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半个世纪以前,因为得了风寒感冒而高烧不止的缘故,在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父亲抱着我急匆匆地往村庄的小诊所里面赶。原本鼻子因病就不透气,脸上戴了一副厚厚的口罩,我的呼吸就变得愈发地困难起来。
  我曾多次试图将口罩摘下,可父亲总是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说:“不要摘掉口罩,若不戴口罩的话,感冒病情会加重的。再坚持一会儿,咱看了医生后,病就会慢慢地好起来的。”
  其时,我已经是七八岁的孩童了,知道医生就是医院里戴口罩、穿白大褂的人。因父亲提到了医生,我很快就想到,为了避免病毒感染,医院的医生、护士们,积年累月地在上班时间都戴着口罩,他们的呼吸不也是很困难的吗?他们为什么能够一直坚持着戴口罩呢?我对医生的肃然起敬,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没想到的是,二零一九年年底,全国很多地方都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这种病毒感染力极强,发病症状颇为严重。有的人因病离世,有的人病愈后留下了后遗症。还有的医生甘愿做“逆行者”,不畏千里迢迢,为了抢救病人,也不幸罹患病毒感染,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一时间,新冠病毒被视作洪水猛兽,人们谈毒色变,唯恐避之而不及。为防止感染,大家不得不纷纷戴上了口罩。史上有“洛阳纸贵”,当时则形成了购买口罩难煞人的情形。
  因戴口罩的事,我曾产生了刻骨铭心的几多狼狈,几多无奈。
  原本已经投币上了公交车,可抬眼一望,满车的人都戴着口罩。蓝莹莹一片,如同一片蓝莹莹的海。我光秃秃的脸,与这蓝莹莹的海相比,太突兀、太格格不入了。难怪乘客们齐刷刷地向我投来了奇异的目光,且这目光,令我无地自容,令我的面容火辣辣地疼。我不得不从尚未关闭的公交车后门,耗子似地溜了出去。
  同样的错误,我又犯了一次。还好,当司机师傅发现我因没戴口罩,而催促我下车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位男孩子的声音:“叔叔,不要下车了,我这里有多余的口罩。”我欣喜地转过身去,接过他的口罩,并企图给他一个硬币。可他脸色红红地说:“叔叔,俺是送给您的,不要钱的。”端详着他灿若桃花、鲜活稚嫩的脸,我心里一阵激动:不愧是“别人家的孩子”。这孩子若是生长在我的家里,那该有多好啊!
  退休以后,我帮着老伴做生意。深冬时节,生意进入淡季,每天前来购买东西的人屈指可数。
  昨天中午前后,我一个人无精打采地坐在商铺南大门的一旁,一边晒着热烘烘的太阳,一边浏览着手机屏幕上乱七八糟的信息。突然间,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请问你这里有草莓地的冲施肥料吗?”
  听了她询问的声音,我登时站了起来,随手正了正口罩,回答道:“有,有的!”
  女人头戴红线帽,上身穿的是红棉衣,个子高高的。因戴了口罩,我看不清她的长相。她缓步来到店里,看了一眼我所介绍的肥料,并询问了一下价格以后,就让我帮着把两袋子不同用途的肥料抬到了她的电动车上。
  她没有讨价还价,没有质疑肥料的性能,就非常爽快地付了款。且在我找给她零钱的时候,还一再地谦让:“别找了,别找了。”
  看着她开车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小说《镜花缘》一书里所讲述的”君子国“的故事。在熙熙攘攘的乡村集市上,买卖双方会因价格或斤两的多寡争执得不可开交。不过,这里的争论、计较,与当今买卖双方的争议是完全相反的。卖方一个劲儿地说自己售卖的东西质量不好,希望买方少付点钱:而买方则对卖方的东西赞不绝口,希望多给卖方钱。有时还会因争执不下,而善意地调侃对方:你怎么顶手敷子(俗语,顶毛巾的人,指女人)说话?男子汉大丈夫的,做事怎这么不爽快,不近人情啊?
  莫非君子国又回来了?亦或是在做梦?我掐了掐自己的手指头,觉得好疼。这不是梦啊!岁月静好,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运行着,哪来的什么君子国呢?
  吃晚饭时,我把当天发生的故事讲给老伴听。老伴觉得惊讶,便问我:“你看清楚人了吗?要是沾亲带故的来买东西,你这样冷冰冰地对待人家,可就不好了呀!”
  我刚想说话,坐在一边的儿媳妇却笑出了声:“爸爸,刚才我妈打电话给我说,她今天到咱门市来买冲施肥料了,因她戴了口罩,你没认出来,她也没好意思说。”
  我说:“不错,我记得很清楚,今天除了几个男顾客,只有一个老太太来买肥料的。不用说,那人正是你妈。”
  儿媳妇说:“她一直都不好意思来咱门市买东西,就怕您少收她的钱。这次也是听邻居说咱卖的肥料质量好、价格便宜才来买的。”
  老伴听了以后,便指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哦,原来是这个样子。你说你整天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亲戚到眼前了也不认识?装的是吧?这让人家说你什么好呢?”
  随后,老伴把脸转向儿媳妇,说:“你妈妈也太高看俺了吧。俺心眼哪有那么好啊?特别眼前坐着的你爸这个糟老头子,平时就是一个死心眼,才不会少收人家的钱呢。能做到凭良心做生意、公平交易就不错了。”
  我连忙说:“我死心眼了吗?人家都说我是好人呢。”
  “你就自夸吧你,不知羞!”老伴边说,边又白了我一眼。
  都是相处五六年的老亲戚了,亲家之间也见了好几次面。因亲家母戴了口罩,我怎么就认不出来了呢?真是该死!
  口罩,对于隔绝外界灰尘、风沙、病毒、有毒有害的气体,及防寒保暖、提高人们的健康生活水平功不可没。我对口罩是崇拜有加的。可是,在现实生活中,若稍有不慎的话,口罩也会给人们制造出诸多郁闷的、手足无措的烦恼,甚或是误把亲人做路人的尴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