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与窑洞
  
  光阴的故事总在路上。记忆在日复一日的时光下累积!
  和所有平凡人的故事一样,我人生的文字总是平平淡淡!我,出生在冬月,据父母讲,我是在黎明前出生的,那天,下了一场雪,所以,这冬月天的雪就成为我光阴故事的第一个日子。而我,对这冬雪也有了特别的情结!
  时过境迁,岁如流水,而当走进冬月,回首人生,原来的时光便成为一份长长的记忆!童年撒落的记忆,历历在目!
  因为生活困难,在冬天,父亲总会把我们送到离我家有三十多里的祖母家里去。祖母家是在一个仅有七八户的一个小山庄,我祖母家是由三孔窑洞组成,正中间是祖母一个人的,东边是我大爹住,西边是做饭用,放杂物,我去了祖母家,就和祖母一起往的,祖母住的窑洞不大,有一个火坑,坑前有一个砖火,尤其在冬天,祖母怕冻着我们,会拣些干柴在坑洞里烧火,不大会功夫,土坑就暖和了,这也是留在我童年记忆中的文字,在我的光阴故事里,留下了最温暖的忆念!
  
  年少的点滴
  
  第一次走进课堂,至今却记忆犹新!
  那是在我八岁时,一个秋天的某日,我正在院里玩的不亦乐乎时,就被和母亲年龄一般的女老师带到学校。我们的学校位于村子东边的奶奶庙里,我们的教室就是奶奶庙南边一排平房里的,教室不大,放着几行长长的桌子,黑板朝西,教室是混合班,因为我小,就将我安排在前边的一排桌子上,老师把同学一一告诉我,于是很快,我与同学们就熟悉了,如今已数年过去,那教室里的一排长桌,同学们一起捉迷藏的记忆,至今依旧温和着着!每个人都在路上,这是宿命。
  小学毕业,我就到公社的中学上学,即现在的镇中心学校所在的学校。在我的记忆中,不过就是上下三排平房子,前边的一排是学生宿舍和食堂,位于中间一排东西两侧,中间有一排房就是办公用房,后边有一排共三座平房,中间是教师办公室和宿舍,两边便是学生的宿舍,如今,这些虽然没有了踪影,但是,却深深镌刻在我生命的记忆里,因为我在这里度过了自己年少的三年。
  三年的学习生活,我结识了许多同龄,也学到许多知识,和同伴一道,起早贪黑,可是现实并不乐观,有些同学半途辍学,到毕业时,班里只剩下三十几个人,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正值青春人生,谁没有自己的梦呀?可现实并不很乐观,毕业时,班主任赵新民老师把我叫进办公室,嘱咐咐我无论如何都要读完高中,我没有忘记赵老师的嘱附,当同学们纷纷放弃读高中的念头时,我继续到县城读高中,这些看似非常正常不过的事,但是于我们那个时代来说,需要我们付出多么大地勇气呀?
  时光再难回到年少,在生命感恩的遇见中,赵老师却在我人生的路上种下了希望的种子,他让我看到希望的力量,让我感受到努力的信念,回首光阴故事,这位赵老师连同初中时的那个学校,成为了我一生的感念,是他们见证了我的年少人生!
  
  高中的困扰高中
  
  生活,是在经历了无数思想斗争中度过的。村里和我一般大的同伴,有的学木匠、瓦工,有的出去打零工,而我们家生活又更艰苦,对于我的上学问题,父母也是经过无数次商榷的,其中有一件事,我在屋里躺着时,却无意听到姑父与父母亲的谈话,其中就说到我上高中继器读书的事,姑父是河南林县人,与本家人包工盖房,也算是一个好木工。父母坚持让我念完高中,姑父说;富不学艺,穷不念书。其中,我所生活的状况不就属于后者吗?
  那是一个夏末的某日,姑父回家了,他的话却刺到我内心,每每看到父母劳作的背影,我就想到放弃读高中的念头,那时的我动摇了。
  于是,平时无事时,我也不再看书了,见此状,父母走我谈话了,我不计划上高中,父母却坚持让我继续上,就这样,我背负着父母的期望,走进了自己的高中学习生活!我的高中生活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随着课业的加重,起初成绩还可以,然而之后却一点起色都没有,我无数次选择辍学,因为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份外在的负累了。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老师找我谈话,又收到来自省城哥哥一封封鼓励的信件,便决意将高中读完,直至高考!
  
  人生在途中
  
  那此年,那此事,那些人!
  在历经数年之后,虽然有些被遗忘,可是在我的生命里却留下了深深的足迹。如今,我也已走进中年,回首,有的人已不在人世,但是,每每在我遇到困扰的时候,他们却都会出没在我笔下,历历在目,鼓励我并给予力量与信念!
  人生在路上,风景在途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未知的人生,我想,只要心存美好,心向善念,勇敢的面对自己面临人生,那我们就会在人生的书写中,就会留下多彩的文字。
  是呀,至今,走在了中年的人生路上,再写下走过记忆里的人生,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守住生命的初心!
  岁月匆匆,我们的人生,待经历的多了,才明白生活的真谛,不过是烟火人生中的平凡向往,是理想与现实交汇后的坚定不移,亦是历尽风霜后的淡定与从容。
  诸位,一点人生的领悟,与诸君共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