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八年下学期开学的一个清晨,村口的路上,父亲挑着一头木书箱,一头被褥、草席及生活用品,父亲走路的步伐一贯都快,我挎着书包,拿着油布雨伞,走走又跑跑地跟着。老家到碧湖中学,大约十公里,途中要翻过像“人”字形的几千步石级的雾岭,再到县头渡口,乘木船过瓯江。
  走进几棵参天古树掩映的校门,前方是蓝球场,靠后教学楼墙壁上是一幅工农兵人像图画,下方“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大字赫然醒目。左边是跑道大操场;右边是矮房办公室,同学们正在办理报到手续。我也走过去办理。父亲为我安顿好住宿后,就匆匆离我而去了。
  学校坐落在离镇区百米的郊外田野上,即碧湖平原。我曾写过一首诗《读春天》:清晨或黄昏,我拿着课本,漫步在操场和校园外田野上,读着春天的诗行,背诵公瑾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漫步在柔软的小路上……
  或许处于这样的地理位置,校园内才有了几亩农地给予学生上劳动课所用。我们高中班也分到一片农地。上劳动课用的粪桶、粪勺、簸箕、锄头等农具,可以到总务处去领用。
  到了上劳动课时,我们来之农村的同学会私下嘀咕:说什么我们放学回家就上劳动课,无须上学校劳动课了。那些城镇居民的同学要多上上劳动课,他们一年到头没有摸过一次锄头柄,有的甚至把麦苗当成了韭菜,等等。
  不过,我是说说而已,从来没有畏惧和逃避过劳动课的农活,也从来没有反对过学校对劳动课的开设。
  有几个农村来的女同学很不赖,跟我们农村来的男同学一起挑粪,给农作物浇粪水,掘地等农活。而有一节劳动课,几个细皮嫩肉的“校花”、“班花”也来掘地。她们站得直直的掘,弯下腰好像把她们弯得难看似的,锄头像掘到皮球上去一样,这不就是在排练掘地的舞蹈嘛?我们无法欣赏下去了,班长说:“去去,到一边乘凉去,看着我们掘地吧!”
   那是初秋,白天还有点热。种过番薯、黄豆、玉米、小白菜(油冬菜)等。这些小白菜,还滋润和补充过我们住校生天天吃咸菜的嘴巴呢。
  那时,学校食堂并没有宽敞而明亮的餐厅,只有简单烧菜的小厨房,却有着很突出的两口大锅灶台,叠着一层层饭甑,用木柴燃烧的。住校师生吃的盒饭,全部用这些饭甑蒸出来的。有时候会晚点,同学们只好在前面踱着步子等待。蒸熟后,炊事员把冒着腾腾热气的一层层饭甑抬到桌上。于是,师生们便蜂拥上前寻找自己的盒饭。为了便于识别,有的在饭盒上刻上名字,有的号上红漆,甚至有的捆上绳索或布条等等。但拿错的现象时有发生,往往拿到寝室,或打开饭盒的盖子时才发觉。这样搞得师生们很尴尬。
  我觉得盒饭有一种饭甑的木香,挺好吃的!那时温饱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老家人还吃着大米加番薯丝干的捞饭,有这白米饭吃已经不错了。只是上学时顿顿配咸菜给吃怕了。除了偶尔吃到放饭甑里蒸出来的黄豆汤和过年做的泡豆腐外,其余几乎都是吃咸菜,如梅干菜、咸酸毛芋、萝卜、芥菜梗,各种腌酸菜等等。一二罐咸菜要吃一个星期。其实这些咸菜偶尔吃点,味道还是不错的,好下饭。
  饭点时,寝室里,我和同学们从书箱里或其它位置里拿出一罐咸菜,放在废课桌上或箱背上,坐在上下铺床的下铺床沿或凳子上,寒冷的天气里,吃着热饭,就着冰冷的咸菜。常常,各种浓浓的酸菜味塞满了寝室。
  吃完上顿饭,又要做好下一餐饭的准备。来到食堂水池或其门口水井旁,一遍遍清洗饭盒里的大米,再加清水,盖上盖子,有时把番薯之类等要蒸的东西,一起叠放到饭甑里。要把加清水的量把控好,否则饭会太硬或太稀。这时段,在这里师生们总是来去匆匆。
  久而久之,我嘴唇发生了开裂、疼痛。回到家里,母亲见我有畏难情绪,就给我讲起了故事:“从前有一个秀才,家境很贫困,读书吃饭要蘸盐,这位秀才很爱面子,在吃完的咸蛋壳里面藏盐,结果同学们看见就说,这同学家境真富裕,天天有咸蛋吃。”
   母亲还说,读书不要怕艰苦,怕苦就读不好书。她叫我在土灶大锅烧捞饭时,捞上饭泡沫,涂嘴唇,有疗效。我涂抹了几次却没有什么效果。去村诊所看医生,说我缺乏维生素,要多吃蔬菜。
  有一个学期,几畦小白菜经过劳动课同学们的耕种和几个住校生精心呵护,长得蓬蓬勃勃、绿意盎然。我们准备收割部分小白菜(油冬菜)改善一下伙食。女生们绾着衣袖,蹲在水井旁洗菜,男生们从井中打水,切菜,给土灶添柴火等忙前忙后。食堂炊事员掌勺,还给油冬菜勾芡,经过一番烹饪,终于把冒着热气腾腾的青翠鲜香的两脸盆绿色蔬菜端上桌了。
   女生寝室一盆,男生一盆。我们一圈围坐着像月亮一样的一盆小白菜面前,品尝着,享受着。筷子夹住一蓬蓬柔软而脆嫩的小白菜,往嘴里塞,狼吞虎咽,呼哒呼哒,我们吃得津津有味。那样子,像吃一桌丰盛排场的酒宴。真没想到,小白菜在老家农村普通得再不能普通,平时筷子懒得伸过去,此时此地,我觉得它比山珍还山珍,人间至味也是清欢。像这样的吃法,这几畦劳动课种的小白菜让我们吃了好几回。
  如今学生们早已在校园里过上餐饮的幸福生活,四菜一汤,有荤有素,冷天气里有热饭热菜,还顿顿变着花样。
  于我而言,那段校园时光是一段苦乐年华,朝朝少年,风华正茂。在那段顿顿吃咸菜的校园生活里,小白菜是我的最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