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天,我去了一趟乡下,串了两家门子。
  我先去了大表妹家,大表妹叫赵阳,她的男人叫大成子。赵阳住3间正房,房子公婆留下的老房子,大瓦房,前后大园子。
  我一进院子,看见铁栅栏里堆满了金黄硕大的苞米棒子,房檐下挂着一串一串的红辣椒,像一团一团火一样。看见我来,赵阳欢天喜地把我拉进屋里。屋里没有沙发,只有两把木椅子,赵阳怕我坐着凉,坐着硬,把我拉到滚热的炕头上,给我端来一缸子热水,把装着炒花生的小笸箩推到我跟前,又缓了一盘子冻梨。我问:“大成子呢?”赵阳说:“他呀,买了电动三轮车,去镇上拉客呢!”我说:“大成子不容易啊,风里来雨里去的,挺辛苦啊!”“可不是咋的!”赵阳点头。接着她有和我唠起了入冬一件事。她说:“那天,大成子空车返回半路,路边过来一个小伙子,拿了两个大包,说到三家子,大成子把他拉到村口,又忙着往回赶。等到镇上等车时候,往车里一看,发现了小伙子皮包落在车上啦,打开一看,里面有现金,银行卡,发票……现金他没数,得有一万块。大成子往路上看,哪还有人影?急得直搓手,在路口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活儿耽误不少。没法子,他赶到三家子,挨家挨户打听,还是找不到人。他找到村委会,村里通过广播,才找到那个小伙子,小伙子激动得直哭。小伙子是来探亲的,路不熟,找了几趟,也没找到大成子的车,只想是找不到了,没想物归原主,他连连道谢。”赵阳说完,一脸的兴奋,她拉住我的手说:“年底,大成子还被评为乡里好人呢!”赵阳接着又说:“姐,我这辈子有两大幸福和骄傲。第一是找了一个好男人,知冷知热,走的端,行的正,跟他过日子,睡的香,睡的稳,从不做噩梦,每天有个好心情。二是有个好儿子,儿子考上了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等他毕业了,我们办一个养殖场。你别看我们现在的光景,差了点,住瓦房,睡土炕,可我们有指望,我们的日子一天天走上坡路呢!”赵阳说话时的表情很生动,眉眼间飞扬着蓬勃向上的喜气,一种幸福感在她脸上荡漾。
  告别了赵阳,我又来到二表妹家。二表妹叫赵亮。赵亮穿金戴银,高挽发髻,装束时髦,一点也不像农村人。赵亮看我来,赶忙给我泡茶:“姐,你尝尝,这是‘铁观音’!特好喝!”又给我剥了块巧克力:“你尝尝,这是我们去泰国旅游买回来的,特好吃!”她围着我转来转去。
  我说:“赵亮,日子过得挺好啊!”赵亮连声说:“好!好!我家这几年变化大着呢!”说着,拉着我各屋走走看看。她说:“你看我这二层小楼,和城里一样,厕所在屋里,太阳能热水器,柜式空调,席梦思床,真皮沙发,液晶电视,还买了一辆四门六座汽车。我们用的手机都是苹果的,我用的化妆品都是韩国的!”她拉我在沙发上坐下,说:“姐呀,我今天过的日子称心如意,是想到的都有了,没想到的也有了。你妹夫脑瓜好使,我们俩靠着党的富民政策,承包了300多亩地,全种上了高产优质品种苞米。政府有补贴,我们又买了大型农机具,全是机械化作业,还给农户播种,收割,一年收入几百万,我啥也不用干,就做点家务。”我又问:“你俩孩子呢?上大学了吧?”赵亮说:“我家孩子不是念书的料,中学毕业就不念了。最近又搞了一个对象,人家是中专毕业,俩人迷上了网络直播,在网上卖农产品,做得风生水起的!”赵亮又说:“将来把孙子好好培养,让他上大学!”
  说着说着,到吃饭时候了,赵亮说:“姐,咱们上乡里饭店吃饭去!我用红酒招待你!”我说:“饭就免了吧,等你儿子结婚时吃!我答应在赵阳那里吃饭了。”
  见我执意要走,赵亮也没强留。
  在赵阳家吃完饭,天已经黑了,赵阳说:“姐,咱上村里灯光球场看看!”到了灯光球场,那里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有打篮球的,跳舞的,扭秧歌的。赵阳把我拉到跳舞队伍的后边,这里正放着“最炫民族风”舞曲,“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随着欢快昂扬的曲子,人们舞得如醉如痴,舞出了对幸福生活的热爱和赞美。受现场气氛感染,赵阳硬拉我和她下场。
  两场跳下来,我们随人流往家走。这时看天上,一轮明月又大又圆,分外迷人。
  赵阳挽着我的胳膊说:“姐,你明年来吧,我翻盖房子,盖楼座子,到时候你多住几天!”我说:“好呀,我明年来给你燎锅底!”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