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林是我邻居,淑芬也是我邻居。我们彼此,相安无事。我没有想到,他俩会有什么故事。实际上,王成林没老伴,淑芬没男人。有故事也是顺理成章,问题是王成林开不了口,淑芬是女人,更不能主动。
  王成林第三次站在伙墙时,日头已经西斜了,一墙之隔的淑芬家烟囱冒着黑乎乎的炊烟,风门敞开着,传来淑芬的咳嗽声,淑芬家炕洞子不好烧,一到刮风下雨天气,就倒烟,呛死人。
  淑芬的丈夫王亮春天开三轮车去镇里拉化肥,在镇子农贸市场拐弯处,迎面与一辆超重大货车相撞,王亮当时就一命呜呼,大货车有保险,赔了王亮三十万,人没了,多少钱能买一条命?淑芬和王亮只有一个闺女,嫁到小县城,条件不错。按照闺女意思,接淑芬去她家过余生。淑芬不同意,她才五十岁,去闺女家多不方便,自己有房子,有土地,再养只猫狗,鸡鸭猪陪伴着,也自由。闺女和女婿都上班,外甥读小学三年级了,学校距离他们家两站路,不用接送。那笔赔偿金淑芬放在卡里,本想给闺女,闺女不要,说,“妈,这是爸拿命换来的钱,您留着养老,我们一分也不要。”淑芬就没坚持,日子按部就班的行走着,不曾因王亮的离去,停止运转。
  伙墙这边的王成林心事越来越重,王成林老婆刚过三周年忌日,老婆二丫头原先和淑芬好得恨不能一条腿穿裤子,夏天看电影,两女人搭伴一起去,在屯子老吴家超市扭大秧歌,她们也是形影不离,赶集凑酒局二丫头在,淑芬就在。谁家的老爷们欺负其中一个,另一个保证挺身而出帮着干架,吃这方面,淑芬碗里有,二丫头碗里就不会少。就差男人没换着用了,乡亲们背后说过,多大好,多大恼。淑芬听了还骂人家,妒忌羡慕她们。后来,就真在男人上出了问题。
  那年夏末,山里下了一场大暴雨,淑芬家在池塘下边种了二亩地香瓜,正是上市季节,一旦池塘开了,两亩香瓜就将被毁,辛苦了一春一夏呢!王亮早上开车去小县城送瓜,车子的轮胎坏了,修好车,又到医院看望王亮的二姨,刚推出手术室的二姨,被安排进普通病房,表弟大国三天两宿没怎么合眼,眼珠子熬通红,央求王亮替他照看母亲一夜,他在医院一个空床位补一觉。王亮不好拒绝,就留在病房照顾二姨。
  山雨铺天盖地扑来,大地上被闪电划出一道道锃亮的雨线,淑芬左手撑着手电筒,右手握着铁锹,高度警惕的瞅着池塘,白天挑了一条沟,引开池塘的水。铜钱般的雨点铺天盖地泼来,眼看着池塘的水位愈来愈高!淑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池塘边,他来不及和淑芬说话,抡起镢头大力的刨出一道四十米长的壕沟,撅开池塘的水,水柱喷薄而出,千军万马似的沿着两条沟奔了出去,池塘水位回复如初,淑芬变成落汤鸡,对方丢下一句话,快回去换换衣裳,别着凉!淑芬听清是邻居王成林!
  那晚,王成林和淑芬在香瓜地忙活,恰巧被屯里快嘴莲男人四喜碰上了,他去邻村打扑克,五经半夜往家赶,就遇到了。回家跟快嘴莲老婆一说,第二天全屯子的人都知道,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没有事鬼才信!王成林怎么解释也不行,二丫头说,“越描越黑,白瞎我这颗心,把淑芬当姐妹,啊?偷到我头上了。你帮淑芬家我不反对,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王成林说,“雷阵雨来得急,我出去撒尿,雨也就来了,我扛着镢头就出去了,我啥样人你不了解?!”
  淑芬也和二丫头说,“我和大哥是清白的,你干嘛就钻牛角尖?”
  二丫头斜着眼说,“你拿四两棉花去纺纺,大伙都说些啥?哪个受得了这脏水!”
  那道伙墙中间一直按着一道木栅栏,两家互动时,抬一下就进出了,那件事发生后,二丫头逼着王成林推几独轮车石头,硬生生堵死了两家互通的路。一堵就是十年,眼睁睁看着牵牛花在那堵墙上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二丫头脑溢血死后,王成林很想拆了那堵墙,在院子里或者街上和淑芬遇到,淑芬把头一低就过去了,王成林欲言又止。
  这个疙瘩啥时候能解开呢?
  王亮的丧事,王成林帮衬了好几天,这是个解开疙瘩的机会。前前后后,淑芬被悲伤占据,没有注意王成林的存在。王成林有些失落。
  转眼夏末秋初,二丫头忌日那天下午,一场大雨席卷山里,王成林坐在炕上,听见院里“轰隆隆”一阵响,他下地披上雨衣出去一看,伙墙塌了一大截,不知为什么?王成林心里豁然开朗,难道是二丫头在天之灵,让我和淑芬……
  雨过天晴,王成林来到伙墙前,淑芬也来了,两个人同时说话,“你……我,要不,这墙就不修了?好。”
  王成林每天关注着那院的风吹草动,她家谁来了,吃得什么?狗叫了几声?甚至夜里,对方蹲在墙角尿尿,他听得一丝不漏。儿子大波是镇中心小学教导主任,在镇上盖了二层小楼,叫王成林过去住,他不去,死也死在这块乔麦地上。儿媳妇也是老师,心思细腻来家小住,看出公公的端倪,二话没说,就码着伙墙的豁口去了淑芬家,一坐就是半宿,房间里两女人有说有笑的,王成林父子被媳妇搞得云里雾里。
  天放亮后,儿子媳妇吃了早饭开车回镇里,临走,媳妇巧珍说,“淑芬婶家的烟囱堵了,不好烧,爸,要不您去帮修一修呗?”
  夕阳收回最后的一缕霞辉,王成林咬了咬牙,几步跨过了伙墙。
  那一夜,王成林的梦里,伙墙上开满了牵牛花,一朵一朵粉色的牵牛花,像极了淑芬的俏脸。
  我回老家探望父母,母亲告诉我,王成林和淑芬领了结婚证,王成林的儿子开车,一家五口到三亚旅游去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

临近春节的乡村集市是非常热闹的,街上人头攒动,小商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儿子在前面走,和我几乎平头的姑娘挽着我的胳膊走在儿子身后,我母亲紧跟着我们。故乡对于我们祖孙三辈来说都...

建国初期,饱受战争和各种灾难之苦的里下河水上船民迎来了阳光,他们长年漂泊在各条河流中从事着原始的运输形式,以换取微薄的运费勉强度日。 里下河下游腹地的大丰县河网密布,有类似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