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83年中国第一次猪年春晚到2022年的虎年春晚,央视春晚作为中国“年夜饭”的另一种形式,已经陪着国人走过了近40年风雨,也陪着我从孩提走到了不惑。
  我与春晚的交集发生在1986年的春节。那时村里电视机非常少,村北村南恰好以祠堂为中轴线各有一台。第一次春晚是在村南看的。农村电视机虽少而小,然而堂屋却大,一屋装不少人,像个小电影院,人声鼎沸。
  当年的春晚都有些什么节目不太记得清楚,一场军人婚礼印象深刻。结婚的是来自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经年过去,舞台上的草绿军装至今在眼前浮现,那场创意婚礼让我对“最可爱的人”充满了崇敬之情。那届春晚还有军旅歌手董文华唱的《望星空》,从此我与星空的对视有了别的情愫。
  1987年春晚,一曲《血染的风采》让人荡气回肠、热泪盈眶;1989年春晚,一首《英雄赞歌》让人热血沸腾、豪气干云。那几年的春晚过后,我们都喜欢学唱军旅歌曲。音乐课上哪个班级要是在学这些歌,其它班级的小孩子就羡慕得不得了,下课都跑到唱歌那个班级的窗户边或者门口围观。
  那时,我不知道贫穷、和平、安宁的生活后面还有局部战争——对越自卫还击战。战争经过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年浴血奋战,收复了老山、者阴山。战争的阴霾在鸡形土地的960万平方公里山河尽数散去。
  2021年春晚开播之前,流光溢彩的黄鹤楼,仿佛归来的仙鹤,栖息在大武汉的华丽灯火里。趟过沧桑,绚丽依然!从黑龙江中央大街到上海外滩,从古城西安到故都北京,整个中国都披上了节日的盛装。那一瞬间我百感交集:武汉,你好!山河无恙,一切都好!
  今年的春晚,一段舞蹈诗剧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地方让我着了魔,这很神奇。我忍不住再一次去查她的名字《只此青绿》!与《千手观音》比起来,一个清雅高洁,一个雍容华贵,但是都起到了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
  《千手观音》的上演已经是2005年春晚的事情了,我老感觉就是前两年。艺术不老,一眨眼17年,恍若一梦初醒。《千手观音》的创意来源于1000多年前的云冈石窟壁画,她把救苍生于苦难的观音通过舞蹈的形式再现了出来,整个场面显示出澄澈如水、庄严圣明的佛法气场,又展示了华夏文明的奔放与秀美。这个节目全场都达到了令人陶醉的艺术效果,恍若佛教的莲花频频开合,梵音不绝。2008年,莫高窟的“飞天”走上春晚舞台,中国古老的石窟艺术,通过春晚走进亿万中国人的视线,没有比这更好的传播方式。在甘肃流传一个说法:甘肃的兰州,中国的酒泉,世界的莫高窟。莫高窟是当之无愧的人类艺术宝库,是石头版的《红楼梦》。我想,一个顶尖的古典舞蹈设计者如果不知道莫高窟,将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2022年虎年春晚,《只此青绿》再现了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千里江山图》。节目开场,流转舒缓的古琴声和青绿衣衫的女子,仿佛一股清泉从深涧幽然飘出。《千里江山图》图名来源于乾隆皇帝于卷首御题诗之首句“江山千里望无垠”,据传为北宋天才画家王希梦所作的绢本设色画,是我国青绿山水画的巅峰之作。画上绵延起伏的峰峦、烟波浩渺的河流等通过以动静转换的写意肢体语言展示出来,使国画艺术焕发穿越时空的绚丽生命。
  看完春晚后,我到网上查询《只此青绿》,了解到春晚上演的只是其中的一个片段。《只此青绿》走上舞台前经过了一年八个月的孕育诞生过程,其中包括编者和舞者对宋代诗词和绘画的沉浸式感受、走入北宋画家王希梦“心中有丘壑、下笔绘山河”的内心世界。《只此青绿》完全抽穗于中国古典文化的沃土。
  跟随虎年春晚《只此青绿》,我走近王希梦,也走进北宋的秀丽山河。
   创意舞蹈《金面》,同样以唯美打动了我。看第二遍时,舞蹈开场一声仿佛来自遥远时空沧桑深情的呼唤,一下子就让人有想要流泪的感觉。随后,女舞者与青铜大立人手手相触的一瞬间,接通了通往古巴蜀的时空邃道。男女舞者如金色的小鹿,在古巴蜀山水秀丽的大地跳跃飞翔……这种场景让我想到了诗经里面的爱情场景,也让我感受到了古代青铜器一点一点恢复的体温和气息,还有充满诗情画意的爱情,几千年前的生活如此遥远又近在眼前,带着远古的呼唤。舞蹈和音乐领航我们在古今中来去自如。古老的爱情和古老的青铜面具让我感觉如此熟悉,仿佛那些是我们在几千年前经历过的曾经。
  我与青铜的一丝情愫,远在我在读初中时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司母戊大方鼎就产生过,及至今生能在大冶有色金属公司冶炼青铜故里铜绿山的铜矿石,去年底又为写《风云铜绿山》查阅了大量出土青铜器的资料,我深深为古代精湛的青铜器铸造工艺所折服,也被古人的工匠精神打动。今年春晚,创意舞蹈《金面》让我对青铜文明有了更质感的感受,也让我的思绪错乱地飘向了遥远的敦煌。中国古代文化,除了唐诗宋词,除了琴棋书画,还有很多很多,她们在很早以前就处在了世界艺术的巅峰。
  历年春晚展卷连接,也是一幅现代的《千里江山图》。青绿山水画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似乎就是跨越千古的相逢。相逢一首歌——《难忘今宵》!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