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娟和志国快爬上大岭了。桂娟在前,志国在后,小路两边,他们各走各的,谁也不搭理谁,他们去离婚哩。
  爬上岭尖,桂娟觉得燥热,浑身都窜火,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层层的汗珠儿,她在路边的树荫底下坐下来,掏出一块卫生纸擦汗。坐在这里,能看到大岭两边的景色。岭南是她和志国的家,叫张岭,岭北是乡政府所在地——孙岭镇。三年前,她和志国也是走这条路去扯结婚证呢,可今天却去离婚,桂娟重重叹了口气。
  岭东边是一片葡萄园子,葡萄全是用石条搭架,一嘟噜一嘟噜的葡萄都青着呢,像一串串绿宝石。葡萄还没到吃的时候。西边的漫坡是一片梨树,香水梨树。梨子的香甜气只冲鼻孔,是正待采摘的香水梨。桂娟的舌下登时渗出了口水。这时志国也跟上来了,离桂娟两米多的地方坐下来,掏出一根儿烟点上火。桂娟也真是渴急了,跑到梨树下,去摘香水梨。刚摘了两个,只听“唉呀妈呀”不是好声地叫喊,桂娟一屁股坐到地上。志国甩了烟屁股,三步两步跑过来,问:“咋啦?”桂娟伸出手指头,手指头拉了一条口子,鲜血“滴答滴答”不住往下淌。志国皱了皱眉头,拉过她的手指头,用劲儿挤了挤,还是止不住,翻遍了口袋,也没有止血的东西。眼瞅着止不住血,志国把新换的白布衫底边撕下一条子,给桂娟把伤口包上,一边包,一边关心地问:“疼不疼?”桂娟真是又气又恨:“疼!疼死啦!”志国说“忍忍,一会儿就好啦!”桂娟禁不住又笑了,笑得甜甜的,有多久没有这样笑了。
  他们结婚后,为了尽快还上结婚时拉下的饥荒,志国去了村里的采石场干活儿。每天天刚亮就起身,晚上天大黑时才回来。村里人编了顺口溜:“张岭村。石头多,采石汉子灰大哥,晚上老婆不让进被窝……”桂娟听了就来气,志国整天灰头土脸的,黑天两口子亲热,肚脐眼儿都掉石头渣子。桂娟让他回家洗洗,换换衣服。可志国却摇头:“太费事儿,洗,洗,洗干净了吗?嫌脏,你咋不嫁个城里大干部哩?”话像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顶得桂娟喘不过气来。桂娟羡慕村里别的小两口,穿得漂亮时髦,像城里人一样,亲亲热热,或骑电动车,或坐小公交。赶集上店,进城逛商场,或坐在一起看电视,逗个乐子……而这些志国都不给她,就连两口子夜里办事儿,也像打仗似的,忙乎完了,倒头就睡,鼾声张扬地响了一夜。
  志国肯吃苦,一个工都舍不得耽误,头发两三个月都不剪一回。用桂娟的话说,像个长毛鞑子。
  有一回,志国感冒了,脑袋烫手,桂娟给他吃了扑热息痛,心里说。这回该歇一天了吧?可志国吃了药,喝了一茶缸子热水,穿上衣服又走了。唉,拿他真没办法,白费心思。
  桂娟心里特别委屈,觉得这辈子活得冤,跟这样的木头疙瘩过一辈子,没滋没味儿,没情没趣,有啥劲儿?连生儿子小宝时。他都没耽误工,让他母亲来侍候月子。特别是让桂娟伤心的是,有一天桂娟犯了眩晕症,天旋地转不敢睁眼睛。儿子被奶奶抱着串亲戚去了,她多么希望志国能陪一天,而志国却说活儿忙,请不下来假,让他爹去镇上买来眩晕停。一想到这些,桂娟满肚子的怨气,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
  可眼下。志国的温情却打动了她,她像一只皮球被针扎了,气顿时消下去。
  “走吧,晚了人家该下班了!”志国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桂娟愣了一下,没动窝儿。“咋啦?走不动啦?”志国问了一句。桂娟还是没动。“你是不是后悔啦?变卦啦?”志国上来拉她。“谁变卦啦?谁后悔啦?走!”桂娟顺势站起来,用手一戳志国的脑袋:“去剃你的狗头!”志国嘻嘻一笑,一把攥住桂娟的手,嘴里黄腔跑调地唱起了《两只蝴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