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年过去了,过年给我留下我多少记忆?衣食住行的变化,人文世事的演绎,岁月时光的流逝,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找不回多少留恋,荡不起多少涟漪。唯有一件事,在尘封记忆的收藏里,在过年意义的诠释里,永远无法删除,那就是家乡的年夜饭
  每忆及此,我便大有恨不得回到童年的痴想,那是深深印在我脑海中的韵味很足的习俗。
  进入腊月中下旬,家乡人们就开始忙过年。除打扫卫生、缝补浆洗外,就是准备腌鱼肉、做香肠、炸肉丸、豆腐百叶、芋头青菜……。难道不是吗?准备年货,那是需要一大笔开销的,就是再穷也得硬撑起来,真让人累得腰酸背痛。
  家乡的过年,是从精心操办团圆饭年夜饭一系列的仪式集中上演的。
  除夕上午开始,家家户户传出的砧板声、问候声、说笑声,此起彼伏,洋洋盈耳,交织成每年这个特别时刻欢快的乐章。下午一点钟过后,大街小巷传来了阵阵燃放鞭炮的声音,而且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接,这声音一直接到晚上、接到深夜、接到大年初一的早上,持续响至黎明。
  当我在迷糊的睡梦中惊醒时,总觉到处都是鞭炮的热火火的香味,甚至熏得整个房间和裹着的被窝,也有这种热香。这真是过年才有的热香。
  年夜饭前的鞭炮声都来自“辞年”的仪式。“辞年”,除夕、春节史上早有记载。宋代王安石《元日》诗云:“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人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旧符”就是人们辞年后、吃年夜饭前“换”的。每年除夕人们来“辞年”,手提竹篮,充满喜乐,来来往往,相互问候,到“属地”庙宇敬菩萨。“辞年”其实就是“辞旧岁”之意,都是在除夕这天进行。这个仪式一结束就回家吃年夜饭了。
  后来,提倡“破四旧、立四新”人们就在家中辞年。重要仪式是敬灶神,在腊月二十四晚,因为“灶王菩萨”上天庭过年,汇报下界工作,家人会趁机向灶王讨好。那天晚上,父亲洗漱沐浴,在灶头摆上米饭、素食、瓜果、花生红枣树(松柏枝条上挂些炒熟的花生和红枣),点上香烛,放一串鞭炮,磕头作揖,口里还念念有词,大意是:请灶王菩萨把好事传上天,坏事就多包涵,为家人“言好事”,感谢上天一年来风调雨顺,祈求下界保佑平安。从这晚起,虔诚的父亲还会在每晚饭前,点上香烛,一直点到除夕晚——等待灶神归来。在吃年夜饭前,点上香烛,放些鞭炮,磕头作揖,再把“灶王菩萨”接回来,感谢灶王的好言付出,使得家庭兴旺平安。等灶王菩萨“享用”之后,再把瓜果、花生、红枣就分给孩子们吃。这记忆尤其温馨。
  家乡的年夜饭要早吃。在我的家乡,里下河一带,年夜饭的时间、菜肴以及习俗是一种相传久远的民俗文化。平日,人们对吃晚饭多数没有时间概念,总是说“夜(yā)饭夜饭,吃到鸭子生蛋”。可是,年夜饭与以往任何一天都不同。虽说从冬至后,白昼时间会渐渐变长,晚饭多在六点左右,恰恰除夕这天,最早的人家在下午两三点年夜饭就吃好了,因为多数人家是不煮中饭的。早吃的原因,是要“带太阳”吃好。所谓:夜饭吃得早,来年农田不要薅草。早吃,也让孩子们早睡,初一大早他们要起来拜年呢!吃得早,孩子们果真睡得着?肯定不会,他们向妈妈要前面缝有大袋子的尕口衣服,要新鞋子,在其他孩子面前比较、炫耀。孩子们都睡了,母亲要做初一早上吃汤圆,父亲要点香烛、放鞭炮、敬菩萨。
  年夜饭吃得早,还有是怕别人打扰。家乡过年有个讲究,别人家年夜饭时千万不能去敲门,万一有人敲门,也不能应。敲门是打扰别人阖家团聚,不吉利。吃完饭打开门,与过往的人互道新年好。
  家乡的年夜饭是团圆饭。父母在哪里,家乡就在哪里。平日再忙,路途哪怕再远,在家乡有两个节日必须回家:清明和春节。清明要回家祭扫过世的先辈,春节则要与家人团圆,而春节最重要的是要与家人一起吃年夜饭,这是辞旧迎新、合家团聚的重要时刻。
  我参加工作30多年,其中有10多年在外地,虽说平时也难得有时间回老家,但每年必须回去陪父母吃年夜饭、过春节,且基本没有间断过。
  小时候,不止一次陪母亲煮过年饭。母亲自然无须我动手,我能做的,无非是紧挨着她坐在那条窄长的灶凳上,看着她用柴火烧熟那锅饭。由于精心量过米与水的比例,精心掌握火候,总是格外松软,格外香。我永远忘不了母亲在煮年夜饭时的虔诚和专注,灶膛毕毕剥剥的柴火映亮了她的脸庞,是那样慈祥,那样生动!
