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符治疮,是郝寡妇的祖传秘方。早些年,农村医疗条件差,有人长了疔毒,蛇盘疮……疼痛难忍,无药可治,就找郝寡妇看,郝寡妇就会点上一注香,在得病的部位用墨笔画符,谁也不认识,问她也不说。
  郝寡妇治疮有讲究,治疮时要念口诀,让不相干的人都出去,点燃一注香,她自己点着一根烟,或宽的叶子烟,或烟卷儿。端来一盆水,净了手。治病时,先把得病部位用温水洗两遍,然后用墨笔在病灶处画些圈圈道道,人们说她是在画符,她也说是画符。她说,这套治病方法是祖上传下来的,很灵。大人们龇牙咧嘴,吸着冷气来,说疼得睡不了觉,让郝寡妇画画,念叨念叨,过了十天半个月,好了,小孩子得了疔毒,疼得哇哇大哭,她用墨笔画画,贴了不知名的黑膏药,过几天疔毒出头了,干巴了,小孩子又欢蹦乱跳了。村里人都信郝寡妇,很多人经她治好了病,就送点鸡蛋,小米,白面什么的,郝寡妇来者不拒,多了不嫌多,少了不嫌少。南北二屯的人请她画符,都得用小车子,自行车去请,回来的路上,肯定再带一些好吃的。
  想当年,郝寡妇的生活还是挺滋润的,可一年一年过去,村里有了卫生室,乡里卫生院的医疗技术也提高了,找她画符治疮的人渐渐地少了,当然送东西的也少了。再说,郝寡妇岁数也大了,孤身一人吃“五保”,一场大病差点丢了一条命。村里人叹息:“没儿没女就是不行,犯病死家里都没人知道。
  孙小虎也为郝寡妇着急上火。他小时候得了疔毒,在手心,脚心,疼痛难忍,路都走不了,后来感染了,是郝寡妇给贴膏药,吃汤药给治好了。郝寡妇说:“再晚了,毒气归心,就要命了!”孙小虎老爹当时就拉着他认了郝寡妇干妈。村里人实在,干妈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现在老了,不能不管她,入冬那天,她推着小车子把郝寡妇接回家。
  郝寡妇被孙小虎接回家,住在偏房。孙小虎天天给烧了热热乎乎的炕,郝寡妇牙口不好,他给买来香蕉橘子,蛋糕奶粉……孙小虎对她是一百个好,可他女人不是个贤惠的女人,郝寡妇要看她脸色,就说:“别人都不知道我住你家吧,你告诉大家伙儿,就说我住在你家,有看病的上这儿来。”
  终于有人找郝寡妇看病了,郝寡妇浑身充满了力量,尽心尽力给人看病,还说干儿子一家对自己的好。慢慢地,郝寡妇看病有了固定的客户,都是孙小虎的朋友,看完病,还带来东西和钱。郝寡妇每次都把东西和钱给孙小虎女人,说:“岁数大了,这点老手艺还有用,不吃白饭,我要把手艺传给你们!”
  这一天终于来了,郝寡妇躺在炕上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只是孙小虎用棉签沾点水洇洇嘴唇,昏昏沉沉几天,郝寡妇睁开了眼睛,说:“小虎啊,我这辈子靠画符治疮的手艺,治病救人,这么大岁数还有人求我治病,我把方法交给你,你留着有用,治病救人……”说着,从枕头里掏出两张纸。郝寡妇头一歪,断了气。
  郝寡妇人缘好,来帮忙的人很多,孙小虎也很卖力气,舍得花钱,郝寡妇的丧事办得很体面。村里人都说:“郝寡妇有干儿子养老送终,也算圆满了。”
  到了晚上,孙小虎媳妇儿说:“孙小虎,你真是个孝子啊!给干妈丧事办得不错啊!”孙小虎说:“是!人得讲良心哪!受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孙小虎媳妇说:“是涌泉相报!你报的好啊!花钱请你朋友让老太太画符!好让她心安理得在家吃住!”
  孙小虎一惊:“你咋知道?”媳妇嘿嘿嘿一笑:“我咋不知道?每次你找我报账,不都和我划弧吗?我是傻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

临近春节的乡村集市是非常热闹的,街上人头攒动,小商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儿子在前面走,和我几乎平头的姑娘挽着我的胳膊走在儿子身后,我母亲紧跟着我们。故乡对于我们祖孙三辈来说都...

建国初期,饱受战争和各种灾难之苦的里下河水上船民迎来了阳光,他们长年漂泊在各条河流中从事着原始的运输形式,以换取微薄的运费勉强度日。 里下河下游腹地的大丰县河网密布,有类似于...

昆德拉说,生活是我们的宗教。 你我等芸芸众生,置身凡尘,食人间烟火,总免不了一日三餐的繁琐。逛菜市场,对我们来说,是平日生活里自然而然的事。作家汪曾祺曾在《食道旧寻》中写到:...

这两天,是女儿参加高考的日子,我一大早起来,做好早饭,等着女儿吃完饭,就开车送她到师大附中的考点。看着人头攒动的人群,满眼是父母、师长关注的目光,孩子进了考场,考点门口穿着红体恤、红旗...

回头路熟人多,知根底。“不走回头路!”是俗语,警示回头路不好走。 一生江南海北曾多次走回头路,有无奈,也有喜出望外,让我终生铭记。 小时候,我是长孙,母亲去世早,我在曾祖父母呵...

年味是什么?是那一屋子的温暖,是久违的相聚和亲人们的欢声笑语。 年味是什么?是那忙前忙后的身影,还有那一桌丰盛的菜肴。 年味是什么?是别离时父母手中早已备好的大包小包,反复地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