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落木萧萧下”。这是我走出家门后,在街上看到的模样。封控40天,第一次走在上班的路上,有说不出来的感觉。低头看着脚下的落叶,黄的,半黄的,还有被行人踩得残缺的,它们从翠绿到凋零,我都不在场。
  一阵风吹来,脚下那些落叶打着旋儿地到处转,似在寻找归宿,又似在寻找自己的母亲。
  一下子,心情也如那些落叶一样,旋转了起来。
  
  二
  放下手里的活计,告别忙碌的一天。走出办公室,已是万家灯火。家家户户透出来的灯光及忙碌在厨房里的身影,我顿时觉得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脚步也快了许多。
   人生的美丽之处,就在于烟火的熏染,和世俗的一日三餐。想着再过几天就能拥有自己的小窝,不觉莞尔。从快递处取回订制的窗帘、碗筷,还有一袋米,喜滋滋地扛回家,已过8点。此时,实在没力气再做饭,复下楼提了盒饭。一顿饭下肚,眩晕的感觉没了,便暗下决心,这次搬家后,一定把自己投喂得膘肥体壮,杜绝低血糖带来的危害。
  这样想着的时候,房东的电话打过来了。房东是我的堂妹,她问:“你明天上班不,如果上班,这会赶紧出来到我家,你住的小区今晚12点后要封了。”
  “不去了,这段时间封小区,最多封三天,10月份报税期延长,三天过后还有10天的时间,还来得及呢。”
  想想,怎么能去呢,三天住在别人的家里,谁都不自在不是吗?
  放下电话,第一次没了拆快递的心情。
  “三天,有的是时间收拾。”这样想的时候,身体已跟着自己的想法躺在了床上。我想,人的懒惰或许就是这样养成的。
  这一养,就40天。
  40天里,打开快递看过窗帘的颜色两次,碗筷象征性地取出了两个,看了看还不错,又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唯一实现的梦想,就是把自己投喂到了膘肥体壮。现在想想,有些梦想,只一盏茶的功夫就够了,比如,把自己养肥。而有些梦想,只能出现在你的想象中,如我的小窝。
  睡不着的时候,我会想我精心设计的书房、客厅、卧室,还有从窗户里透进来的一缕一缕的阳光。
  想到这里,在床上再也躺不住了。起身打开天台,使劲呼吸天台上难得的阳光味道。
  住进这个小屋已经三年了。三年来,我从没这样在意过这个一年四季都照不进阳光的小屋,总觉得,它只是个栖身的地方,照不照得进阳光,于我,是不重要的。直到封控的第七天,我拿着小凳子坐在天台上,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是真的舒服,也才想起,太阳光是生命之光这一说法的正确性。
  我正悠闲地看我家小猫咪在天台上撒着欢地跑,头顶一架无人机飞过,不一会儿,楼下的大喇叭喊了:“楼顶上的居民注意了,请回到屋里去,再要被无人机拍到,就要被赋黄码。”
  吓得我拿起凳子,叫上小猫,再也不敢出来晒太阳。每日看着窗户里透进来的亮光,我更想我的小窝了。
  
  三
  脚踩在落叶上,嚓嚓——咔咔——听到这种声音,心底有一丝丝痛在漫延。这种声音,应是树叶骨折的声音吧?我有点不敢落脚,左右看看,想着往年的这个时间,这些落叶已被环卫工人拉到了发放它们的地方。今天的大街上,人流量极少,想必是大多小区还没解封的原因吧。那些环卫工人,也如大街上消失的车子一样,没了踪影。呼呼地,西北风刮过,伴随着满地的落叶,如行走在荒原,凄凉得很。
  半小时后,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的窗户玻璃很大,隔绝了风声,一整片的阳光照进来,投射到身上,我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深呼吸,享受久违了的阳光的温暖。
  封控40天,把累计的资料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都堆积成小山了。
  好在,阳光正好,心情也好。
  记得五天前,我给早我几天解封的同事打电话,问:“杨律师,你的小区解封了吗?”
  “昨天就解封了,但出不去,今天才办居民出入证呢。”
  “你出去了到办公室,给花草浇点水,一月了,估计死得差不多了。”
  是真的心疼哪些花草,有的陪伴了我10年,从一盆到覆满窗台,哪些绿植总能给我带来好心情,及成就感。
  问完同事的第二天早上,同事拍来花草的图片,写:“久违了!为等亲人花坚强,为等亲人花憔悴!”
  窗台上的水培铜钱草叶子已经干枯;肉肉们无精打采但坚强地迎光而立;今年春天才培育的金枝玉叶,叶子蔫蔫的,依然屹立不倒;办公桌前的发财树枝叶翠绿;茶几上的白掌憔悴而亡;陪伴了10年的大榕树,枝干挺拔,向阳而吐露翠色……
  真好!打出这两个字,心突然就安了。
  现在看着窗台上一盆盆为等亲人而坚强活下来的绿植,突然觉到,努力活着,不仅仅为自己,更为哪些在乎你的亲人。
  忙到办公室的光线暗下来,打开灯,收拾凌乱的办公桌。早上出小区门口时,防疫人员告诉我,必须赶在21点前到家,21点后不进不出。想想那些封控在外面回不了家的邻居,我收拾资料的动作一下子就快了。
  夜幕降临,一盏盏路灯的光晕,透过被风吹的左右摇摆的树枝,洒落在人行道上,斑斑点点如模糊的日影,只是少了温度。而无车无人的大街,又何尝不是,甚至有些清冷的害怕。
  这条街是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我走了三年,路两边的桃树及柳树,从最初的手臂粗细,长到都能为路人遮蔽阳光了。
  时间过得真快。
  
  四
  前天立冬。
  我在秋天最美的季节里,缺席。又在秋的残影里,复出。
  只一天,又封控。
  再次出来,瞒目山河一片银装。
  下雪了。
  可悲的是,忽然就没了要出去的想法,也没了赏雪的心情,总觉得,这本就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走入正规,接着是比封控之前更忙的现实。不同的是,每日进到终年不见阳光的小屋里,心情会跟着阴暗。于是乎,忙中偷闲,着力于收拾我的新居。
  封控前订的壁布没到,订得沙发、茶几、床没到,我说,没关系,等物流恢复;订的衣柜门只做了一半,我说,没关系,只要复工,快得很……
  终于,物流打电话:“沙发、茶几、床搁置在物流园,封控前就到了,能给你送的时候你小区封控,等你小区解封了,我们工作人员的小区又被封了……今天物流协调,说什么都不给你放了。”
  “好吗,千呼万唤啊,赶紧送。”
  经过又一个多月的周旋,协调,物流该到的到了,我成功地与这套属于我的小窝亲密相处了。
  早上8点,一轮红日升起来,那些从租住的小屋里搬回来的小绿植,迎着阳光鲜活了起来。
  生命是一束光,更需要阳光的照抚。虽然新冠病毒通过无数的载体找上了我,但每天沐浴在阳光下,酸疼的身体一下子变得绵软了起来。
  此刻,懒懒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初升的太阳,心,无比踏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