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随笔
  ​
  ​过年了!别人或许是在满大街的海转,抑或自驾车去平日里想去却无暇去的风景区陶冶一下情操,感受一下生活,享受新年第一天特别的礼遇……
  ​而对于我,一个年逾五十渐行渐老的男人,早已失却了年轻时对年特有的热情与期待!那种儿时对新年萌发自内心无限憧憬、无限遐想的感觉。虽然偶尔在脑海里会泛起一点点涟漪,还未等你静下心来慢慢的品味,它却犹如一片飘浮于满天狂风中的树叶一般,眨眼间已飞逝得无影无踪,只会徒增一些无限的失落与烦恼。
  生活对于我们这种年龄段的人来说:已经是渐渐趋于平庸与稳定。那种年少轻狂大起大落思想里五彩斑斓的世界,已经渐行渐远,成为记忆储存空间里欲说还休的往事。年,从此在内心里也仅仅成为了一种逐渐变老的标志,甚至于偶尔也会产生畏惧过年的想法?真不敢想象自己在老态龙钟之时会是一种怎样的境况?
  然而,生活依然是美好的!新年更不会因为“生老病死”这种人类的自然规律而去烦恼而去滞步不前!古老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博大精深,老祖先这种最具中国特色的中国年——春节,永远展示着它的独特魅力!从古至今吸引着所有华夏子孙,在这个特别的最大的传统节日里万众一心喜气洋洋于全国各族世界各地,凡是有华人的角落,到处都充满着一片欢天喜地幸福美满的节日气氛!甚至于外夷之人亦会因中国年而乱蹭喜气,何况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们不敢愧对祖先的传统文化特别是中国年!喜庆是无需置疑的,关键是不可慢待这种特别的最大的最美的传统节日!
  大年初一,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除却思想里乌七八糟的不快与不满,烦恼和消极。欢欢乐乐的走进节日,感受一下幸福生活,才不会愧对生命,慢待人生。哪怕犹如已步入平庸生活的我,独自去拉着手拉车载放着纯净水桶走出房门,优闲的按着电梯按钮静静地等待着空无一人的电梯。三十二层的高度对电梯而言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趁着无人,走进电梯的同时已按压住手机照相的按键留下了大年初一下楼载水的生活照片,用喜悦心情来留住这美好的瞬间!
大年初一
  然后亦不会一路狂奔,优闲犹如漫步散漫如同观景,顺着小区内晨练时的跑道借机大年初一九点多钟,这个众人忙于过年的机会在这个多少晨练者的领地上,将他们以往匆匆的脚步节奏人为的以我的行为放到了最慢速度。同时还要打开手机上的照相功能,很是自恋的自拍风景妖娆犹如美妇。当然这个照片当中自己依然是重中之重,虽然在老婆的眼中我的容颜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但是我仍然倔强的坚持不忘初衷,自恋依旧。
  三号楼的距离不是特别的遥远,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3号楼东边的纯净水机边。熟练的用水卡打开水机小铁门,将放置小水捅的薄铁板上掀,然后将自己带来的大纯净水桶对准接水口按下了接水键。那股清泉般的纯净水着力于桶口的边沿,击打起少量的水花乱溅,而我却又不失时宜的拿起手机拍照着这精彩的瞬间………。
  这就是大年初一,你往日满是阴霾的心情会随着节日里那特有的喜庆气氛而烟消云散;这就是大年初一,往日里最平凡不过的一次接水,也会使人喜悦无限;这就是大年初一,我这样一位正逐渐步入老年行列的男人,却因为中国最大最美的传统节日里那种特有的喜庆特有的美好!使自己以往的消极思想和颓废心里荡然无存从此萌发积极向上的良好心态!忽然之间感觉到自己好像年轻了数十岁犹如一位风华正茂的少年而前途无量自信满满!!!
  ​丨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