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老公,大家一听,以为我是青山寨的压寨夫人,其实不然。老公不到四十岁就开始秃头,也不是全秃,一个大脑壳,像个地球仪,中间部位的头发渐渐稀少,四周毛发尚在,看上去滑稽又可笑,当然,我不是取笑他,土匪这个词儿是褒义的多,贬义的少。一来,老公脾气暴躁,三句话不来,叽叽歪歪,一点不温柔。谁和他聊天,不下两句,把天聊死了,加上他的秃头,我给他起了雅号:土匪。
  土匪头子和我没有什么爱情,只有日积月累的亲情。我这么说是因为,当年我俩是一纸婚约,媒妁之言牵扯在一起的。土匪不发火,不暴脾气,人还是可以的。有时候,我埋怨我三舅妈,把我往火坑推。后来,坐下来想一想,不能全怪三舅妈,土匪就那么一大坨,有缸粗,比缸高一些,也不是纸包纸裹着,看不到。再说了,土匪也不曾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结了婚,生了儿子。过着过着,日子里除了我、土匪、儿子、组合家具、一条老狗、一只狸花猫,还有什么?清澈透明的烟火气息,免不了磕磕碰碰。七年之痒时,土匪扛着小行李卷出去打工,一走就是一年,上哪打架?人是个莫名其妙的动物,在一块时,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土匪吃东西咯吱咯吱,睡觉磨牙放屁,我都嫌弃得要命。他这一走,还就牵挂上了。一天三顿吃什么?睡工棚睡得舒服?做木匠活爬高走低,安全吗?那会子,没有微信,更别说视频。手机也不先进,诺基亚手机,打个电话还行。打电话千山万水的,又舍不得话费。怎么办?写信,土匪念了初一就不干了,十四岁下学,跟叔辈大叔去营口盐场甩泥方子,又累又脏。他肩膀挑泥方子,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痂又破了,破了又结痂。这小子吃过苦,出过大力。
  写信,字,净是错别字,比如“娱乐娱乐”,他写个“吴乐吴乐”,“莫名其妙”被他写成“莫名其抄”,“猪脚”他写成“猪抓”,洋相百出,但我知道他尽力了,我顺着字义也理解大概了。土匪不会花言巧语,即便想你,也不写。扯东拉西,一大篇,没一句暧昧的话。夫妻之间,说私房话不过分吧?哎!人家偏不说,好像说了掉脑袋似的。人什么样,字儿也不差哪去?俗语说“见字如面”,一点不假。我给土匪回信,洋洋洒洒好几千字,他说:“你打报告啊?写恁多,跟我咬文嚼字呢?”你瞅瞅,他还不乐意?不乐意就不乐意,我照旧写,问他,安全帽戴了吗?记着上班一定戴安全帽。钱别太省,该花就花。工地食堂的伙食差强人意,一饭一菜,基本不改善。碰上过节,至多炒四个菜,沾点荤腥。隔三差五的出去撮一顿吧,他说:“在那挺好的,饭菜也中,你就别惦记了。”他撒谎,善意的谎言,2006年他在上海青浦区工地,修建立交桥,我坐飞机去他工地,呆了半个月。吃得什么?大米饭,一天到晚。白菜炖肥肉,肥肉就几块,数得过来。没滋没味的,大中午,一群泥腿子,端着饭钵子,蹲在食堂外的梧桐树下吃,就着北风吃。我在土匪工棚住了十五天,几乎天天白菜帮子肥肉块,朴实的民工,什么也不说,也没说伙食不好,也没提出抗议。看到有的民工,对着钵子里的饭菜皱皱眉头。却没一个站出来说话,我私下问土匪老公,为什么不向工头反映,伙食太差,油水不足,干活也没劲啊?土匪老公说,说了有用吗?有人早跟工头提过,工头嘴上说,一定改善。好吧,头几天,菜里见到几块瘦肉,油水也大了一圈。不出三日,又恢复原来状态。
