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不只是一种视觉的形态,更是一种心觉的情性。
  ——题记
  
  对于东海蓬莱仙乡的观音山,对于观音山上的玉佛宝塔,我先前一直是以瞻视的姿态阅读的。船入岱衢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观音山上的玉佛石塔。
  观音山临海而挺,拔地而起,很有绵延横亘的雄浑气势。而碧波浩瀚,水天相连,云霞与海涛交融,岛礁如螺缀碧波,富有层次的岱水秀山、衢港大洋又给了观音山灵秀之意。据说观音菩萨得道后,首先就在此山参禅做功,开坛说教;细解圆通佛理经典,演绎完美普渡众生理法。这让观音山更加神秘奇妙;绮丽虚幻的云雾景象是观音驾临的印证。而玉佛石塔就在观音山最高的天灯之峰顶,犹如那新科状元冠上的一簪插花,麒麟头上的那一座麟角,观音大士高擎的那一个净瓶,凌云矗立,惊空出世,指苍穹,接辰星,分外耀眼,别有奇彩,一派神威。
  阳光倾洒,蓝天映衬,塔身分外明丽。云雾南来,盘旋山峰,塔在云雾之上升腾,似天庭之宫厥,仙境之伽蓝;云雾上飘,缠绕塔身,石塔半矗山峰,半立云端,该是天上人间或者人间天上。云过雾散,又是阳光灿烂,依然蓝天青山白塔,更显壮观。“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就这么瞻视着玉佛石塔在这自然风光中的变幻与奇丽。每一次的前往,我都是沉浸在这样的瞻视中,沾沾自喜,似乎已经读尽石塔的一切。
  而那一天,从中寺沿石道拾级而上,西方城就在东北边的山弯。在半道上就见一个居士面对西南,双手合十,肃然而立,举头向南,一动不动。近得前来,他依然如故,一派专注入定的神态。直到我进入“西方城”,准备敬佛礼拜时,他才快速进来,给我们指点礼节方式。看他没有剃度,是一般人的装束,应该个居士,似乎操管着这个寺庙的活计,这样看来,可能是这西方城的管理吧。礼毕,他送我们走出西方城门墙,我问道:“师傅,你刚在站在这儿在做祈祷?”
  “哦,那是在仰望石塔,在阅读石塔。”他指了指山顶。那平和清淡的语气,在我却有种惊奇的感觉。于是在我的追问下,他说起他与石塔的故事。
  原来他本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泥水师傅。观音山开放,兴修山寺开始,他就接手山上寺院修复建设工程。下寺、中寺、上寺、千佛殿、西方城……一个个院落,或经修建而焕然,或作重建而再现,观音山寺院面貌日新月异。1990年,石塔建造的任务又落到了他的肩头。那天,他在上寺为接手建造大雄宝殿祈祷,许诺,祈求,他举头凝望高大的如来佛像,忽然似觉一种鸿蒙之气临面恍惚,他黑暗而密封的心在空寂之际,闪动一丝光亮,点燃他的一豆心智……
  一块块本地闻名的“衢紫花”花岗石,运上天灯山顶,凿磨加工,累叠成壁,层层砌高。这不是一般的建筑,那是要达到45米高,层叠成11层的塔身。高山顶山,在升这么高,这在衢山建筑史上也很少有。然而,他却不畏不惊。石塔在升高,云儿在他和工人们的头顶飘过,在他的眼前流动,轻轻似安抚如慰摩,给他一种轻快,消去他劳作的疲惫。塔在升高,五层六层七层……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俯瞰,碧波浩瀚,水天相连;岛礁如螺缀在碧波,船帆点点生动大海,岱山秀水宛然清幽;衢山岛内,港湾曲折,村岙参差;河如白练,路若绸带;地田披绿,盐场堆雪;山丘起伏,楼宇栉比……海山风光,尽在眼底,尘世浮华,一览无余。视野倍开,胸襟空大。他只感到人世过往纠结,已然消逝殆尽。忽然云雾漫来,他和他的工人升腾在云雾之上,山水楼房、世上浮华,一无所见,只有那云海茫茫,宇空浩渺;云涌雾滚,时驰时烈;似乎天在头上,人在空间,大有飘飘欲飞,欣然若仙之感。此时只觉心境空无,唯塔身为挂念,弃人世之烦念。忽然云飞雾散,又见山海岛景,却有别样的感触。五百多个云天升幻的时日,饱尝了时红时白时青的云雾,采摘过忽聚忽散若走若飞时隐时现的云朵,他如在仙界和人间穿越,不时聆听从上寺传出的诵经之声:“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真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听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居士言说石塔建设的感受,敬佩不禁油然而生,我脱口说道:“师傅,石塔是你人生的建树,你在守护和看望它。”
  居士摇头说道:“石塔不是我所能建造,那是佛力的展示。人生短暂,石塔巍然,何用我来守护?我在仰望石塔……”
  “仰望石塔!”我重复着这几个字。居士庄重地说:“是的,是仰望,那是心的仰望。石塔不只是一座丰碑,更是一部佛经。仰望,才会有心感应。”
  仰望,就这么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我礼拜过石塔逐层供奉玉佛,“玉佛石塔”之名就是因供奉玉佛而来。我欣赏过夜晚从石塔十一层射出的光亮,那是希望之光,神圣之光,方圆数百里都可见到这晶亮光彩,在茫茫的海面上为来往的船只引航指向,更给芸芸众生以心理的慰藉和人生的希望……然而,我真的没有更深的仰望。
  那一天,我一路向上,一路仰望。人在山腰,塔立山顶,凌空高耸,气势不凡;人临山顶,塔掩眼目,巍峨雄浑,别有意蕴。仰望石塔,层层向上,高居十一;六角形体挺拔矗立,展示着顶天立地的伟岸,奔放着气冲霄汉的豪迈,以一种出世入世完美揉合的形态,扑入我的心眼。仰望,仰望塔顶,大有“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柱其间”之感,引我瞩目惊心,凝神屏气,不敢稍动。忽然云雾从脚下涌上来,弥延在石塔的四周,塔升在云雾之上,我也腾身云雾之中。真似置身在天上宫厥,脚下是云浪雾海,头顶却是朗朗青天,飘动几丝云彩,映衬着石塔独立不群,傲然自在之势。忽而地上的云雾升腾飘散起来,巍然的石塔在云雾中时隐时现,显得神秘奇妙。猛然,塔中传出洪浑的钟声。钟声飘扬。仰望石塔,只觉云雾凝固着,只有石塔似青剑舞练,如蛟龙飞天,腾升在云彩之间,穿越宇空。我的心随着石塔的穿越,一片肃穆,一片空寂,浮名功利,一丝不留。我虽然没有像上海客人那样在这一带看到菩萨群像的蜃景,而我心眼却依稀望见塔顶上的云彩中,有菩萨慈祥挥洒的杨枝,清洗着我心中厚积的污垢……终于云雾散了,淡了,清了。清风徐来,身心倍爽……是石塔的万千气象,动静变幻,撩动我空静的心田,勃生出禅机哲理。仰望石塔,只觉此刻塔影在高耸间伟岸,佛理在心田中舒畅,心中不禁回响起罗大佑的歌声;“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洪浑之声,荡涤心胸,消淡着懵懂的世俗庸见,收获着人生至境的启迪……
  我将更深切地追随造塔居士的仰望,用心去阅读玉佛石塔,去营就透彻洞明的“佛心”……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