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女铁路线路工,我高兴;作为一名铁路线路工的家属,我自豪。
  这不,别人的春节是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的春节是陪爱人在岗值班。
  咱今天就以一个妻子的身份吐槽一下爱人的一些罪状。儿子小的时候爱人正是事业发展进步期。他在家过春节的概率几乎为零,用儿子小时候的一句话来说:“我老爸就不知道回家吗?他是不是不要我们啦?”每每这个时候,我会给儿子讲男人应当以事业为重的大道理。
  铁路是一个很庞大的系统。开火车的叫机务,火车站里搞客运、货运的叫车务,维修轨道信号的叫电务,维修轨道上方高压线的叫供电,维修两股钢轨的叫工务。在各个系统中,又分有若干工种。我和爱人就是工务部门的线路维修工(线路工)。通俗易懂点儿来讲,也就是大家看到的承载火车轱辘子的那两股钢轨的维修。
  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一句很能说明这个职业的话:远看像逃荒的,近看像讨吃要饭的,走近一看原来是工务段的。那个年代线路工叫养路工,是很难找对象的。不要看工作是国企,就连个纺织工人都不愿意找养路工(线路工)。我和爱人是在一个偏僻的小站——上湖站认识的。他技校毕业,我接父亲的班,同时被分配到这个小站上。现在上湖站已经于前些年撤销,可见这个站的小,问题是小还不说,交通也很不方便。每到单位上班,就不能再有回家的念头,必须到周末才能坐火车回家。两个豆蔻年华的年轻人,站区又没有可娱乐活动的地方。爱人经常跑我宿舍与我聊天儿,帮我干活儿。时间一长,爱人便有了邪念。
  记得一天晚上,我俩聊天儿当中,他便和我说:“做我女朋友吧。”这句话说得我猝不及防,许久才和他说:“不急,待我考虑几日再说吧。”
  爱人年轻时长得很是帅气。一头茂密乌黑的自来卷长发,眼睛虽然小,却很机灵,脚上踩一双尖头、黑又亮的皮鞋,雪白的袜子,蓝灰相间的小棉布夹克,豆绿色的粗毛线手织毛衣,裤子是一条咖色带竖条纹,风吹便会抖起来的那种,最招人喜欢的是他左嘴角有一颗黑豆大的黑痣。
  唯一让我有顾虑的是:他是单亲家庭,而且比我小一岁。当时,我只想找个比我大点的,可以照顾我,因为我是我们家排行老小没有受过制,他说这不是问题,他完全可以做到。他还托单位的领导找我聊这个事情,那时也不知道是领导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爱人的诱惑力大,我也就盲目地答应了。
  那年我22岁,爱人21岁,我们相处四年后,于2001年10月2日农历八月十六,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结婚生子后发现他是个骗子。
  2002年9月8日,儿子出生。当时爱人答应我在家陪我两周,可不到三天,接了单位一个电话后,第二天早上六点就坐火车上班去了。他说:“我刚刚被提拔了班长,现在单位人手紧,不好意思休息了。”干过铁路的人都知道,每年集中修的时间是九月中旬。我也不好阻拦他,只能怪自己生孩子不是时候。因为我也是干这个工作的,知道集中修是最繁忙最需要人手的。我心里虽然不乐意但还是冲他点了点头。这一去就是半个月,孩子该打预防针也不见影子。只能自己打个的士抱着孩子去,那时儿子才15天。那个年代打个电话是很贵的,不像现在想念时还可以视频解相思。
  生过孩子的女人都知道,月子里照顾孩子是件很麻烦的事儿。生娃小白要想变成带娃高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要应付婆媳关系,还要克服自身身体的不适,又得哄孩子,还得洗尿布,一天下来,累得我头晕眼花。我心想,这哪是坐月子呀,这倒是像当保姆。幸亏自己有一颗向阳而生、超级强大的胸怀,这件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咱就不唠叨了。
  但我又被骗了。爱人说:结婚十周年纪念日给我买个大钻戒。我为了这个“大饼”等啊等,盼啊盼,这十年胜过寒窗苦读,这十年把一个妙龄青年熬成了满腹怨言的中年怨妇,这十年把一个不识生活琐碎的我,熬成了满身皆带烟火味的煮夫。
  节前接到爱人一个电话,内容是:单位有同事的母亲生病住院了,他需要替值班。电话通话时间只有5秒。当时我的火气像被太阳晒久的干柴,给我火星就会噼里啪啦地火光四射,直冲天空。这就是等待也许并不容易,伤害却轻而易举吗。看着儿子做作业的背影,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你不也是干这行的嘛,谁还没个事事情情,咱也有用得着人的时候,不气不气。”我帮爱人算了算,自己值班三天,再加上替同事值班四天。这个国庆假期又泡汤啦,还买什么大钻戒,纯属瞎扯。