  等手机花样百出,一部智能手机,既可以打电话,看新闻知天下事,又可以看电视剧,玩视频。如此一来,土匪不用煲电话粥,办了一个流量套餐,一个月打电话不算,还有套餐用。那就视频,不像写字那么麻烦,写信还得去快递邮出去。视频,一打开就看到彼此。土匪有个习惯,每晚七点准时开视频,叫我连线。视频里,你瘦了,黑了,或者是两个人今天做了哪些事?挣多少人民币?身体哪里不舒服,孩子的成绩怎么样?等等,我说过,土匪脾气不好,不知哪句话就冲撞他了,他呢?把电话一撂,不理我了。我懒得和土匪老公说话,我唯恐哪句话不合适,得罪他。土匪老公执着,第二天晚上七点,涛声依旧,发来视频邀请,没有脸的货,还不能不接,不接他一准想三想四的。接了,三句话说完,好了,挂了吧。他这么说的,他清楚,再说下去,天又聊死了。
  今年年底,我家我第一个阳了,不过,我的症状还算轻的,就是咳嗽,不发烧。我阳的第三天,儿子和土匪头子也阳了,我给他们做饭,端茶送水的,无微不至照顾。
  眼看着再有一周过年,也许是天天洗洗刷刷,上班把自己第二次阳了,浑身疼痛,没一个地方不疼的。土匪老公这会子轻装上阵了,做饭、炒菜、煲汤,给我熬红糖水,伺候得头头是道。尽管,菜炒得齁咸齁咸,我一个劲夸赞:“好吃,好吃。”给他充分的鼓励,男人嘛,也喜欢听好话,顺毛捋着。不能霸王硬上弓,这么一表扬,他还飘了,这活我做,那活我来,擦地板,洗碗,他全包了。不包也不行,我阳了,第二次阳了,躺平呢,浑身没一个地方不痛的,痛就痛呗,还不许我睡觉,睡一小会,就断片了,醒了,醒了再睡,也是猫觉,太短。为不影响土匪休息,我睡床,土匪主动跑去睡沙发。土匪有追剧的习惯,一看就是深夜,我喜欢静,静下来思考,写字。土匪从工地回来后,在客厅追完剧,再回卧室,抑或戴个耳机,在手机上继续追。这是他愿意为我改变的一方面。还有一点,写作上。十年前,土匪反对我写作,他认为写作也不挣钱,还花费那么多时间与精力,不划算。慢慢的,我的字儿变现钱了,他一看,哎呀!原来捅咕字儿也能赚米,就不持相反态度了,只是提醒我,要早休息,别把眼睛熬坏了。
  就拿这次,我又阳了来说,土匪能做到亲自下厨擀面,做饭做家务,比从前进步一大截儿。人这辈子,不信命不成,命里八尺,难求一丈。谁不希望自己嫁得好,追求幸福是人的权利,但你得有命享受。对于土匪老公,之前,我是有些气恼,觉得上天不公允,让我遇到这么个玩意,在一只碗里过了二十八年,对他了如指掌,没等他张嘴,我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家和万事兴,在这方面,我尽量改变自己,顺着他来吧。毕竟,土匪老公挣钱给我和儿子花,在我父母身上,也是孝顺,这就足矣,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一晃就是一生,还争个什么?细数一下,土匪老公还是比较温柔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我对儿子已经表现出他温柔一面,比如,有好吃的,如果儿子没下班,他会等着一起吃。在穿衣服上,他也是考虑我们母子穿得像样一点,他说自己在工地,穿不出好样的衣服,一天遭得像泥猴子。再比如,买到好吃的,他能想到给我父母留一份。你说他粗枝大叶吧,有时候又很细心。脾气暴躁就暴躁吧,母亲说过,老了脾气就绵了。老了没力气发火了,事实上也是历经沧海了,洞悉世间万象,细细揣摩,人最温暖的去处,永远是家,家里有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就是人间幸福,土匪老公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