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小,骨瘦,穿一身黑布棉裤、棉袄,袖口烂一个洞。我往袖口上擦鼻涕,那棉花碍事,弄得我鼻孔痒痒。我的小手就拉扯破洞口的棉花,那棉花扯不断,撕还乱——如缤纷往事。
  那时过年,村里唱戏,有曲剧团。他们唱曲剧《卷席筒(白玉簪)》《寇准背靴》《三子争父》《货郎下山》《铡美案》《穆桂英挂帅》《曹宝山中状元》等,我看不懂他们的戏剧人生,挤在人群中凑热闹。
  那年戏台搭建我家门外。午时,日光祥和,我捧着大碗,蹲在一棵榆树下吃饭。虽然我人小,但是我捧的碗大。我从小习惯端大碗。多年后,朋友曾经调侃说:“人懒,端大碗,大哥不懒惰,怎么端这么大一个碗?”
  我捧着大碗吃面条,嘴吸溜着面条,鼻孔吸溜着鼻涕。这时,一个唱戏的,她画着一张大花脸,一只手捏着鼻子说:“小孩儿,你家有水吗?叫我洗洗鼻子……我流鼻血。”她这么对我说着话,看着我的棉袄袖口的破洞,看着我那破洞冒出的棉花,不等我开口说话,不问我是否同意,就猴急地伸出一只手,在我棉袄的破洞里掏出一块棉花塞进她的鼻孔——她鼻孔鼻尖嘴上都是血,一个画过妆的花脸,那张脸被血迹涂抹的更花。
  她唱戏唱的流鼻血,我把饭碗放在一块大石头上,给她端一盆水洗脸。我回头看我的饭碗,一只大公鸡已经把碗蹬翻,面条撒了一地,还有几只鸡下蛋的母鸡吃得正欢。
  那时过年,家家户户有一个孝敬老人的传统:端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给爷爷奶奶送去。我老娘那时年轻,能吃的苦,都吃过了,就是吃不饱,穿不暖。年三十的晚上,大年初一的早上,这两碗饺子,必须给我爷爷奶奶端过去。饺子煮熟了,捞出一大碗,碗热,我的手不能碰,她就用一块抹布兜住碗说:“孩子,给您爷奶奶送去。”
  我饿了,急着吃饺子,哼哼唧唧不想跑这个腿儿。娘说:“赶快去,你跑快点,走得慢饺子就凉了,送去再回来吃!”
  我提着一碗饺子,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走在高低不平的路上,一块小石头突然把我绊一个“嘴啃地”。我趴在地上,看着滚远的饺子碗爬起来。我提起一碗饺子,碗没有碎,抹布上沾满尘土。娘把抹布扎的牢固,一个饺子没有从碗里掉出来。我用手拍拍抹布上的尘土给爷送去。
  我见到爷爷的时候,他在煮一锅饺子。爷爷看到我就笑,他笑着笑着就问:“你的嘴咋着了。”我说:“不咋着了。”爷爷看着我没有擦干净的抹布说:“你是不是摔倒了?”我说:“没有摔倒。”爷爷又看着我说:“你身上的土……嘴是咋了?”,爷爷想说“你的嘴流血了”,他没有说出来,伸手给我拍打身上的尘土,拿一个毛巾给我擦嘴。那时我感到嘴疼了,眼里含着泪。我不想让爷爷看到我泪眼朦胧,就转过身去。
  爷爷看我转过身去,他说:“你背上没有土,不脏。”他笑呵呵地说着解开抹布,拿出一个碗说:“这一碗饺子,是俺孙子儿送的,我谁都不叫他们吃,我和您奶奶分吃了。”我端着空碗要走,爷爷不让我走,他给我盛一碗饺子说:“你尝尝我包的饺子,羊肉馅……”
  我奶奶中年时期,因病双目失明,吃饭都是爷爷端过去。他晚年给奶奶端吃端喝——奶奶儿孙满堂,我们都给奶奶端饭吃。
  年三十的晚上,我和爷爷睡觉,我跟着爷爷奶奶成长。晚上四叔喝酒放鞭炮,夜深人静时,鞭炮声不绝于耳。四叔邀请村里人喝酒,还给我们发糖果瓜子花生,带着我们熬年三十的长夜。有时我们趁着四叔不注意,偷偷地端起一小盅酒头咽下去,辣的小喉咙小肠胃发烫——那是过年的酒辣味儿。
  早上起来,我跟着四叔熬夜了,爬不起来,睡懒觉。那时四婶会拿起我的衣裳。我穿的黑棉裤棉袄,已经套上草绿色的布衫和裤子。四婶在我衣裳兜里塞上核桃,花生,糖块,瓜子。等我爬起床来,我的堂兄弟姐妹十几口人,都是一群孩子们,大家围着四婶,等她发压岁钱。四婶发的压岁钱,都是崭新的纸币——三五元钱。我会买一个吹泡儿——物质匮乏的时代,乡村没有多少儿童玩具。
  后来我长大上学了,过年发的压岁钱,我不能乱花,乱花掉了,回去要挨揍——挨揍的原因是:压岁钱要交学费。每当开学交学费,我总是挨揍。我的压岁钱呢?我总是对娘说:“钱跟着我跑丢了。”
  她就追问:“在哪里跑丢了?”
  我说:“不知道丢到哪里去。”
  那时,娘恨铁不成钢,她就追着我揍人。
  爷爷看不惯娘打我,他心疼他的孙子——偏爱救济我。他江湖救急,总是给我拿出三五元的学费。
  如今过年,小时候的年味儿涌现眼前。人到中年怀旧——不堪回首。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