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与窑洞
  
  光阴的故事总在路上。记忆在日复一日的时光下累积!
  和所有平凡人的故事一样,我人生的文字总是平平淡淡!我,出生在冬月,据父母讲,我是在黎明前出生的,那天,下了一场雪,所以,这冬月天的雪就成为我光阴故事的第一个日子。而我,对这冬雪也有了特别的情结!
  时过境迁,岁如流水,而当走进冬月,回首人生,原来的时光便成为一份长长的记忆!童年撒落的记忆,历历在目!
  因为生活困难,在冬天,父亲总会把我们送到离我家有三十多里的祖母家里去。祖母家是在一个仅有七八户的一个小山庄,我祖母家是由三孔窑洞组成,正中间是祖母一个人的,东边是我大爹住,西边是做饭用,放杂物,我去了祖母家,就和祖母一起往的,祖母住的窑洞不大,有一个火坑,坑前有一个砖火,尤其在冬天,祖母怕冻着我们,会拣些干柴在坑洞里烧火,不大会功夫,土坑就暖和了,这也是留在我童年记忆中的文字,在我的光阴故事里,留下了最温暖的忆念!
  
  年少的点滴
  
  第一次走进课堂,至今却记忆犹新!
  那是在我八岁时,一个秋天的某日,我正在院里玩的不亦乐乎时,就被和母亲年龄一般的女老师带到学校。我们的学校位于村子东边的奶奶庙里,我们的教室就是奶奶庙南边一排平房里的,教室不大,放着几行长长的桌子,黑板朝西,教室是混合班,因为我小,就将我安排在前边的一排桌子上,老师把同学一一告诉我,于是很快,我与同学们就熟悉了,如今已数年过去,那教室里的一排长桌,同学们一起捉迷藏的记忆,至今依旧温和着着!每个人都在路上,这是宿命。
  小学毕业,我就到公社的中学上学,即现在的镇中心学校所在的学校。在我的记忆中,不过就是上下三排平房子,前边的一排是学生宿舍和食堂,位于中间一排东西两侧,中间有一排房就是办公用房,后边有一排共三座平房,中间是教师办公室和宿舍,两边便是学生的宿舍,如今,这些虽然没有了踪影,但是,却深深镌刻在我生命的记忆里,因为我在这里度过了自己年少的三年。
  三年的学习生活,我结识了许多同龄,也学到许多知识,和同伴一道,起早贪黑,可是现实并不乐观,有些同学半途辍学,到毕业时,班里只剩下三十几个人,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正值青春人生,谁没有自己的梦呀?可现实并不很乐观,毕业时,班主任赵新民老师把我叫进办公室,嘱咐咐我无论如何都要读完高中,我没有忘记赵老师的嘱附,当同学们纷纷放弃读高中的念头时,我继续到县城读高中,这些看似非常正常不过的事,但是于我们那个时代来说,需要我们付出多么大地勇气呀?
  时光再难回到年少,在生命感恩的遇见中,赵老师却在我人生的路上种下了希望的种子,他让我看到希望的力量,让我感受到努力的信念,回首光阴故事,这位赵老师连同初中时的那个学校,成为了我一生的感念,是他们见证了我的年少人生!
  
  高中的困扰高中
  
  生活,是在经历了无数思想斗争中度过的。村里和我一般大的同伴,有的学木匠、瓦工,有的出去打零工,而我们家生活又更艰苦,对于我的上学问题,父母也是经过无数次商榷的,其中有一件事,我在屋里躺着时,却无意听到姑父与父母亲的谈话,其中就说到我上高中继器读书的事,姑父是河南林县人,与本家人包工盖房,也算是一个好木工。父母坚持让我念完高中,姑父说;富不学艺,穷不念书。其中,我所生活的状况不就属于后者吗?
  那是一个夏末的某日,姑父回家了,他的话却刺到我内心,每每看到父母劳作的背影,我就想到放弃读高中的念头,那时的我动摇了。
  于是,平时无事时,我也不再看书了,见此状,父母走我谈话了,我不计划上高中,父母却坚持让我继续上,就这样,我背负着父母的期望,走进了自己的高中学习生活!我的高中生活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随着课业的加重,起初成绩还可以,然而之后却一点起色都没有,我无数次选择辍学,因为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份外在的负累了。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老师找我谈话,又收到来自省城哥哥一封封鼓励的信件,便决意将高中读完,直至高考!
  
  人生在途中
  
  那此年,那此事,那些人!
  在历经数年之后,虽然有些被遗忘,可是在我的生命里却留下了深深的足迹。如今,我也已走进中年,回首,有的人已不在人世,但是,每每在我遇到困扰的时候,他们却都会出没在我笔下,历历在目,鼓励我并给予力量与信念!
  人生在路上,风景在途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未知的人生,我想,只要心存美好,心向善念,勇敢的面对自己面临人生,那我们就会在人生的书写中,就会留下多彩的文字。
  是呀,至今,走在了中年的人生路上,再写下走过记忆里的人生,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守住生命的初心!
  岁月匆匆,我们的人生,待经历的多了,才明白生活的真谛,不过是烟火人生中的平凡向往,是理想与现实交汇后的坚定不移,亦是历尽风霜后的淡定与从容。
  诸位,一点人生的领悟,与诸君共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