  又有一日爱人小酒清欢后,含情脉脉地对我说:“你不是爱玩儿嘛!等咱们结婚纪念日,我带你到祖国最美的地方去玩儿。”“好啊!那咱就约在20年纪念日吧,别再放我鸽子就好。”我对爱人的话已经当作耳旁风,只当一句“屁”话,知道他也不会实现。但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来说,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无比地向往这一天的到来。
  2022年10月2日,终于蹒跚向我走来。这十年怨妇也被磨得没有了棱角,在这十年期间,我发奋图强,把自己对生活的畅想变成了现实,这十年把自己打造成了个打不倒的小强,这十年把儿子培养进了顶级名校。在放长假前,我就暗示爱人:“咱们打算到哪里?我帮你做攻略可好?”他不好意思地低声说:“我只能10月1日休息一天。”我本想破口大骂,但又想这样有失我的大将风度。这次我好多天没有理他,他主动给我转了520元钱,也被我拒收了。10月2日当天,他到单位值班后,我一个人一口气出去骑行了将近50公里,专挑路线不好、能挑战极限的路段进行骑行。在体力与怒火的对抗中,想通了一个道理:“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庆幸的是爱人一心扑在工作上,也没什么花花肠子,不就是出去玩儿吗?我一个人照样能玩儿得很开心,不和他一般见识,放他一马。
  一次骗我信,两次骗我也信,三次骗我,我还信,估计还会有四次五次……但我依然会信,总有一天他不再骗我。
  进入腊月,爱人说:“儿子在外求学,不能回家过年,今年是个特殊时期,你也别到处乱跑,就在家待着吧,我回家陪你。”本来我已经和驴友们约好,大年三十出发到北海。但看在爱人诚恳的话语下,我便推掉了约游。随即又到菜店买了许多过节的食材。
  腊月二十九下午,爱人回家,他擦抹屋内犄角旮旯的灰尘,我洗床单被罩。由于疲劳,晚上我俩十点便进入了梦乡。不知睡了多久,也不知是几点,反正透过窗帘看窗外,天空还是漆黑一片。爱人的手机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翻了个身,听他拿着手机走出了卧室。
  早晨06:15,这个时间是我自然醒,晨起练瑜伽的时间,发现爱人已经在卫生间干起了家务。这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儿出来了吗?爱人听到我的脚步声,便从卫生间探出脑袋说:“起来了。”我没理他,径直走向厨房,烧了一壶水。爱人从身后走过来细声细语地说:“咱们中午去我单位吃饭吧。”“为什么?”我问。他支支吾吾不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耽误我晨练。”“今天值班的同事临时有事,我得替他值班,正好,中午你就不用在家做饭了,咱到我单位一起吃。你看,他从手机里调出单位食堂的菜谱,有你爱吃的猪蹄子。”爱人讨好地还继续说着,我的脚已经不自觉地朝他的屁股踢去。你又骗我,我送你一副对联吧,上联:“上了一当,又一当,当当不一样;吃了一亏,又一亏,亏亏有体会。”爱人笑着说,我给加个横批:“从头再来。”
  大年三十暮色时分,我坐在爱人的办公桌前。望着窗外空中密密麻麻的高压电线,以及三三两两的喜鹊在电线上嬉戏;一辆辆呼啸而过的“绿巨人、火凤凰、蓝精灵”演奏着嘎达嘎达的轻音乐,和谐号机车牵引着的重载货车发着咕咚咕咚沉重的音符。耳边不时传来铁路边坡上在寒风中沙沙作响的护坡草的吵闹声。突然,眼睛被一束强光晃到,我立即闭上了眼睛,片刻间我再次睁开眼睛,被窗外横架在轨道上方铁塔的一排大灯照亮了整个夜空……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感谢千千万万节假日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你们。你们是最可爱、最可敬的人,你们舍一方安逸,保八方团圆。在此,我代表千千万万家属向你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节日的问候。你们是夜空中最靓的星,照亮游子们一路安全前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