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的雪,下在腊月二十五下午从双流到新都的路上。雪花飞舞,啪啪打在车窗玻璃上,盛开成一朵朵晶莹花朵。天降瑞兆,扑啦啦不落下每一寸山河。小雪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寻找空旷,却很难接近土地。因为成都的绿树和碧草,以及高楼大厦、路网桥涵早早就把它接去了。瑞兆谁不稀奇,雪花谁不喜欢?虽然腊梅接近尾声,但与这稀稀拉拉的小雪合作“梅花欢喜满天雪”的景致,倒也相当。
  南国本不是雪的归处,它的到来自然让人感到新奇。早先听闻成都降雪,已经让我期待,现在亲眼目睹,自然在兴奋之余,倍觉亲切而亲热。亲切是久别重逢,亲热是雪本是窝藏在心底的温暖与柔软。最早的快乐来自于它,最早导引我领略大自然广阔无边的也是它。当然快乐是感性的印制,而大自然的广博则是随着生活阅历慢慢回味到的。过年前后瑞雪初霁,沙丘、戈壁、碱滩、沟壑成了一马平川。跟在奶奶骑的小毛驴后边(有时也被奶奶搂在怀里坐在小毛驴身上),脚下踩出的咔嚓声和毛驴踏出的咯吱声会合弹奏出雪野乐章,几只从光秃树枝上飞起来的麻雀即兴飞掠头顶,“唧儿”一声奔向有人烟的村庄。偶尔从一丛荒草处突奔出一只野兔,短暂左顾右盼后飞也似的逃离。漫漫雪地,人行驴踏划出一道没有尽头的黑线,将大地分成左右不相干的楚河汉界。在雪地上一身大汗吃力迈步抑不住地满心欢喜,等在前边的是可以与姑姑家兄弟姐妹好几天的纵情玩乐,还有平时难得一见可以放开吃的干面油饼馒头……事实上雪野里撒欢早在入冬前后已经成为我们一班娃娃的乐事了。河冰一封,连续几天大雪纷飞,创造出漫天遍野玩乐的好场景。河冰上是中心游乐场,吃饱了肚皮,大大小小男男女女你喊我叫,就集合到了沙河里。找来芨芨草扫出一条滑道,一支排列整齐、高矮不等娃娃队伍的滑冰运动便秩序开始了。因为脚下是棉布底,多数人免不了被滞涩在冰上摔得七晕八荤,幸亏冰道傍十来厘米的雪垫,才免得摔伤。只有那些鞋底让父亲钉上架子车外胎的伙伴们,才能展现出高超的滑翔本事。重点还不是滑冰,而是爬在河面做过跳坝的冰隙处,把那些头从缝隙里露出来的小鱼儿捞出来,找柴火烧了品味,每个人嘴唇下巴黑乎乎,却去笑别人的嘴脸不知自己也是如此……
  如果说轻盈,恐怕没人敢说别处的雪能胜过成都的雪。看啊,它们飘飘洒洒,蹦上跳下,清丽爽朗,多像枝头那缕花,梢头上那串叶。它们干净利落,而又缠绵悱恻,如若走在地上,它们一定会在人头上身上飘过来跳过去,与人贴面,拥抱,抚摸。它们在沉入冬天的时候来到成都,唤醒连续几天雾霾中昏昏欲睡的天空大地:呔,醒醒吧,花在开,草还绿,春天从来没离去!较之雪到成都的“轻佻”,记忆里老家的雪可谓厚重粗犷而又肃穆了。成都的雪可以不沾一丝泥土,老家的雪却不得不先与风沙摸爬滚打,再与满目黄土全面接触,才在接下来的时光铺陈洁白新装。在没有一枝绿草一朵花蕾的广袤大地上,在无垠无际的戈壁沙漠中,北方的雪努力贯彻着“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宏大意境。这样意境里生活着的人,自小就被这样的氛围感染,形成了与其风貌相似的精神特征。粗粝,厚实,便组成了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人的性格标志。
  雪一定是入乡随俗的典范。若说成都的雪像成都女孩口中方言,音色和悦、声腔轻巧、高可入林低如私语,像林子深处的百灵一样沁人心脾的话,西北老家的雪就是当地中老年男性的方言,质朴而简略,巷子里椽子一样直来直去没什么婉转流连。东北的雪铺天盖地,豪爽之外是否也有苞米茬子味?2006年元旦站在哈尔滨松花江边,只顾了抵御从江面扑面而来的风搅雪,根本没顾上闻什么味儿。北京的雪一定是有其几百年皇宫里透出的高贵典雅。那天早晨站在宣武区酒店窗口朝北一望,一片排列有序的四合院瓦檐如墨,勾勒出雪后京城的壮丽。当然无论雪在那里,都会传递一些同样的东西:温柔、含情脉脉、纯洁无瑕。记忆深处雪的柔软都在雪天那只猫身上。夜半三更,它狩猎结束从门缝里挤进来钻进热炕脚底处,一会儿便把一身寒冷转换成一身柔软。天亮时脚揣在它身上,让人愈加不舍从温暖被窝里往外钻了。
  列入南方阵营的成都雪,自然是温润柔美的高端。这些特质,从成都女孩的声调里,从年轻人在公共交通上礼让老年人的行为里,从各级各类服务部门人性化服务中都能很好体现。去年底先后办理户籍迁移和燃气证换领,得到规范周到细致迅捷的服务,时间都没超过20分钟。这里办事,只要资料齐全,根本不用你多说一句话事情就办好了。这不仅是效率,还让人感受到从未有的尊重与温度。从这些部门走出来,站在看不见阳光的空旷处,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想接住一片雪花,让肌肤感受它又一次的轻轻融化。
  成都的雪像海浪尖尖上飞来的歌,绚烂着水的声息,飞翔着海的力度,悸动着节气的呼吸,鸣奏着绿色大调中的夜曲。成都的雪像是乐谱上的豆芽儿,大珠小珠滴落成无声胜有声地萌发与拱动。成都的雪好像山林间叫得欢势叫不名儿来的鸟,高亢低佪、婉转泣诉,抵达人心的不止一种情愫。我的窗外失去了唐朝的空旷,或许窗口也没杜甫建筑草堂时的阔大,所以尽管数次张望并没见到西岭在哪里,更别说千秋雪的盛景了。然而我始终相信,远处西岭之上,千秋万代的雪还在哪里,它记录的不仅有新雪的葳蕤,更有积年旧雪的沉思,以及各个年份雪从各地带回的历史。
  感谢成都的雪,让我在年前快速地回到故乡故土寻睃一回,从那里纷扬的雪野覆盖的地方看到几十年前的足迹。老家的妹妹在电话里说,刚下过雪,零下十七八度,不刮风也不冷。她不冷我却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10度左右没暖气的屋里,是难以排遣的冷寂。于是倍加怀念老家的煤炉子或者暖气,怀想室外零下二十多度屋里温暖如春的日子。尤其想念大雪纷飞的时候,站在窗前望雪,走进雪地里踩雪,与雪花亲密接触的一个个瞬间。
  见一次成都的雪真不容易。这是到成都三个冬天里第一次与它隔车窗邂逅,稀罕到得靠运气才能跟它近距离相见,脚踩雪花听一次咔嚓声对我来说只能做一做白日梦了。像这次的雪,连走在路上跟它触摸一下的机会也没有。车子行走二十多分钟后,已经看不到它的踪影。它是回西岭去了吗?加强一下“窗含西岭千秋雪”的氛围,应当是它每次到访成都的应有之意吧。
  
  2023年1月19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