  家乡的年夜饭有着浓厚的文化寓意。像年夜饭,北方要吃饺子,而家乡人则很大方的煮纯大米饭,还要烧几个菜,且有荤有素,七大盘八大碗体面得压断桌脚。要煮一大锅“过年饭”,留到“明年”——第二天吃,以示有余粮剩饭,以祝年年丰衣足食。“菜”要多烧点,就连汤也要多烧点“陈”(方言同音“盛”)起来,要从今年吃到“明年”呢(大年初一),因为大年初一不洗菜淘米、把饭菜热热吃就行了,“不动手”也饭来张口。当然,即使当年没有多少菜,但除夕晚上也“吃不了”,必须留到来年。
  这么多年,家乡年夜饭虽说有不小变化,酒水也越来越好,但有几道菜一直流传了下来:烧猪血子,红烧芋头,红烧鲢鱼,煮黑鱼,红烧肉,烧陈汤。烧猪血子寓意来年有财气,而且这财气要比一般财气更富有、更旺盛,更出乎想象;红烧芋头寓意来年能遇上好人,不管事业、外出、个人结交等都会有好人相助,万事如意;红烧鲢鱼寓意连年有余,幸福美满;煮黑鱼寓意新的一年有新的飞跃。在家乡,“黑鱼”读“贺鱼”(hèyú,“贺”:跃升的意思);红烧肉在家乡是大菜,不管哪个人家有大事,红烧肉是最大的一道菜,其他菜可以由一般人上,而唯独红烧肉必须由主人亲自羰给客人吃。既然如此,平时狠难吃到红烧肉,那年夜饭也就“自己看得起自己了”;陈汤里面主要是青菜烧豆腐,“陈汤”寓意,不用说其他菜,就连“汤”都能从“今年”吃到“明年”了。至于汤里面要加“豆腐”,豆腐在家乡读“偷富”,来年在不经意间就能偷偷地富了。
  家乡人知道富贵不是想出来的,也不是做几道菜在年夜饭这顿吃出来的。但做富贵是人的天性,无论婚丧嫁娶、建房搬家还是这年夜饭,那么多的习俗都是为了国泰民安、人寿年丰。
  吃年夜饭也有讲究,先吃青菜,寓意来年身体清洁健康,再吃芋头,希望新年万事遇上好兆头。长头发的女孩要多吃鸡翅,表示手巧会梳头;男人要吃鸡爪,暗示会赚钱。
  有汤但不泡汤,是家乡年夜饭的又一习俗。相传很久以前农民们吃粗粮多,尤其是像“皮糠饼”之类的“粗粮”难以下咽,就烧点汤“泡饭”,年夜饭也如此。但在次年夏收、秋收时不知怎的会出现烂麦场、烂稻场,而且出门还要遇雨淋,到手的粮食遇到雨水就会生霉、变质,连喂猪都不能;深秋,初冬遇雨不把你冻个半死才怪!后来有个90岁族长白天上庙进香,夜里却梦见有个白胡子苍苍的老人“托兆”,说这些都是因年夜饭泡了汤的。于是,以后人们年夜饭不再吃饭时泡汤。
  家乡的年夜饭做这几道菜来象征、寓意来年人们能过上好日子,走向幸福生活,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家庭富裕了,这几道菜平时经常吃。但,无论是当年吃的那几道菜,还是如今满桌佳肴盛馔中还必须有这几样菜,我想,不要忘掉穷檐漏屋、敞衣粝食的年代里能吃上这些菜,更不能遗忘祖辈传下的这些菜肴,才使人们今天过上如此幸福的生活。
  年夜饭父母通常要喝点酒的,我和姐妹以白开水代酒,一家人举杯祝彼此新年好。饭桌上是不能犯浑发脾气的,不管我和妹妹在桌上如何挑剔,或说不吉利的话,父母都是不能生气的。
  自从除夕有了春晚,家乡的年夜饭,吃得越来越晚了。每年的春晚都是那副模样:红通通的灯笼、金灿灿的歌手、象征吉祥的动物。主持人杵成一排,接连说着空洞的喜庆话。相声、小品也是老样子,冯巩、赵本山、黄宏……每年区别不大,但我们还是年年看,一家人喜欢围坐在桌前,养成了边吃边看春晚的习惯。要到12点,春晚的新年钟声即将敲响,这时外边已鞭炮声连天,我们瞎兴奋,走出门去瞧,天上砰砰冒出五颜六色的烟花,耳边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我家是要等到12点整才放鞭炮的。父亲认为这时才能“出信”。新旧交替之时,点燃鞭炮,将旧年送走,迎来新年。
  这几年,鞭炮禁放了,年味一年淡是一年,可生活依然浓烈。乡俗和亲情永远是感情的摇篮。之所以难忘家乡年夜饭“土生土长”的味道,那是因为一家人一起吃个团圆年夜饭,这是祖辈们流传下来的习俗,也是家乡文化繁衍的密码,更为人情亲情和幸福和谐所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