趟过时间的河,翻越尘世漫漫的积雪风霜,我又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乡。
  尽管故乡早已失去了童年鸡鸣炊烟的静谧悠远,村里的小路、长长的河岸线都已被水泥硬化;曾经的红墙青瓦也被清一色的多层水泥楼房取代;昔日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已人到中年,往日正值壮年的父辈已满头白发;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在断断续续中悄然而逝;少儿如冬日里的豌豆苗,一茬一茬,笑声点亮了屋前路旁。
  记忆中的一切恍如昨日,又确实变得面目全非,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只有亲情和那条亘古不变的河流,一直安定且沉默地流淌着,从远古流到现在,滋养着两岸的生灵,涤荡着尘世的污垢,抚慰着人间的忧伤。
  河流从不喧哗,藏万语千言于胸中,看生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观爱恨情仇于眼底,看世事风云变幻,绵绵不绝。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世间没有什么比水更有胸怀更具悲悯的了。
  对于时间的长河,我不过是一粒微尘;对于尘世的洪流,我乃一介过客;对于眼前的这条母亲河,我是历尽劫难的风雪夜归人。
  上天总是额外眷顾多难且有灵性之人,让她除了拥有给她凡躯的母亲外,还拥有一个精神上的母亲。眼前的这条河,对我来说是故乡亦是母亲。
  我默默地站在母亲河边,心中有千言万语要对她述说:神一般的母亲啊,你的伟大在于,你从来都不会放弃你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一事无成,平凡又愚笨,你总是以温柔敦厚之心接纳孩子的一切,包容孩子的所有。身处错综复杂的荆棘丛林中,唯有母亲仁慈的怀抱能给予孩子永恒的安定与慰藉。
  
  二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心灵根据地,需要一处隐秘的地方来修复尘世的伤口。如果他从小生活在海边,他的根据地就是海;如果他来自大山,与他记忆相关的就是山;我从小在河边长大,浮现在我脑海的,总是故乡的这条河。
  在每一个寻常的日子,当我与人打交道累了倦了,独自发呆时,我的心就会潜入时间的河流中,游啊游啊,一直游到梦中的河里。那清凌凌的河水,将情绪的杂草冲刷殆尽,然后不停地奔向远方。
  都说百川归海,一条河流要翻越多少道崇山峻岭,要经历怎样的艰难险阻,迂回曲折,才能汇入无边无际的大海?没有人能告诉我。我只知道,只有不停向前奔涌的河水才是活的,能自我洁净,自我超越,还能喂养鱼虾;那些不能流动的河水,会在尘世泥沙垃圾的围剿中,慢慢干涸枯竭。
  尘世拥挤,杂乱之声乱耳乱心;宵小横行,善恶是非真假参半。在呛人的滚滚尘烟中,总要腾出那么一个地方,专门用来收藏唯美与诗意。故乡的河就是这样一个存在,自带滤镜,只存欢喜,不寄冰霜。
  河流滋养了生命,也照见了生命。
  河岸的四季像极了生命的四季。春天的河岸如童年,当温煦的春风吹醒了杨柳,那叶的绿,丝的柔,悠然漂浮在河面,漾起细细密密的涟漪,像极了林风眠笔下的春柳。那初绽的新绿是生命的悸动,是凝固在记忆中的永恒。所谓的世外桃源,不过是人和自然与一切美的和谐共生。人到中年,才懂得:桃源不在他处,在自心。
  夏天的河岸如青年,河水充沛,植被俊美,连蝉鸣声都是那么骄傲那么热烈。人生一世,如没有一场奋不顾身的奔赴和投入,生命将是多么苍白多么无趣。
  秋天的河岸当然如中年了,生命的色泽正浓郁饱满,褪去了浮躁又不染沧桑,一派旷达从容的气象。中年如不积累人生的果实,到了老年,必定要忍受凛冽北风的煎熬。
  冬天的河流,有人看到的是萧索寂寥,有人看到的是内敛无华。河流从不向外界求证,你若有底气,何须他证;你若够淡然,更不必急着自证;生命,当从容舒缓,像流水一样自然而然,由心而发。问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无证的超然境界呢?
  三万步的河边行走,儿时的场景就像电影片段,即使循环往复地播放,也永不褪色,永远新鲜,令人回味无穷。
  我怀念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也愧对过曾经的满怀憧憬。每年回故乡,一定要沿着河岸行走,我试图在河里打捞些什么呢?不再是梦想,不再是虚无缥缈的期望,我只想打捞些遗失已久的天真与欢笑。
  
