得清。
  娇娇,是男是女?多大年纪?什么模样?做什么工作……一无所知。当然,我们是在网络上认识的,也就是宇宙间的“那一群”,无须知道谁是谁。只不过,心中还是有些好奇,总是在揣测着。
  娇娇,从字面上看,应该是个女生。现代汉语大词典的解释便是:美人,犹娇滴滴,害羞也。广东民歌《妹子有郎象无郎》唱道:十八娇娇三岁郎,手提灯盏牵入房。也就是说,以娇娇为名,美女也,还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
  娇娇,未见其人,亦未闻其声。却能慕其迹,望其形。
  娇娇来了,陆续地发表了四篇文章。这四篇文章,好似放了四把火,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意境与思考变成了生活中的现实。
  在《归心似箭》中,娇娇写道:北国的室外虽然寒冷,可房间里却温暖如春。母亲早已经做好了喜欢的饭菜,我用手抓一块肉放进嘴里,母亲急忙吩咐去洗手。与母亲相对而坐,母亲总是看着我吃饭,不停地往我碗里夹着菜:“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这段文字,近似于白描,就像是一幅画,将一个温馨的画面呈现在读者的眼前。这是娇娇回归到母亲身边的画面,也是娇娇回归到丁香家园的画面。
  在《江山多娇》中,娇娇直抒胸臆:他是所有关爱和鼓励娇娇的众多江山家人的一个缩影;他胸怀宽广,风华正茂,包容可亲;他的旗下拥有成千上万名优秀的写手;他是我文学创作的引路人,是我美丽青春、成长的见证人;他的名字如雷贯耳,最具影响力,是镶嵌在我心空上闪闪的徽章;他的名字叫《江山文学》。
  读这段文字,不由得让人对《江山文学》,对进入《江山文学》的人,生发出一种崇敬、景仰的情愫。同时,也激发了人们参与、见证《江山文学》发展的一种积极性。无疑,娇娇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把已经,或即将失去凝聚力的丁香人,都邀约回家。
  在《乡村四季》里,娇娇哼起了一支小夜曲:乡村的傍晚极其安静,缕缕炊烟还没散去,空气中充满着柴草的香味。仰望着浩瀚的夜空,借助望远镜,搜寻到炫美的银河。发现银河里面的星星成千上万,像是细细碎碎的沙粒,横亘在青色的天宇上。硕大的夜空拉开了无垠的帷幕,摇曳着点点繁星,好似镶嵌在夜空中的宝石,更像闪闪的徽章,给美丽的乡村增添了几分神秘。偶尔,几声犬吠,一颗流星划过,给寂静的村庄增添了一道靓丽的一瞬与永恒……
  这里记录的是乡村的夜色与星空,其实折射的不就是我们的丁香家园吗?
  在《人间烟火》里,娇娇说:丁香社团终于恢复了昔日的人间烟火气。看见社团正常运转,心里格外的高兴。感谢那些一直坚守在丁香,不离不弃的《护花使者》们。丁香有了花花们的坚守,才让漂泊在外的游子有家可回。丁香要好好的,江山文学要好好的。娇娇愿做《护花使者》,江山有你,有我,丁香花会更加夺目绚丽!
  娇娇的辛劳与付出,已然有了丰收的果实。她的心情是喜悦的,那张润泽的小脸绽放成了一朵娇艳的花儿。当然,她也知道这份丰收来之不易,她依旧是护花使者。她以一腔热血,提示着更多的人,要珍惜,要爱护,要让丁香家园更加团结,更加芬芳。
  这四篇文章,有两篇是我编发的。编发《人间烟火》时,还引发了一段小插曲呢!
  傍晚,散步归来,正在准备着休息前的事儿。不经意间打开了手机,进入《丁香文学》,想要看一下有什么新的情况。恰恰,发现编辑后台有娇娇的《人间烟火》待编。一般情况下,这个点我已不再上网,也不再做其他的什么事了,准备……像是心头上撞到了一块石头,被无言地震撼了一下。娇娇的文章,一准是要说些事的,不能过夜,一定要编。于是……
  “你这是干嘛呀,现在还上网?”太太有了些责怪的意思。
  我回道:“有一篇很不简单的文章,要编发。”
  “什么人的文章?这么重要!”太太的眼睛瞪着我。
  “娇娇的文章。”我随口说道。
  “娇娇!谁是娇娇?”太太警觉了起来。
  我忘了,她哪里知道“丁香小蜜蜂时代”的故事哟!但是,她这么一问,我就必须说清楚。若是不说……
  我一边打开电脑,一边笑着跟她说:“娇娇,一个能人,一个能够呼风唤雨的人。不仅是个作家,还是个社会活动家呢!”
  “男的,女的?”
  “应该是女的。”我说:“不然,不会叫这样的名字。”
  “你认识?”她追问道。
  “不认识。”我说:“也不能说不认识,在网络上交流过,算不算认识?”
  她无言了,眼睛却直直地在我的脸上盯着,仿佛要从中找到什么破绽。
  我又说道:“网络就是这样的有意思,在文字、语言中构建交流,却不知道人在哪里。”
  “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太太继续问道。
  我说:“不知道,好像是在校学生。当然,一定不是普通的中学生、大学生。”
  太太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哦,这么厉害?”
  我也笑了,并且说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哟!”
  娇娇把《人间烟火》一文设计成“归心似箭”“江山多娇”“乡村四季”“人间烟火”四个章节。而且,这又是她在四个节点上分别发表的四篇文章。这里,她做了个总结,做了个更新,做了个令人振奋的谋划。这一切,既紧密又合理,既无形又可循,既巧妙又理性,就像是规划好的一条曲线,起承转合,无不在思考之中。她要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重生、发展、腾飞!
  读娇娇的文章,尤其是读娇娇在帖子上的跟评语言,你会觉得骄娇本身就是一团火,有着火山喷发一样的激情。谁读了,谁就会被感染、熔化,谁就会跟娇娇一样变得青春勃发,光芒四射。
  她在半川柚子的剧本《太极少年》的跟评帖子上写道:你太厉害了,剧本写得如此精彩。应该把娇娇也写进去……
  她给我的《我是一只小蜜蜂》跟评帖子写的评语是:总编是丁香花园中最可敬最可爱的小蜜蜂,读你守护丁香的感受,娇娇早已泪水倾盆……
  她读闰土的《一位守护丁香的园丁》,在帖子上写的评语就更实在了:敢挑重担,勇于担当,这社长当得响当当的!
  娇娇,就是一股强劲的东风,就是一抹绚烂的春色。她的步履,她的目光,她的胸怀,她的智慧,她的……既有温度,又有力度。不仅温暖着丁香花园,还激励着一群又一群的小蜜蜂们,竞相飞跃,酿造辉煌!
                        
       2023年2月26日写于合肥巢湖北岸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