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后有一片百年的老梨园,一到春天,满园都是雪似的梨花,弥漫整个村落。她是每个土生土长在这片园子里的乡亲们心中的寄托,更是这幅故乡最美山水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乡亲们都说,这梨园是咱的风水宝地。
  每年的四月份,春雨绵绵的梨园,漫山遍野的梨花白茫茫一片,村里的年轻人早已拿里行囊走天涯了。梨花张着笑脸在招手,似乎告诉他们别忘了,秋果丰收时,把她们也带过北方去,让贵客品尝一下长城脚下的绥中白梨。
  村里那些老一辈没有忘记老梨园的故事。
  解放前,梨园曾遭到日本鬼子疯狂砍树劫难,长青的爷爷带领一帮人与小鬼子夺刀护园,被活活砍死。说来也奇怪,乡亲们在老树根边,剪下很多嫩枝,用老土严严实实埋下,第二年开春,这里一片绿,小树苗全活了,人们说梨园血脉没断,这梨园即使在冬天,也能看树干、树枝苍翠无比,枝条上披着点点白色,雪过后更傲然挺立,让北方寂寞的冬天充满着生机。
  梨园有许多历经沧桑的老树,也记录与梨树传承的历史。土地承包后,村民们举手表决梨园整体招标,长青中标了。他拿出部队的转业费,对老果进行修剪嫁接改造,成立了山水梨股份公司。眼看着梨园一天比一天好,这时,长青被查出胰腺癌,住进了医院,在学校当老师的妻子书芳,只好请假陪护丈夫,“书芳,等我病好了,回去还要打几口井,明年开春,换上新树苗。”书芳忍着泪水看着躺在床上的长青。三个月后,长青带着对那片梨园美好憧憬离开了人世。
  百年梨园像一座雕像立在村头。她的支脉流进了每个梨园人,极像终日沧白的父亲在嘱咐,要守好梨园,不能愧对大自然赠送的天果。
  梨园的当家人走了,谁来当家?
  长青的爱人毅然走了出来,她要挑起这根大梁,担起振兴梨园的重任。
  书芳拿出长青生前梨园的规划,从心底感到,梨园的每棵树都像一个碗,装着乡亲们绵长的日子。她一遍又一遍说,股份公司不能解散,梨园不能卖。股东大会上,有人质疑:换新品种,什么时候能长大结果,资金从哪里来?老的少的齐刷刷地看着书芳。“大伙凑合吧,有多少投多少。”书芳边说,边拿出城里房照本给大家看。“乡亲们,建这园不容易啊,现在有了起色,大家一定要挺住。”书芳向大家表达一颗真诚的心。
  她回忆起自己生在梨园村,喝着梨园果汁上大学的情景:爸爸从小时就带她到园里看果摘花,也许长在梨园的因素,小小书芳都把自己打扮成“假小子”刨土洒水,看花苞样样会,春天一进园她就戴上头花,满园跑。老奶奶说,这孩子,哪棵树几个年头她都知道,成了万事通。临近高考那半年里,书芳拿里复习大纲,吃住在梨园,她说,这地方肃静有灵感。四年专科毕业后,她被分配到教育局,在全县考了第一名,报名去山区自己家乡教书去了。梨园离学校一山之隔,后来走梨园成了她与长青成亲的相遇,梨园里一个帅气又很聪明小伙打动了书芳,她们每天谈人生聊村里变化,表示将来一定做出成绩,干一番事业。长青入伍参军了,在部队学到技术,书芳考上大学,俩人也成了家,成为梨园第一位双双学用人才。书芳在教学上刻苦钻研,积极大胆探索山区教育新路子。把课堂讲演与考分结合起来,注重家教与实践两条腿走路,改变农村短学认字老框框。她撰写出两篇教学论文,分别被国家评为一等品和试评奖。光荣走上全省优秀老师领奖台。
  她爱这里一草一木,更爱山里的孩子们,2015年又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教师。她像太阳花一样在温暖着山里的人们。时光又让她巧遇于梨园相逢了。
  爱人的去世,梨园的根,乡亲们的情,成了她扬起生活之帆,振奋精神最好选择。
  她毅然向县教育局、学校递交一份申请书,请求:请长假回村上建梨园。“书芳,你可寻思好了,请长假,就意味着你离开了你心爱的岗位。”老校长语重心长地劝她。书芳说:“老师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可眼前我遇到了一份不舍的乡亲‘债’,我要暂离开一段讲台和乡亲们一起建设梨园。”
  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她拿着卖楼款和卖骄车钱,开始去梨园上班。
  第一个春天一场冰雹,把上百棵梨树打成“光杆子”。她跪在地上捧着白华华的梨花放声大哭。“七八千斤果,说没就没了,这得损失多少钱。”书芳抱着梨树说着。第二天,县农业局、果树局、农发行领导都来了,给梨园送来1000多棵树苗和贷款。
  灾害提醒了书芳,靠天吃饭不行,要走多功能产业发展路。可当她把想法一提出来,就遭到了一些人的埋怨,大家说果树没搞起来,现在又去折腾扣大棚。书芳上网看书自己研究,拿出一块地扣塑料大棚,引红果梨苗,她天天守着那些红果梨,终于等到丰收的日子。她兴致勃勃将红果梨运到市场销售,人们品尝后却说太酸了,纷纷摇头而去。新果没推出去。书芳的心凉了半截。她想不明白,难道自己干不成!于是背着一兜子红果梨走进县果树研究所,专家一看,哈哈大笑:“这果是老品种,上市场谁能买?”
  她听说辽南有新品种,适应富铁土壤,连夜坐火车赶到千山区南梨果基地学习。回来马上召开股东开会,想把学到的心得分享大家,可谁知,股东来了不到一半人,大家听说又换南果梨,纷纷拒绝,只有少数人同意试下。书芳带着大伙挖土砌墙打桩,从十几里外扛塑料膜,一个星期,建成四排三米高双膜大棚,把带来的新品种苗进行尝试,反复研究,多次跑果树研究所、在网上与专家面对面视频。按照棚架方法进行栽种、修剪、管护,还从外省请来果树专家对老果树进行培育改良。
  她要改变自己,从一个教书人成为种植果树带头人,除了毅力还要坚持和责任。她把梨园当做人生历练的机会,全身心担起乡亲们主心骨当家人,所做的每件事,每考虑的决策,都从乡亲们切身利益出发。她常说,我是一个女人,更是一个村里人,做好每一件事都要对起良心。
  每年的梨花招来众人赏花,梨园修起了小路,在小河边建凉亭,村里举办了第一届梨花节,游客们走进了梨园。她透过阳光,总是找出小山村亮的一面,让老梨树变成故事,让香果飘到网络上,把美好留在村头,让祖辈生活方式定格在记忆中。
  经过两年多的时间,梨园南果梨“新品种”诞生了。这一年,老果加新果产量达2000万斤,远销广东深圳。乡亲们领到了分红款。大家说:前三十年靠果填饱肚子,现在梨园成了聚宝盆,一年四季见钱。
  三年后,书芳如约回到了学校,望着梨园的方向,看到那漫天的梨花正火热绽放,她一番喜悦,梨园的名字再度在小村叫响,一阵微风从梨园上吹过来,她仿佛嗅到了梨园的芳香……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