  三
  故乡的河啊,你一直在我心底;只是,你还记得离家的游子吗?看着层层叠叠向着东方流淌的波浪,我与河水相对两无言。
  一辈又一辈人,饮着河里的水长大,穿越长长的河岸线,从这里走向了远方。每次看到这条生命之河,蛰伏在记忆河床的童年场景便鲜活起来,如河面的野鸭子,矫健又灵动,“啪啪啪啪”,扇动的翅膀,速划的脚,留下的涟漪,串起烟火与诗意,眼前与过往。
  明物察己,谙道得真,生命本就是个闭环,无论你走多远,最终,人都会回到初次出发的地方。河水像一面时空镜,依稀能照见我童年时的样子:纯然、天真。感谢母亲保存的那些老照片,让我们还记得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儿。每当我遭遇尘世的风浪,总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你要站在岸上等我,等我回来将你认取,带你回家!”
  这声音,一直萦绕在河流的两岸上空。感谢这个声音,像一束闪烁在暗夜的星光,照亮我前行的道路,虽然这条路崎岖又孤独,我又何曾畏惧。
  母爱如河。母亲是家的代名词,母亲在,爱就在、暖就在、家就在。每次归家,母亲就在门口翘首盼望,那瘦弱的身躯,那风中的白发,那殷切的眼神,那掩藏不住的笑意,就像故乡的河,与日月同辉,与山河同在。
  我是母亲的孩儿,也是孩儿的母亲。一听到孩儿要回家的信息,内心瞬间就如大河奔流,突然有了使不完的劲:采买年货,张贴春联,整理房间,打扫清洁,换上簇新的床单被褥。去花店买花,希望借花语来表达新年的愿景和对孩子的期望:金黄色的向日葵,永远要有一颗阳光的心;翠绿色的富贵竹,平安健康吉祥如意;红艳艳的银柳,象征自由与洒脱。
  人的生命,多像滴水成河,趟河成海的过程。当一个懵懂的少女变成了母亲,就会迸发出海一般的能量,她对家人的爱,如海洋一般深厚。一如我的母亲,忍着腿疼忙里忙外,为我们做丰盛的团年饭,只为一家人把酒碰盏,围炉煮茶。短短几天的相聚,可以抵挡365天的风沙。
  过年,回家,奔向母亲的怀抱,如鱼向河,如鲸向海;家,是远方游子的信仰,一个旗帜鲜明的目标。天南海北,无论浪迹多远;世路坎坷,无惧魑魅挡道。一想到身后那双慈爱的眼睛,内心就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身心疲惫的游子啊,一年一度,都要背上行囊,山一程水一程,奔往家的方向。
  归家,面对挚爱的亲人,不说人间疾苦,不提陈年旧伤,扫尽一身尘埃,以最好的姿态,言笑晏晏,如儿时穿上新衣裳。曾经稚嫩天真的孩童,已在尘世的泥泞中摔打成长,面对老去的父母,亲爱的手足,学会了报喜不报忧,苦乐一肩扛。
  人生如寄,你的生命是你的又不是你的,是你的亲人用爱托起了你的生命之舟,护佑你在岁月的长河中扬帆起航。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人生这条长长的河啊,航行的路上,难免会遇到险滩、激流、暗礁。既然选择了做生命的水手,就要无惧风浪,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趟河成海,将生命驶向更宽更广的远方。
  
  2023年元月24日大年初三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

临近春节的乡村集市是非常热闹的,街上人头攒动,小商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儿子在前面走,和我几乎平头的姑娘挽着我的胳膊走在儿子身后,我母亲紧跟着我们。故乡对于我们祖孙三辈来说都...

建国初期,饱受战争和各种灾难之苦的里下河水上船民迎来了阳光,他们长年漂泊在各条河流中从事着原始的运输形式,以换取微薄的运费勉强度日。 里下河下游腹地的大丰县河网密布,有类似于...

昆德拉说,生活是我们的宗教。 你我等芸芸众生,置身凡尘,食人间烟火,总免不了一日三餐的繁琐。逛菜市场,对我们来说,是平日生活里自然而然的事。作家汪曾祺曾在《食道旧寻》中写到:...

这两天,是女儿参加高考的日子,我一大早起来,做好早饭,等着女儿吃完饭,就开车送她到师大附中的考点。看着人头攒动的人群,满眼是父母、师长关注的目光,孩子进了考场,考点门口穿着红体恤、红旗...

回头路熟人多,知根底。“不走回头路!”是俗语,警示回头路不好走。 一生江南海北曾多次走回头路,有无奈,也有喜出望外,让我终生铭记。 小时候,我是长孙,母亲去世早,我在曾祖父母呵...

年味是什么?是那一屋子的温暖,是久违的相聚和亲人们的欢声笑语。 年味是什么?是那忙前忙后的身影,还有那一桌丰盛的菜肴。 年味是什么?是别离时父母手中早已备好的大包小包,反复地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