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很多缘分都是早已注定的,不会早一刻也不会晚一刻,在刚刚的好的时候,你走来我走来,于是我们相遇了。
  遇到红叶时是在好几年前的一个论坛,红叶是写小说的,而我是天马行空,啥都来几句,偶尔也写些象小说的文字,于是我们便相识了,还在微信加了好友,也跟着红叶去了几个文学网站瞎逛。后来因为工作比较忙,我又申请了另一个微信号,便很少联系了。
  那天江山文学记者的快乐部长拟出一串名单和个人简历让我选一位作者作为我2023年第一季度的采访对象,我看到名单,确切点说还没有看完,便一口决定选了“满山红叶”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满山红叶”是谁。我当时真的只是开盲盒,对这个“满山红叶”有眼缘。因为我们的采访对象大多都是不认识的,就算是同在江山,我也没空去认识这么多人。
  每次都是江山记者部安排了采访对象,留下通联,再慢慢地认识,加好友,开始访谈。有的加了好友,没有成为好友,访谈完了,再回归陌路。有的加了好友,就成了好友,比如说淡雅晓荷的陌小雨,东蓠社团的雨中太阳……我是在前年的秋天采访小雨的,现在他还经常出现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他的动态更新,偶尔也调侃几句。
  拿到简介,我便打开了“满山红叶”的江山文集,了解一个人,得先从他(她)的作品开始,别问我为什么?问了我也不告诉你。
  一个人的作品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个人生活的影子,文学作品本身就是生活的提炼嘛!看了几篇文章后,天啦!这么多加精的文章,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地缝钻进去,我低头,地面没有缝,楼下是别人的家。既然无法逃避,那么就面对现实吧!
  我在想这个“满山红叶”是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红叶”,如果不是,他们又是什么关系,难道仅仅只是有两个相同的字吗?我想想。
  “红叶”是我以前的冤家,在QQ群我也是这样叫她的,谁叫她惹我呢?可是这冤家她什么时候来的江山,又怎么跑去了“齐鲁”?这一切太乱了,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不只是想,我还要当面质问,她说:“某天,成敏突然找到我,说他建了新社团,叫我过来帮忙,我身不由己,被他拉进新建的齐鲁社团群,并不想投身进来,父亲母亲都在抗癌路上,我也是时间紧凑,难得空闲,争分夺秒写点字儿,也别耽误成敏社团的事儿。他说,就是玩玩,有文就投,没文拉倒。好吧,只要不给我负担,就行。就这样,我又重返江山,其实我一直都在。”
  哎呀!我想起来了,她几年前就在江山出现过的,只不过我们没有在同一锅里吃饭,但会在同一个群。那是三年前吧!应该是在三年前,那时大家的闲暇时间较多,心境也好,得空时便会在群里聊几句。说我哈,经常在某些群里插科打诨,闲游闲逛。后来吗?后来新冠祸起……疫情连连……。有些人开始为生活所累,有些人开始冬眠,有些人走着走着就丢失了。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碰头,怎么在这里又遇见了呢?齐鲁我是去过的,怎么偏偏就这会才遇见呢?缘份的天空,这时开始放出光来,真个是冤家路窄。
  我找到快乐部长给我提供的QQ号搜索到了一个叫“红叶”呢称的QQ,果然是红叶,心中即刻想此红叶应该就是彼红叶。
  这段时间,红叶很少QQ聊天,我也很少上QQ,加上另一个微信号没有登录,我们就只有论坛网站交流。
  她说,很少上QQ,要我加她微信(我们本来就有她微信的,只是那个用来聊天的微信没用了,平板坏了,手机又整天工作群,孩子班级群的)工作微信里是没有红叶。我加了她,证实是几年前的冤家,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冤家路窄,这不又碰上了。
  碰上了,还成了我的采访对象。你说这缘分来了,你是挡都挡不住,待我好好的挖掘挖掘,非要捣腾点有用的文字出来,才对起观众(读者)。
  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碰头,在冤家碰上了,路应该越走越宽才对。
  冤家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辈子你也休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