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经史子集,汗牛充栋,这些都是华夏的精神财富,我们应尽力学习、传承,为中华文化的发扬尽力。
  对于一个家族,其历史渊源,血脉分支,亦是重要的文化继承和精神寄托。在我的家族里,有一个人独自担当起家族文化传承之重任,书写人生功过之褒奖,他就是居柱哥。前些年,居柱哥从县里的工厂退休了,是村中为数不多的退休老汉,年龄比我大二十多岁,但一见面,总是笑脸相迎,让人心里热乎乎的。居柱哥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族里红白喜事的执事,负责书写红白事的楹联,挽帐和执事名单,是个名符其实的文化人。
  村子里本族在清朝年间,出过一个进士,查阅现有的文史资料,只知道个姓名,后人是我们这些人的那一支也无从考证。文化基因传承到了我们这一辈,从九十年代到现在就出了三、五个大学生,或在县城,或在省城谋了差事,各自忙着自己地生活,未曾给家乡带来一丝变化;街道里闲的人,玩麻将、扑克就是最正经的文化活动了。唯独居柱哥是个例外,他闲暇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练毛笔字,虽然是工人身份退休的,但是他的退休生活,却与文人的爱好何曾相似,这些爱好,陶冶情操,滋养身心,是他退休后的最好的养生方式。虽然都七十多岁了,但思维清晰,表达准确,精神矍铄,俨然一个小伙子,根本不像退休的人。
  居柱哥是个热心人,遇到族里某家老人过世要过事,总是主动跑到主家,吩咐准备好纸张、记账簿等物品,根据红事、白事的实情,和主家商量主要的挽联内容,力求反映主家的期望和老人的生平经历,突出个性又不忘采用传统的挽联名句。过事的主家对居柱哥的为人和文化造诣都赞不绝口,对他选择的挽联甚感满意。在确定了挽联的内容后,居柱哥就和他的固定搭档三叔忙开了。三叔,也算族里的能人,自小因为腿部有残疾,上学不多,但他学会了养蜂,走南闯北,养了几十年蜂,大儿子继承父业,承担起来养蜂的事业,小儿子大学毕业在外地安家落户,女儿嫁到了县城附近的村庄,他也不用风餐露宿养蜂了,在家里过着含饴弄孙的幸福生活。但是,族里的红白事,缺不了三叔,虽然腿有些残疾,大小事情难不住三叔,这不,研墨、折纸,已经给居柱哥准备好了。
  居柱哥润好笔,对着打好的草稿,雄浑有力的楷体写的奔放,潇洒,有古意而自成一体。我问居柱哥,“哥,你啥时候学会毛笔字?”,“哥上初中学着写,后来,门子里的红白事就让我写,谁曾想,这一哈写了近五十年了,咱门子里再也没个喜欢书法的,把我干的事情给咱传承下去”。听了居柱哥的话,我的脸红到了耳根子。想到自己也算是上了大学在省城工作的人,想练书法的念头在大脑中转了不下十年,笔墨纸砚一切就绪,是练楷书、隶书、还是篆书,提笔练了一阵,那个字体似乎都不是我能练好的。随之,想起来就画几笔,要不,就束之高阁,成了摆设。这不敢提毛笔,不能写楹联,不是当代教育的悲哀吗?
  居柱哥的愿望,就是找一个能写家族楹联的继承人,看似不难实现的愿望,我环顾家族里的青年,真的找不到一个可以接替居柱哥的人,把家族文化的发扬。宗祠文化,是中国农村几千年的传承,但是,到了近七八十年,打破四旧的运动,让多少家族的族谱成为灰烬,我们的家族也不例外。我在近十几年里,多次询问,四处打听,家族里始终没有人能说清楚本族的历史。因为家族里没有族谱,是当年因为除四旧烧了,还是在流传中失踪了?都无法知晓,这个遗憾恐怕无法弥补了。
  文化的传承,是一个家族、一个民族的大事,在实现经济奔小康的同时,我们不能忘记,传承中华文化的事才刚刚起步。我们有责任把祖先的文化血脉继承下去,用承载着文化基因的书法、绘画、族谱,书写二十一世纪我们的生活状态,继续祖先的文化传承。
  书法,看似一件修养身心的事情,却能传承家族或者一个民族的文化;有着独特的基因,承载千年的文化精髓。有着这般重要的意义,我们难道不应该发扬广大,让书法在广大青少年中发芽,成长,开花,结果,为民族的复兴打下坚实的基础,为文化的传播做好准备。
  其实近些年,中学早就有书法课了,但是,实际上课的学校却寥寥无几,因为,没有专业的书法老师,学生就只能练练硬笔字,也算是弥补这些缺憾吧!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